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以神侍之名

    木门被猛然撞开,发出吱呀的响声。乔克气定神闲地迈了迈步,仰着头鼻孔朝天地走进来。
    这间破屋虽然没有多少人把守,但震慑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自然是不在话下,更不用说此处还施加了魔法禁制,即便是魔导师都会在这碰壁,也防得住外人来救援。
    乔克得意地跨坐在叁人面前由仆人拿来的椅上。两个小孩的底细在先前的审问中早已摸清了一二,只是中间这位少女,他还一无所知。
    他更加仔细地端详着这位少女。东方风情的绝美面孔微微扬着,目光直视着他,那双眸子由于刚刚清醒沾染上湿润的水色,更让人有掠夺的欲望。
    邪念勾着他的眼让他审视着这凹凸有致的身形。柔软丰满的胸,紧致诱人的花穴。不行,他越想越深了。
    淫念激起他下身的火热,他突然觉得,如果能让那处柔软的唇来抚慰它,倒也不错。
    他张开双腿,将两腿之间的硬物暴露出来:“你,过来给我舔。”
    他指的是她。
    莫大的羞辱骤然恍如淋在脸上,她本该挥拳而上,即便身体机能有所削减,但她面上仍恍若无事。
    “想都别想。”她讥笑道,甚至不再凝视着他。
    这是一种对弱者的蔑视。乔克感受到了。
    怒火自心中灼烧,他正想要发作,一声尖锐的数落却直直地插进这段对峙中,塞西莉亚翻了个白眼,哼着:“你不是神侍嘛,怎么还会被欺负?”
    “神侍?”乔克有些惊奇地在口中咀嚼着这个称呼,腿间的坚挺却并未软下去几分。
    显然,他不信她。
    “神侍这么弱吗?”他用皮鞋尖一遍遍捻着着满是灰尘的地,戏谑着。
    夏黎只轻轻嗤笑了一声,指腹摩挲着另一只手小指的关节处,不一会儿,便有一道透着诡异幽光的黑色藤蔓尾戒出现在其上。
    “这是?”乔克微微把腿并拢,目光显然被这尾戒所吸引。
    “神侍之戒。我奉神主召唤而来,为大陆昭告神的旨意,也为民众祈求安宁和美。”她闭上了眼睛,缓缓陈述着,倒真有一副“深藏功与名”的风范。
    两个小家伙眨巴着眼,在一旁吃瓜看戏。
    乔克难耐地摩挲着腿间,眼中渐渐起了贪婪之色,口腔里似乎还有一口痰模糊着他的声音:“啧,那我杀了你,自己戴上这戒指,那不是更好。”
    意料之中的问题。
    “可杀了我,神侍之魂早已献祭给了神主,尾戒是神主之恩赐,也会随即消失,而后,大陆将会迎来神主的惩罚。”她面不红心不跳地说着胡话,眼睛甚至都没有眨一下。
    乔克被这唬人的话术吓到了,但只是几秒后,他将心里的慌乱按下,决心做最后的试探:“那么,神侍,展示你的成果吧。”
    她低了低头,按着尾戒似乎在念什么咒,指尖如音浪般流动。不过片刻,尾戒之上便射出了一道微光。
    光幕如画卷滚动着展开,一只凶猛的巨虎含着尖锐的兽牙正对着嘶吼着,惊起一片林中飞鸟与其它走禽。兽浪一层迭着一层,灾难的号角不断拉响。
    透着屏幕,她仍旧在心里吐槽着阿萨谢尔的恶趣味。
    色欲之神最爱弄些新奇事儿,在千百年的相处过程中,这家伙更是喜欢四处惹些祸端,来维持自己的新鲜感与猎奇欲。简直像是要维系一种什么联系一般,这位神主更是将这自以为的恩赐给予了他的金鱼神侍,大陆的无数灾祸碎片便接连传到了这枚独属于她的神侍之戒上。
    虽然比不得神明专用的记忆储存球的功用,但这画面便已足够逼真与唬人了。
    两个小崽子已经抱在一块儿哆嗦得不成样子。
    乔克正上演着瞳孔地震,大概也是第一次见到这般的场景。
    他的手迟迟悬在半空中,等夏黎再次摩挲尾戒时才又放回腿上。
    “大、大魔导师,也、也没有、这种魔法吧?”塞西莉亚颤抖着腿,软了身体,仍旧不忘打着配合。
    这一刻,乔克心中的疑虑陡然消散。
    难道这丫头真的是比大魔导师更接近神的神侍?
    他起初并不信,但现在不得不信。
    他从椅子上缓缓站起,早没了当初的那份轻浮与邪念。他将夏黎扶起,是从未有过的郑重:“神侍,对于您的冒犯小人难辞其咎。我会将您的到来告知我们的首领。”
    他又抬了抬眼,似乎仍旧在试探着:“请问神主是哪位神明,不知道是不是……”
    骗惯了人的骗子终究是害怕受骗。她看清了他的疑心。
    夏黎将他的手不动声色地推过,仿佛是沾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她淡淡地说:“几天后,我希望能见到你们的首领。到时候,我会宣读神主的旨意。你们自必能窥见神主的真颜。”
    那点心思一下子被戳破,乔克像泄了气的气球,头也低得更为谦卑,他刚想辩解,却听见头顶上空一片簌簌的摩擦衣服的声音:“在这之前,每天给我准备清水,我需要洗掉人间界的脏东西,不能冒犯神主。”
    “好的好的,我会去向首领禀报。”他点头如捣蒜。
    “在这期间不要来打扰我。这两个小家伙就留在我身边,有些用处。”她向那两个奶团子伸了伸手,又扭头嘱咐着乔克。
    乔克只得答应。他迅速给夏黎他们安排了住处,自己则飞快脱身,害怕一个不留神,便会由于亵渎神侍遭到神的惩罚。
    他溜进了首领的房间,小心翼翼地禀报着神侍来访的消息。
    那端坐在上方的人只粗粗摩挲着胡茬,阴影笼罩在他的脸上。他很快就打发了那个骗子乔克,对着虚空遥遥看了半晌,忽而阴森地开口:“有意思。我们一起去吧。”
    不知是在跟谁讲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