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小姐力气不小

    初秋的周三上午10点,微风习习,宜人的温度和清新的空气让人倍感舒适。
    信号灯前的出租车后排,宣羽撑着脑袋发呆,对接下来的三个月不知是要期待还是不安。
    今年是她在灵安市蓝天电子科技公司工作的第5个年头,21岁的她从灵安大学软件工程专业毕业后被蓝天校招,在开发对接部一干就是5年。
    就在昨天,她被许嘉以“苏洛大学校友”的名头,“光荣”外派到元音学习三个月。倘若早个几年,她绝对二话不说欣然前往,那可是苏洛!晚一秒答应都是对他的不尊重!
    要知道,当年仅19岁的苏洛代表灵安大学参赛,凭借自主开发的残障人士出行指引app,一举斩获全国信息开发奖。一时间,“苏洛”这两个字占据校刊各个版面。
    据说,因为校刊上附了一张他上台领奖的照片,隔壁学校的女生集体喊话,要高价收购这一期的校刊,被男生嘲讽后,她们冷眼回应:“他能又靠脑子又靠脸,你们能靠什么?背靠背吗?”
    总之,自那以后,苏洛这个人,以及他的奖项,一直被灵安大学乐此不疲地传播。以至于他从I国留学归来毕业后一年,刚上大一的宣羽都知道他,不光知道,那张她去图书馆悄悄拍下并打印出来的照片,陪伴了她不知道多少个日日夜夜。
    现如今,他已经是元音集团的董事长了。
    蓝天跟金字塔尖的元音一比,那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要不是许嘉口中的“兄弟关系”,别说学习了,怕是连前台那关都过不了。
    而宣羽,生怕自己在仰慕的人面前露了怯。
    车外标志性建筑吸引了她的目光,她从胡思乱想中抽离,感慨道:“这塔可真气派。”
    “可不是,花了不少钱呢!听说去那儿逛过的情侣都分手了,就这还叫姻缘塔呢!”司机往外瞅了一眼,又转头说道:“快到了姑娘。”
    10点20分,宣羽仰头望了一眼面前这栋金黄色酒桶型的写字楼,这是元音年纪轻轻的董事长买下这块地后,亲自设计的。
    蓝天只有一层写字楼呢,她收回视线,越过保安往里走。
    负责接待她的人刚好从电梯里出来,她笑盈盈地走过去,说:“梅小姐,你好,我是蓝天公司宣羽。”
    “你好呀,宣小姐,叫我小梅就可以了,我们现在就上去吧,我稍微介绍一下公司情况。”
    “好,麻烦啦。”
    电梯里,小梅按下7楼,偏着头对宣羽说:“这栋楼总共10层,2、3楼是开发区,4楼是技术咨询区,5楼是总务、财务啊这些综合类部门,我就在5楼,”她友好地眨眨眼,“5楼我们晚点再去吧,最近他们超忙的。”
    “好的,我明白,谢谢你。”
    要处理元音这么偌大个集团的业务,劳碌程度可想而知。
    “不用客气,7楼和8楼就是业务部啦,我们从上往下走吧,大家都很期待你来呢!”
    宣羽笑着说道:“来之前我还有些紧张,现在终于放心了。”
    “不用紧张啦,”小梅摆摆手,接着说:“9楼是苏总办公室,他今天出差了,明天我再带你去跟他打招呼吧。”
    她应了声好,本来既期待又担心,现在期待暂时落空,剩下的担心也只能既来之则安之了。
    电梯停下,本该安静的办公区传来大声争吵的声音。
    “这样的东西也好意思拿出来给我们看?多大脸呢你!”
    “你先看看你做的计划书,怪不得一次一次被苏总丢出来!”
    “你—”
    没等那人说完,小梅就出声阻止了,“李哥,蓝天的宣小姐来了。”
    上一秒还在争吵的两人,以及周围的人齐刷刷地朝电梯口望过来,这阵仗,让宣羽想到了商场里的人体模特,在商场打烊后,估计也是这个画面。
    战地中心的两个看上去40岁左右的男人迅速拉开彼此的距离,并不约而同地挂上尴尬的笑。
    “哎呀见笑了!欢迎欢迎,业务3组李云凯,”他大大咧咧地朝宣羽招招手,“我来给你介绍介绍我们部门的人。”
    话音刚落,电梯“叮”一声,包括宣羽在内的众人朝电梯望去。
    门缓缓打开,身姿挺拔的男人从电梯里踏出来,只一眼,她连呼吸都不自觉地放轻了。
    照片里不算清晰的脸这会儿全都看得一清二楚,九年过去,他变得更沉稳了。额前的碎发软化了男人深邃的眉眼,鼻子高挺,薄唇微扬,灰色的西装衬得他皮肤更白了,带着外头来的初秋暖意,让他整个人看起来似乎又很好接近。
    短短十几秒,这张完美无缺又无比熟悉的脸就在她脑子里自动更新。
    他越走越近,若有若无的不知是须后水还是香水的气味飘过来,宣羽使劲掐了一下大腿才堪堪抑制住想要大口猛吸的冲动。
    她紧张地抿了抿唇,朝眼前的人伸出手,“苏、苏总,您好,我是蓝天电子科技宣羽,这三个月麻烦您了!”
    很好,脸没有僵,手没有出汗,场面话也说完了!
    一只有些凉的大手握上她的,身体和精神的双重刺激让她没出息地紧紧捏了捏他的手,好在他似乎没有察觉,清润磁性的声音流进她耳朵里,“宣小姐,希望元音不负所托。”
    他松开手,望向小梅,“去忙吧,我带宣小姐转一圈。”
    听到这话,宣羽悄悄咽了口口水,注意力全在他身上,完全没留意小梅离开时八卦的眼神。
    “请。”
    “那,就麻烦苏总了。”
    她跟着苏洛往前走,听李云凯热情介绍部门成员,并当着他的面把专门从4楼上来吵架的同事轰走。
    而苏洛只是见怪不怪神情自若地问了句,“又吵架了?”
    李云凯憨笑两声,像是知道他不会在意,操着北方口音说:“小事儿!苏总,让宣小姐在我们组吧,刚好有个项目可以互相学习学习。”
    “不急,”苏洛偏头看她,问:“先带你走一圈,再决定要去哪个部门,可以么?”
    四目相对,心脏又不受控地剧烈跳动起来,她点头,“可以的苏总。”
    封闭的环境让她不由得担心重重的心跳声被听见,于是她紧贴着电梯,只敢用余光偷偷往站在前面的苏洛那儿瞟。
    “宣小姐。”他突然回头,对上她来不及收回的视线。
    宣羽赶忙低下头,捂住嘴咳嗽两声,脱口而出,“我没偷看,只是眼睛有点不舒服!”
    听见一声短促的笑声,她猛地抬起绯红的脸,磕磕巴巴地解释,“不、不是,是真的不舒服,我、我不是故意的…”
    “嗯,”苏洛脸上的笑容更甚了,“宣小姐力气不小。”
    “捏得我手都红了。”
    “!!!”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是、是刚才太紧张了。”
    他转过头去,声线透着愉悦,“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