接过的

    回到家,她站在衣柜前挑挑拣拣,最后勉为其难拿出一条黑色修身连衣裙和一件稍短些的棕色格子衬衫换上,正化着妆,电话响了,宣羽满眼笑意地接起,言语中染着自己也没发觉的娇气,“你到了呀?”
    “刚到,在干什么?”
    “在化妆,晚上有约会。”
    苏洛顺着她的话问:“哦?跟谁?我认不认识?”
    “你不认识,我跟一个大~帅哥约好了。”宣羽放松地同他开玩笑。
    “大~帅哥?”苏洛学她说话,“要不要考虑考虑我?我也还过得去。”
    宣羽顿时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好一会儿才说,“苏洛,你排第一。”
    他垂下眼笑,加快脚步往出口走,隐隐听见有人喊他,看清是谁,苏洛面上带了些不耐烦,却温声对她说:“许嘉来了,我先过去,在家等我。”
    “你怎么来了?”
    许嘉兴奋地揽过他的肩,身高差异让他看起来像挂在苏洛身上了,“来接你啊!开不开心!”
    苏洛侧头看他,“你看我开心吗?”说完抬腿就要走。
    “哎,哎!哥!”许嘉拽住他,“金希在等你啊?”
    苏洛停下脚步,皱着眉看他。
    “怎么了哥…”许嘉缩了缩脖子,“我还没习惯叫她嫂子呢,嫂子在等你啊?”
    苏洛收回视线,放慢脚步向前走,短短几秒内便做了抉择,“不用叫,我们离婚大半年了。”
    “什么?离婚大半年了?”许嘉惊呼,“你怎么没告诉我啊?”
    “没什么好说的,而且你现在不是知道了?”
    “什么叫没什么好说的?这是人生大事啊!你怎么能不告诉我呢?!你还拿我当兄弟吗?!”许嘉越说越委屈,像小时候那样看起来快哭了。
    “不是故意瞒你,”苏洛停下脚步,“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许嘉深吸两口气,仍是满脸的委屈,仿佛离婚的人是他,“为什么离婚啊?你们不是刚结婚吗?”他掰着指头算,“你们结婚两个月就离婚了?”
    “嗯,其他的别问。”他扫一眼停在外面的车,“你开哪台车过来的?
    “啊?去年买的小跑,你说骚包的那台。”
    苏洛叹一口气,“钥匙给我,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你不是很嫌弃吗?”许嘉挠挠头。
    “我还是很嫌弃,但今天有约会。”
    许嘉又是一愣,“哥,你是不是因为有情况了才跟我说离婚的事啊?约会对象是谁,我认不认识啊?”
    苏洛欣慰地拍拍他的肩,那眼神就像在看终于开窍了的儿子,“以后再说。”
    “怎么还以后再说呢?多久以后啊?哥!急什么啊!”
    亮眼的红色小跑一路飞驰,终于赶在天黑前到了。
    宣羽满心欢喜地跑向站在路边等的苏洛,又突然觉得害羞,好在天不算太亮,可以藏住自己的情绪。她匆匆刹车,慢慢走过去。
    苏洛轻挑眉一笑,“怎么不跑了?”
    “跑不动了…”
    抬手拍拍她的头,也不戳穿她,只是说:“今天也很漂亮,上车吧。”
    “这是你的车?”她的眸子颤了颤,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苏洛扶着副驾驶车门,无奈道:“许嘉的,司机在我怕你不自在。”
    “嘉哥的车,嗯…”她评论道:“是他的风格。”
    狭窄的车内,苏洛偏头看她,说:“许嘉问我,我的约会对象他认不认识。”
    宣羽诧异道:“你说你来约会?”
    “当然了,不然应该说什么?”他补充道:“离婚的事,我跟他说了。”
    宣羽“哦”一声,靠近他,反问道:“你的约会对象,他认不认识啊?”
    她的语调诱人地向上扬,长而密的睫毛却微颤不止,明明因为靠近他而紧张,但又装作游刃有余的样子。
    温热的气息拂在脸上,他绅士般地问:“小羽,接过吻吗?”
    她眨眨眼,缓慢地说:“接过的。”
    温柔地抚上她的脸颊,顺势按住她的后脑勺推向自己,见她不抗拒,苏洛退开些,哑着声说:“闭眼。”
    她的嘴唇尝起来就跟看起来一样,又软又甜,开始只是唇跟唇的碰撞,慢慢地,单纯的触碰已经满足不了苏洛,他跟随本能,试探地舔她红润的唇瓣和性感的唇缝,察觉到什么,他松开她,惊讶地问:“不是说接过吻?”
    宣羽屏着气,这会儿连脖子都涨得通红。
    苏洛探过身,拍她的背给她顺气,“抱歉。”
    她尴尬地放缓呼吸,下巴支在他肩膀上,委屈巴巴地说:“我没谈过恋爱…怕你笑我…”
    苏洛哭笑不得,“我不会笑你,不管你有没有谈过恋爱,都不会笑你。是不是吓着你了?”
    “没有…”她轻轻推开他,“再试一次。”
    手掌覆上她纤细的脖颈,苏洛循循善诱,“张嘴,像在办公室那样,记得呼吸。”
    她的双颊泛红,眼睛装了些水汽,看起来像是被谁欺负了,但还是顺从地张开嘴。
    他的拇指抚在她耳下,触着柔软细腻的皮肤,“别怕,真乖。”
    他低下头,含住她的舌尖,听见她发出“唔”的一声,覆在她脖颈上的手加重力度,似乎想把她嵌进身体里。
    车内充斥着纠缠在一起的不平静的喘息声,和令人面红耳赤的“啧啧”声,封闭的环境更是把这些暧昧的声音放大好几倍。
    湿润灵活的舌头席卷她的口腔,先是追着她往后缩的舌头不肯放过,等到她也动情地伸了伸舌头,他便恣意在她口中翻动,将她的舌头紧紧压住,让她只能任凭自己处置。
    乖乖仰头张着嘴的,时不时从口腔或鼻子里溢出呻吟的宣羽激起了他潜在的施暴欲,苏洛不知疲惫地探着,受到刺激后,从口腔里流出来的唾液也被他霸道卷走。
    宣羽又“唔唔”几声,难耐地拍了拍他的胸膛,他却毫无反应,还在吻她,她只得轻捶他一下,苏洛这才放过她退出去,安静的车内只剩两人尚未平静的鼻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