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释

    第二天上午,一夜未眠的宣羽强打精神听李云凯开会。
    “项目正式开始,在苏总出差回来之前,咱们就得先把方案做出来。”他按亮桌上的手机,“今天周四,苏总下周二下午回来,3个半工作日,大家按原计划来。”
    出差…笔尖骤然停下,宣羽垂着眼,盯着笔记本上的字愣神,因自知打扰到他的歉意将她包围,钝痛感反倒变得微不足道。
    “小羽啊,你就跟着张洋去跟开发啊、设计部门沟通吧,有什么问题你就问,有意见大胆提,都会写进方案里。第一版比较粗糙,不用有压力,反正都会被丢出来。”
    她回过神,在一片哄笑声中应了句“好”。
    尽管白天忙得焦头烂额,晚上躺在床上却还是难以入眠。她握着手机,在空白的对话框里打字,试图补救昨晚的难堪,毕竟还要在元音待三个月,而今天才第二天…
    「苏总,不好意思啊,昨天喝多了」删掉,「苏总,您别介意,我喝醉了,说了什么我都不记得」删掉,「苏总,昨天我喝多了,应该没说什么不该说的吧,如果说了的话,我向您道歉,您别介意」删掉!
    她奋力捶了一下枕头,开始胡编乱造,「不好意思啊苏总,我喝多了把您当成我男朋友了,您别在意,出差顺利!」
    硬着头皮发送出去,她把手机塞到枕头下,闭上眼强迫自己睡觉,数了300多只羊,烦闷地睁开眼睛,意识到每数一只羊她都在等手机响,然而手机比房间还要安静,她翻身喃喃道:“别再打扰他了啊…”
    周五下班,拖着行李箱回到公寓已经晚上8点多。洗漱完,她坐在阳台摇椅上等头发自然干,一片云刚把月亮遮住,手机“嗡嗡”地响了,她一下坐得笔直,紧张又疑惑地接通,“苏总?”
    昨天的信息还没回,怎么突然就打电话了啊,是不是要让她回蓝天啊,还是那天拒绝得不够清楚,要再拒绝一次吗…她忐忑不安地抠着椅子,等着他开口。
    那头听起来有些嘈杂,“在干什么?”
    他的声音穿透吵闹的环境,通过听筒精准传到宣羽耳朵里,震得她半边身子麻麻的,左耳没出息地隐隐发烫,将手机换到另一边,她盯着自己的膝盖,说:“在…吹头发。”
    苏洛“嗯”了一声,“怎么又有男朋友了?”
    “啊?哦…对…”他看到信息了,只是没回复。
    “刚交的男朋友?”
    宣羽支支吾吾地说:“对,刚交的,您、您有什么事吗?”
    苏洛似乎笑了一下,“明天有时间么?下午我回去,赏脸吃个饭行吗?”
    她听得一头雾水,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
    “怎么了?”苏洛追问:“没时间吗?还是,不想跟我吃饭?”
    她咬咬唇,破罐破摔地说:“不是…您要跟我男朋友一起吃饭吗?”
    刚问完,苏洛便笑出声,这两天她辗转反侧,夜不能寐,他还笑!
    “笑什么啊…”
    许是她埋怨的语气太明显,他止住笑,“抱歉,这两天太忙了。那天晚上你问我—”
    “我喝醉了,说了什么都不记得了!”她不由分说地打断他。
    “是吗?你说要从蓝天辞职来元音,也忘了?”
    “你胡说,我没有说过这个!”
    她急得都忘了“您”,就听苏洛低低笑了一声,慢条斯理地说:“原来你还记得。”
    她懊恼地缩回摇椅里,小声嘀咕,“你怎么这样啊…”
    “所以,记得吗?小羽。”苏洛蛊惑般地问,似乎一定要听她亲口再说一遍。
    她蜷起腿,从他的话里把期待捡起来,“记得。”
    “那就好,明天见面说,行吗?”
    “如果你不是单身,明天还有见面的必要吗…”
    隐隐察觉出什么,就在她开始胡思乱想时,苏洛开口,“年初我离婚了,离婚的事,还没人知道。”他顿了顿,问:“小羽,介意吗?”
    怕她介意,所以才要当面说吗?还没人知道,那她是第一个知道的,他打电话来,是她想的那个意思吧?
    “不介意,”她试探道:“你在干什么?闹哄哄的。”
    “应酬,偷跑出来给女朋友打电话。”
    宣羽差点惊呼出声,一溜烟儿地跑回床上滚了几圈才停下,惊讶又甜蜜地反复回放“女朋友”三个字,什么离婚都被抛到九霄云外,她无比庆幸他是单身。
    好不容易控制住兴奋不已的情绪,声音变得软糯,“这么晚了,喝酒了嘛?”
    “喝了一点,快要结束了。”苏洛的声音远了些,似乎在跟别人说话,没一会儿又对她说:“乖乖睡觉,把定位发给我,记得跟你刚交的男朋友说分手。”
    听出他在打趣她,宣羽配合道:“知道啦,这就去,明天见。”
    放下手机,脸上的热度不降反升,将她浑身上下烧了个遍,躲进被窝里咬了一下手指,确定不是在做梦后,她在床上欢愉地扑腾,最终因为体力不支停下,她紧紧攥着被子,轻唤他的名字。
    满身酒气的苏洛坐在车里,盯着手机里的定位信息出神。就算心知“男朋友”是她蹩脚的谎言,但他明白,他该向前看了,只是—手机又震动一下,「明天几点到呀?」
    他回过神,暂时放下乱如麻的心绪,回复道:「5点,怎么还不睡?」
    「睡不着…从机场过来的话要6点多了,好远啊…」
    脑海中浮现她乖乖张着嘴,让他检查舌尖的模样,他不再考虑别的,问:「方便视频吗?」
    20分钟过去,就在他以为宣羽睡着了时,她回了一句方便,抬手把阅读灯打开,瞬间被接通的画面里,是她白皙的脸,看着那双第一眼就觉得清澈漂亮的眼睛,苏洛喝了酒的嗓子更哑了,“怎么没把头发吹干?”
    “一会儿再吹,”她瞟了眼别处,“不是说只喝了一点嘛?眼睛都红了…”
    “没喝多,刚好可以记得今天晚上说了什么。”
    “苏洛,你好记仇!”
    “嗯,我记仇,”他在安静封闭的车里笑着,“你穿这样的衣服睡觉?”
    白色上衣领口上缀着珍珠,怎么看也不像是睡衣,他细细打量屏幕里恬静的脸,“刚才在化妆?”问完没忍住,手抵着嘴笑了起来。
    她佯怒道:“干嘛呀!别笑了。”
    见她拉近手机检查,苏洛止住笑,漆黑亮堂的双眼扫过她光洁的额头,温柔如水的眼睛,泛着酡红的双颊,小巧挺立的鼻子,最后是鲜嫩红润的唇,喉结难以自抑地滚动了一下,苏洛一字一句对她说:“很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