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猜算

    “我来啦——有没有想我?”塞西莉亚又一次从房门冲出,热情地向她扑来。
    蓬松的宫廷裙暗藏着玄机,夏黎在接住她的那一刻,也趁机接住了她传递的信息。
    两人照旧寒暄了一会儿。傲娇稚气的公主便踩着鞋咚咚地离去了。侍卫们对此都见怪不怪。
    领主与公爵的命令仅仅是看护神侍,并没有对她的来往有过多的干涉。他们也只当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谁又敢真的去触怒神侍呢?
    门外的人却窥不见密闭房门里的场面。
    虽说是监禁,她的住所条件却并没有像其他囚犯一样糟糕。这也倒说明了依薇特与艾丽卡的顾虑。
    她们仍旧不想把事情做得不留余地。她们仍想拉拢她。
    她低眉笑了笑,随即舒展了塞西莉亚这次带来的情报。伦恩的资料太过简略,基本上只有人名、领城还有种族。在她向塞西莉亚暗示了需求后,小姑娘聪明地将牛皮纸塞进长袜边缘处,华美的裙摆拖着地,倒成了最好的掩护。
    翻看着资料,对比着之前从伦恩处得来的材料,脑中更证实了猜测。
    大多数遭遇横祸的死者基本为男性,这些男性有些是逃脱法律制裁的,有些是假释后依然逍遥在外的,但都有虐待女性的隐秘传闻。
    性别的失衡,彰显着凶手的身份——女性。
    她将这些信息一张张地比对着,牛皮纸的质地出乎意料的光滑,全然不似她头脑中想象的一般粗糙,真不愧是王城特供的做工。
    等等,王城!地位!
    脑中闪过一丝灵光,她连忙将所有的牛皮纸铺开,在一整排被混乱排列的人名中找出相同的姓氏。
    环顾四周,房间中并没有笔留给她。
    她在指尖狠狠咬了一口,沁出的血珠勾画着有着相同姓氏的人名。牛皮纸迅速被血花染红,缩着材质凌乱地瘫倒在地上。
    跪坐于地,手指因为快速勾画伤口撕裂得更大,疼痛与灼热自手上传来,她难忍地哼了一声,动作却并未停下分毫。
    最终,她疲倦的身倚靠于床板,瞥了一眼最后牛皮纸留下的几个姓氏,她喘着气,笑了笑。
    爱德华、约书亚、卡门……这些都是阿萨谢尔最喜欢捉弄的王族之人的姓氏呢,还都是跟斯克城有利益冲突的领城王族。
    回想着那场请君入瓮的戏码,领主与公爵跪地时决绝的眼神,她心中已有了答案。
    巧合的名单、埋伏的陷阱、性别的暴露、政治的暗害,都指向了她们啊。
    她将这一地残乱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化神之子的身体有着恐怖的痊愈速度,不过一会儿,那一道小小的口子已然是消失不见。只是空气中弥散的血腥味,仍旧不太好闻。
    她皱了皱鼻子,叫唤着门口看守的侍卫。
    侍卫将门推开,便对上她耀如星芒的眼瞳。
    “我要见领主和公爵大人,麻烦请你转告她们,就说我知道了。”
    侍卫上下扫视着她,薄弱的身板透出一股难以让人忽视的压迫,涉及到领主与公爵,他自然是不敢怠慢,忙不迭地派人传唤着。
    希望这是最后一次试探了。
    她闭上了眼。
    “好,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挥手打发了前来通报的侍卫,依薇特坐在精致雕琢的王座之上。象征着领主身份的王戒镌刻着一枚小巧的黑曜石,透射出从暗处缓缓走来的人影。
    艾丽卡的身影渐渐清晰,向着领主靠近。
    即便是私人场所,依薇特依然准许她造访。这是她们二人之间的信任,也是互相扶持的见证。
    “怎么说?”艾丽卡通过依薇特紧绷的神情看出了波折。
    “她说,她知道了。她知道了,这是什么意思?”依薇特反复思索着这句含有歧义的话,词义的多变性象征着多种可能的变数。一旦不能把握,便会踏错。
    艾丽卡也在琢磨着夏黎传达的语意。“我知道了”——一种是表达对“人类优化计划”的赞同,另一种也不难猜测,恐怕是关于约翰逊一案的真凶,她已经有了把握。
    但无论哪种,她都确切地抓住了两位大人的真实想法,逼着她们来见她。
    艾丽卡低低地笑了一声,幽幽的眸中透着暗绿色的光影,温和又诡异。
    她拍拍这位挚友的肩,安宁地环抱着依薇特。她轻柔地在耳边安抚着:“放心,会没事的。”
    会没事的。
    黑曜石的光,在暗影浮沉中跃动着,也像是听懂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