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仰慕了很久很久的人

    也许是喝了酒的缘故,苏洛甚至想看到她双手攀着他的肩,在自己面前仰起漂亮纤细的脖子,然后将脆弱的部位送到他嘴边的样子,想看到她双腿缠在自己腰间的样子。
    理智和克制被抛到一边,强烈的占有欲霸道地充斥他的大脑,来不及思考自己的这种变化,只顾得上把逐渐升级的欲望压下。
    苏洛闭了闭发烫的眼睛,再睁开时,眸子里的侵略已散得七七八八。
    “苏、苏洛…”
    “嗯?”
    “你想不想…嗯…就是,你,想不想…”宣羽随手捞了一个枕头,眼睛四处乱瞟,就是不看屏幕。
    知道她察觉到了他露骨的视线,但不想宣羽因为自己不留神表露出的欲望而妥协,于是温声制止,“小羽,”阅读灯的昏暗光线笼罩着他的脸,英俊的眉骨在脸上投下一片阴影,深邃的双眸与好不容易看向屏幕的宣羽对视,“司机在。”
    她半张脸埋进枕头里,长长“啊…”了一声,苏洛脸上的笑意渐浓,“我快到了,你—”
    宣羽把脸抬起来,语气亲昵地坚持,“我可以小声说,苏洛,你…你想不想那个啊?”
    匀速行驶的黑车在马路上偏移又回正,苏洛瞟一眼司机,无奈地看向屏幕,被强制压下的欲望卷土重来,带着比刚才还要强烈的热度,跟酒精混合在一起,奔腾着流到他身体每一处。
    把本来就松散的领带扯得更松些,身体被酒精蒸得仿佛在冒热气,但手不是最热的,眼睛也不是,热气全来源于把裤子夸张支起的硬物,他遵从本心,从被烫得微微发颤的喉咙里吐出一个郑重的“想”来。
    车稳稳停在酒店门口,司机识趣地下车走远。
    “你到啦?”
    “嗯,”若不是到了,他会让司机随便找个地方先停着,“还要继续说吗?”
    她难为情地“哼哼”两声,“不说了,你回酒店吧,明天见。”
    苏洛完全纵容她只管点火不管灭火的行为,心理上的愉悦硬生生将身体的亢奋压下去,比起赤裸的欲望,他更想和眼前的人耳鬓厮磨,缱绻旖旎。只是他现在可没法儿往外走,“再等等,工作累吗?”
    “不累,李哥他们都很照顾我呢。”
    他一挑眉,“李哥?”
    “他们都这样叫呀,我是跟着他们叫的,”从他的神情里品出不对劲,她试探道:“要不然,我也这样叫你好吗?苏哥?”
    他不屑地“哼”一声。
    “不行?那…洛哥?”
    “我是许嘉么?”
    “苏洛哥哥~”宣羽毫无负担地撒娇,终于从他眼里看出一丝松动,“苏洛哥哥~苏洛哥哥~苏~洛~哥~哥~”
    感觉到刚要消下去的欲望又有重新抬头的迹象,苏洛不得不打断她,再不控制,今天非得住车里不可,“可以了。”
    然而她并不买帐,还在那头变换语调不自知地撩拨,苏洛忍无可忍,“嗯,大点声叫,我可以在车里解决。”
    对面一秒消音,一双无辜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消停了?”
    “你故意的!”
    “是,故意的。”他嘴角噙着笑,嘱咐道:“把头发吹干,早点睡,我上去了。”
    “知道了,晚安,明天见。”
    收起手机,换了睡衣听话地坐回摇椅里慢慢吹头发,被云遮住的月亮探出头,温柔的光洒满阳台,她伸出手,抓了一把月光。
    周末是补觉的好时候,尤其在心情极度亢奋后,宣羽睡眼朦胧地摸出手机,12点10分,还有几条消息和一个未接来电。
    9点25分的苏洛:「早」
    10点30分:「还没起床?」
    12点,一个未接来电
    12点05分:「是在睡觉么?看到信息给我回电话」
    “嗖”地从床上坐起来,电话刚被接通,就听见苏洛迟疑地喊了她一声,她心虚地清清嗓子,“怎么了啊,去机场了吗?”
    “在路上,你…刚起床?”
    作为先撩拨的那个人,宣羽不讲理地埋怨,“这几天睡得太晚了,都怪你。”
    苏洛照单全收,“都怪我,联系不到你,以为女朋友跑了。起床吃饭吧,等我回来。”
    恃宠而骄的宣羽得意地“哼”一声,“知道啦,一路平安。”
    不紧不慢地洗漱完,她站在客厅环视一圈,自言自语道:“我可不会再邀请他。”
    嘴上这么说,但还是把家里认真打扫了一遍。她瘫在沙发上,总算体会到望眼欲穿的滋味,“才三点啊…”
    没几分钟,她揣起手机出门,顺着熟悉的香味走到蛋糕店前,推门进去,轻快地喊道:“我来啦。”
    老板娘笑着迎上去,“好几天没看着你了,工作忙吗?”
    “还好,我暂时去另一家公司学习了嘛。”她拉着老板娘的手腕,边晃边说。
    老板娘上下打量她,八卦道:“你是不是谈男朋友了?”
    “没、没有啊…”宣羽一愣,忙拽着老板娘往里走,“快进去,我还要做蛋糕呢!”
    老板娘笑而不语,第一次见她做蛋糕露出凝重的表情。店员走过来,朝老板娘使眼色,轻声问道:“姐,什么情况?”
    老板娘用手挡着嘴,小声回答,“小姑娘恋爱啦!”店员恍然大悟地点头,也站在一旁跟着看。
    宣羽神色专注,有条不紊地一层层刷奶酪糊,最后小心翼翼刮平表面,直到把蛋糕放进冷藏柜,她才放松下来。
    颇为满意地转身,见两人齐刷刷地盯着她,她用手背蹭蹭脸,“脸上沾东西了吗?”
    两人齐齐摇头。
    “那你们都看着我干什么?”
    店员背着手边走边说:“爱情真美好啊…”
    老板娘一拍手,“哎哟脸红了脸红了!你们这些小年轻,心里是真藏不住事儿啊!”
    宣羽摸着脸,走过去问她,“很明显吗?”
    “很明显,你现在就跟春天里的猫似的,这眼里的水啊,脸上的笑啊,遮都遮不住!快跟我说说,男朋友是什么情况?”
    阳光不再刺眼,宣羽偏头看门外的街景,语气温柔但坚定:“是我仰慕了很久很久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