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首领

    几天后。
    大厅内的墙上挂起了数只珍稀魔兽的兽皮,白色蜡烛勾起长长的焰火,随着风摇摆着,明灭着。
    坐于上方的首领克里夫摩挲着村长派人送来的宝石,经过打磨的表面盈着微微绿光。
    他在手上轻轻掂了掂分量,眉间却慢慢起了川字。
    “啧,怎么只有这么点?怎么拐个人都拐不到?全村人都是干什么吃的?”他抬头冲着跪在地上的乔克宣泄着怒火,乔克只瑟缩着伏在地上,颤着声答道:“老大,不是我们没有尽力。只是、只是我们拐来的那两个小崽子待在这的时间太长了,斯克城那边已经有了行动。这生意……怕是不太好做……”
    一阵沉默。
    乔克却已经冷汗直冒了,他有些担忧自己的下场。
    触犯克里夫老大的怒火不过两个结局,一个只是领罚,另一个却是乔克亲眼见识过的炼狱。他宁愿缺条胳膊少条腿,宁愿与魔兽同穴,他也不愿亲身体会那种恶魔夺命般的惨状。
    许久,坐于上方的克里夫才情绪莫明地开口:“你先下去吧,乔克。”
    乔克领了吩咐立马退场,却被克里夫的一句话逼得再次回头。
    “告诉神侍,仪式可以开始了。”仍旧是那熟悉的阴森语调。
    他打了个寒战,慌乱地离场,仿佛身后追着什么恶魔。
    推开繁复花纹雕琢的石门,金光闪闪的宝石堆砌着大厅,仍旧惊了夏黎一脸。花花绿绿的配色仿佛污染着眼睛,多看一眼就会爆炸。
    怎么这么像暴发户啊。
    她在心底吐槽着,却仍旧拖着斗篷不紧不慢地行进着,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什么。
    黑色的斗篷罩住了她整个身体,甚至掩下了她的面部表情。她乌黑的发懒懒地披在肩上,窈窕的曲线掩于黑夜,漫不经意的魅惑。
    待她走到祭台之时,她才缓缓欠身,对着克里夫行礼。
    那位有着一口胡茬的首领却并没有回应,只是眯着眼睛透着斗篷轻佻地打量着她的身材,估算着她的价值。
    “夏黎小姐真是受到神主眷顾的宠儿,”他黏糊着嗓音,刻意压低自己的嗓音,“不然,也会受到像我们大陆这边女性的‘优待'吧。”
    言语上的性骚扰让她想起了乔克曾经的羞辱。她的眸中起了一抹薄怒,却笑着回怼他:“我也很羡慕首领大人,整天与魔兽相伴,也有了些相近的习性呢。”
    是啊,甚至是禽兽不如。
    她将这句腹诽略去,克里夫只当她是夸耀他英猛过人,催着她赶快开始仪式。
    夏黎点了点头,在黑衣衬托下显得格外静美温顺,使得克里夫更为期待仪式结束后的事情。
    若是真的神侍,自会让他窥见神明之秘。若是弄虚作假,他会一遍遍地在众人面前揭露她淫荡的真面目,干死这个女人,让她知道骗他的后果。
    他侧着头看了暗黑的角落,潮湿的滴答声让他更为愉悦,仿佛有什么阴影正在移动。
    快点吧,神侍。
    他可不想用那个东西像对付斯克城的小喽啰们对付她。
    他只想看她在他身下求饶的发情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