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囚笼

    死寂的空气突然被打断。
    她甚至来不及逃,房间便乌泱泱涌现了一大批气势汹汹的侍卫。笨重的靴踩在光滑的地面上,示威的步伐传递着警告的暗号。
    艾丽卡公爵便站在队伍的前方,吩咐着身旁的侍卫查探着现场。
    醒目的血红之字“黎”无疑成了现场对她最为有力的指控。艾丽卡在她身上的目光顿了顿,随后下达了指令:“神侍大人,我代表斯克城领主对您提出逮捕。”
    她几乎没有详细地阐述她的犯罪手段,围在周围的斯克城民众便已然相信了这位辅佐领主的忠心公爵的话,认为夏黎是一个企图颠覆斯克城政权心狠手辣的小人。
    看着这一群对她神侍身份有所顾忌的人们,她没有选择挣脱,而是主动向他们走近了一步,表明自己的诚意。
    这群无知的世人仍旧害怕拥有传说力量的神的使者。他们一边用愚忠敬畏拥护他们的信仰,一边却又忌惮于神的力量,踌躇不决着,眼神闪躲着。
    艾丽卡公爵却站了出来,主动承担着风险。天生无畏的勇者此时选择做一个表率,给他们壮胆。
    她被置于艾丽卡的控制之下却,迈着轻松的步子,走出了凶案现场。
    走廊那头却不合时宜地传出些孩子的哭声。海藻般的金发飘扬于风中,繁美花纹的衣裙裙角被女孩捏在手心,贵重的鞋被不知轻重地踩在脚底,向一个目标全力奔赴着。
    是塞西莉亚。哦,不对,身后还跟着一个毛茸茸的在风中乱舞着头发的卢修斯。
    两人很快便跨越了长长的廊道,来到这群人面前。塞西莉亚喘着气,手撑在随后赶来的卢修斯肩上,眼睛却圆圆地瞪着他们,发号着施令:“你们,给我停下!”
    艾丽卡的足尖只微微顿了一下,随后便不再看这两位稚气的王子公主,对着身后的人,冷冷地催促着:“快走!”
    塞西莉亚被这忤逆的举动惹得更加不快,她叉着腰,娇气地质问着:“我是公主,是未来的领主,你们都应该听我的。”
    侍卫们面面相觑,扣押着夏黎的手此时也不免松上几分。显然,这位公主——未来继承者的话是极有分量的。
    夏黎故意忽视这暗地里的放水,她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想法,监禁对她而言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她选择顺水推舟,可这两个小家伙不知从哪里得来的消息,竟然打算动摇领主的指令,违抗母亲的命令。
    她真不知该拿他们如何是好。
    艾丽卡与塞西莉亚的辩论仍在继续,显然此时需要一个调停者去平息这场风波。她顺势迈了一步,对着塞西莉亚和卢修斯露出曾在城外村庄里出现的微笑。这是一种暗示,他们应当懂得。
    “你们先回去吧。”她只淡淡说了一句,却将信息藏于笑意之间。
    这是他们叁人惯用的暗号,代表着把握与自信。
    塞西莉亚果然收了声,恹恹地耷拉着脑袋。卢修斯的眼眸却转悠着,清澈如玻璃的瞳孔直直地看着被缚的少女。
    他向来寡言,但也懂得。
    艾丽卡见势头已经偏向了自己,而塞西莉亚低垂着头,示弱地拉着弟弟的手,准备离去。她却忽然叫住了卢修斯,目光暗沉:“你需要为自己的失职而负责,卢修斯。”
    他的背有一瞬间的僵直,随后又垮了下来,几乎是没有任何反抗,他睁开了姐姐的手,在姐姐的反抗中,他默默地答了一句:“好的。”
    他没有劝导好姐姐,他没有让姐姐成为一个合格的领主继承人,他有罪,他应当忏悔。
    几个侍卫将吵闹的公主、认错的王子分别带去了不同的场所。一场闹剧哑然而止。艾丽卡收回了视线,停在她身上的目光却明显比之前更久。
    公爵大人也觉得她藏着后手?
    她发觉了公爵的窥探,装作未曾发觉一般,顺水推舟地走进了他们为她安排的监禁所。
    她能在这保命,也能在这解密。
    她向来如此自信。
    好累!最近好累!课表还改了(无能狂怒),诈尸频率降低(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