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故人?敌人! r ous e8 .c om

    “神侍?”
    最先表现出惊异的还是依薇特,在这一行人中没有谁比她更熟悉夏黎了,这位神侍的容貌身姿她是绝对不可能认错的。
    对面少女的神情却有一瞬间的惊奇,剑微微一动,荧蓝又去了几分紫光,透出纯白的玉光。她足尖微动,向这边走了过来,似乎有片刻的疑惑。
    虚空的缝隙仍在扩大,传出隐隐约约的闹声,不知是何人在高歌。噢,又或许是一群信徒的礼拜赞歌。
    依薇特微微蹙了蹙眉,直觉告诉她现状并没有如此简单。
    对面的少女仍旧在靠近,宽大的白色衣袍随着步伐微微飘动,衣袍上绣的紫色小花更显得她艳丽多姿。
    依薇特暗自往后退了一步,那少女的动作却更快,直向依薇特而来!
    鮜續zнàńɡ擳噈至リ:r o u se ba.c om
    “神侍。”一团黑色的人影不知从何处冒出来,径直与少女相撞,随后连连后退了好几步,不住地喘着气。
    这衣着朴素的男子便是艾丽卡给依薇特指派的亲信,剑术虽在斯克城属于上层阶段,但与眼前能够调动魔能的少女相比也有明显的实力差别。
    随后,几位护卫便连连上前,将依薇特环在中间,警戒地防备着面前的白袍少女。
    他们都是天生的战士,对这暗藏的危机自然有着格外敏锐的嗅觉。
    眼前的少女,根本就不是他们要找的神侍。
    白袍少女见此情形,自然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她将剑锋微微抬起,葱白玉手轻轻拂拭,下一秒却如飓风过境,直接将挡在她面前的守护者们扫得一干二净。
    踩过锃亮的剑身,她再度抬起依薇特的下巴,扫视着女人美丽的面容,声音却如荡起涟漪的水波搅动着心神:“好久不见,依薇特,”清冷的目光却只停留了一瞬,下一秒她便将依薇特狠狠地甩在了地上,任由泥土将这华贵的身子玷污,“你还是这么让人讨厌。”
    你还是这么让人讨厌。
    依薇特惊恐地睁大了眼,看着眼前少女漂亮的面孔仿佛看到了第二个伦恩。旧日光影闪现,回忆更迭,那天生神力的神侍给了斯克城莫大的希望,怎么可能说出这种话?
    不,她不相信。
    依薇特攥着那已然失去了光彩的鱼鳞,往白袍少女的手上使劲地塞。失语,落寞,她颤着手,仿佛那是最后的希望。
    鱼鳞仅仅在触碰的下一秒便被少女丢进了泥里,淡蓝的光芒仅仅亮了一瞬就失去了生机。
    少女轻蔑地嗤了一声:“啧,真脏。”
    依薇特的心也在那刻跌进了尘土里。
    她站起身,俯视着这群狼狈不堪的外来者,转身时却又坏心眼地嘲弄着:“吶,斯克城的小杂碎们,还是这么弱嘛。”
    她将这群外来者扔进了莱坎村的监狱,以守护者伊月的名字。
    她是伊月,莱坎村的大守护者,薇薇恩大人的信徒。
    正是月圆之夜,莱坎村的信徒们已然沐浴了圣光,外界的虫子已然安分了不少。
    伊月照例来到薇薇恩大人的住所。薇薇恩的红唇嘉奖般轻轻划过她的耳尖,挑逗着她的神经。她虽然不动声色地避开,面上却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满。
    她爱薇薇恩大人,这是她从出生以来便树立的信仰。
    薇薇恩注意到了她的细微反应,却没有挑明。
    “伊月,今晚再去一次生命树那吧。”薇薇恩纤长的手拂过伊月的发丝,漫不经心地开口着,笑意却不达眼底。
    “是。”
    当她再度来到生命树附近时,周围寂寥无人。婆娑的树影,清透的绿光遮天似要蔓延天际,颇为梦幻。那古树的树洞却大得令人惊奇,更是深不见底。
    伊月却对着面前的跳动春色冷笑了一声,随即向着那黑暗的树洞一跃而下,完成她的任务与使命。
    这是她身为大守护者的职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