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暗算

    她有些进退两难。
    领主与公爵这一招明显是请君入瓮。明面上是邀请,实则是威逼。
    这两位颇有胆识的女性看来是思考得极为周密,如果想从她们这入手,不太可能。
    她扫了扫伦恩身上厚重的银白盔甲,金属的冷光随着他腿部的肌肉颤动而晃荡着。或许是蹲的时间太久了,铠甲本身的重量令他有些喘不过气,脸上渐而起了一层薄汗。
    伦恩或许是她的退路。
    她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光,随即快速掩下。她慌忙抬手将领主与公爵依次扶起:“领主大人、公爵大人,我大概知道你们的意思。”
    艾丽卡公爵看了一眼依薇特领主,欣喜于夏黎的松口:“那么神侍大人,可不可以禀告神主,帮助我们实施优化?”
    依薇特领主纤细的手腕抚着脚踝,柔弱的身体似乎不能适应长跪于地的体能消耗。听到艾丽卡的发问,也不免抬眸望着她。
    她在期待着。
    夏黎读懂了她的意思。
    这位神侍大人却选择忽视世人的期冀,眨着懵懂的眼故作疑虑地发问:“你们的意思是,如果约翰逊一案不能侦破,那么恶劣的影响将会影响到城中居民。如果我说,约翰逊一案能够解决呢?”
    她选择将他们的焦点拉回到约翰逊身上,转移话题的话术对她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光洁的玉手伸向了那位已经颤动不堪的骑士,她低眉看向他时,倒真有几分神明拯救世人的神圣与庄重。
    “伦恩团长,我需要向您单独核实一下骑士团的情况。这是您在书信中向我承诺过的,不是吗?”
    她刻意将“承诺”二字咬得极重,这位将信用与荣誉看得比命还重的团长内心更是备受折磨。这对他来说,是极为受用的。
    他颤着身子站起,盔甲的摩擦在寂静的营帐中分外清晰。他却郑重地对她行了个礼,发自内心地肯定着:“是!”
    依薇特领主与艾丽卡公爵二人不由得面面相觑,这无疑对她们两人来说是下了逐客令。莫名被人摆了一道,神侍含糊不清的态度,让她们今日的这场局局势更是莫测。
    几乎是铩羽而归,她们便这样离去。
    纵然是拥立领主一派的伦恩,也不免对今日的闹剧感到惭愧。这使得他在回答夏黎的问题时,态度更为真挚与诚恳。
    与夏黎想得几乎没有什么差别,骑士团中能使用魔能的包括伦恩在内不过两叁人,更是没有与约翰逊相识的人。
    线索再次崩盘。
    看着伦恩灰蓝色的眸,她再一次陷入沉思。
    写着骑士资料的牛皮纸几乎要被她攥得发皱,伦恩盯着粗糙的牛皮纸张,边角卷起的纸张让他想起了什么。他猛然从桌上翻出一沓崭新的牛皮纸卷宗,一连串的人名映入眼帘。
    “这是?”她顺着伦恩的动作探过头去,不解地皱着眉。
    伦恩将几张纸随意翻了翻,一把递给她:“这是今天领主与公爵前来带来的大陆新出现的死亡名单,是一样的死法。本来以为前几年的大陆传闻是假的,没想到还是发生在了斯克城中。或许是大陆触犯了神怒,才降下这一场祸端。”他叹了口气,痛心疾首地感慨着。
    新出现的死亡名单?
    她将那沓牛皮纸粗略地翻看着,确实是新的资料,是她尚未得到的线索。只是,领主与公爵又怎么会先于侦查部的探索,事先得到一份机密材料?
    一个答案几乎是要呼之欲出。
    心中纵然已暗流翻涌,她面上仍旧不见波澜。她快速辞别了伦恩,几乎是马不停蹄地回了住处。
    她需要将这资料整理对比,她需要肯定自己的猜测。
    等她赶回之时却已然是日近黄昏,暮夜将近。霞光撕扯一片,残阳如血笼罩于这看似平静的城都。
    她推开房门时,却见着那平日里喜欢叽叽喳喳的小侍女安娜正跪着倒在她的床褥中,脸几乎裹进了被窝,是正常人会觉得透不过气的程度。
    周围的侍女到了用餐时间早已离去,只剩下这雀斑侍女竟然睡倒在她的床边,看来是累极了。
    她不禁哑然失笑,准备改天去提提意见,减轻这些小侍女的工作量。
    她一步步靠近熟睡着的安娜,黑白相间的侍女服竟看不见一丝因呼吸而起的轻微幅度,平静得有些诡异。
    她拍了拍安娜的肩,手心的僵硬已经让她生了疑,更别说仍旧一动不动的身体了。
    顾不上其他,她将安娜猛然翻过身。深陷的眼窝泛着青黑之色,水光尽失的瞳孔干涸得如同荒漠。但又不同于约翰逊的死,她脖颈之上有大片大片的青紫,窒息的瞳孔让她甚至伸出舌来。一片血更是糊于满面。
    她手中,正攥着那一片鱼鳞。
    是夏黎曾经从身上拔下来承载力量的鱼鳞!
    鱼鳞上沾着血,安娜的指尖亦残留着一大片红。
    床上歪歪扭扭地躺着还未写完的“黎”。
    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她再次深陷于阴谋的漩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