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狱中”带娃

    “喂,醒醒。喂,醒醒,再不醒他就要过来啦!”
    手指被干燥的草尖不知轻重地戳着,一小片阴影慢慢挪近,在意识浮沉中被人催促着。
    一条光线骤然打开。
    陌生的、天花板。
    等等,串场了!
    夏黎的脑中倏地清明,身体却软弱无力,这种陌生的酥软感让她想起了现代人贩子拐卖人口的一种迷魂药剂。
    该死,怕她抵抗,最后还留了一道后手么?
    黑影却仍旧发出簌簌的响声,使得她很快便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正向她挪动的小团子。
    或许是种族寿命使然,小巧的身子看上去不过十多岁左右。青稚的身板向她趋近着,甜糯的声音哼着软软的调:“你醒啦,你这人,怎么睡得这么死啊。”
    她将手环抱在胸前,没好气地介绍着:“和本小姐关在一处也是你的荣幸,仆人,你叫什么名字?”
    突然,有种很想打小孩的冲动。
    夏黎的拳握得紧了紧,忍住挥上来的冲动。她冷笑着质问:“你怎么不说说自己叫什么名字?还有,谁是你仆人?”
    md,最烦别人装X了。
    小孩儿不自信地梗了梗脖子,模糊着说辞:“本小姐,本小姐只是暂时被困在这。很快、很快就会有人来救我的……”
    许是昏暗的光线让夏黎恐吓的脸分外狰狞,或是这番话实在是触及道她内心的柔软,女孩儿不一会儿肩膀便微微颤着,吸着鼻子地抽泣着:“呜呜呜,他们、他们怎么还不来救我!他们是不是不要我了,我再也不偷偷跑出来玩了……”
    没见过这种场面的夏黎显然被吓坏了,只知道手放在女孩的肩上轻轻地拍着,憋出些“别哭了”之类的话。
    一只脏兮兮的小手此时却凑上来,搭上了女孩的手。糖果般的嗓音拉长了尾调,短短的黑发恰好遮住了眼睛,他安抚道:“姐姐,别哭了,再哭下去,我也要掉豆豆了。”
    夏黎看见突然出现的男孩,心中一惊。先前一直没有存在感的男孩此时出现在眼前,也皱着鼻子,语调也颤抖得不像话。
    完蛋,又哭了一个。
    夏黎无助地一只手按住一个崽,决定暂时担当家长的角色:“好了好了,先别哭啦,我们现在都是被困在这里,要一起努力逃出去才行呀,要不然怎么能见到你们的家人们呢?”
    女孩止住了声,显然被这番话所触动,她在夏黎的怀中调整着姿势,开始介绍着:“那我们、我们先来认识一下吧。我是塞西莉亚……”她明显顿了一下,略去了自己的姓氏,看来是心中有计量的小姑娘。
    “这位是我的弟弟——”她将小小的手扬起,指着那小熊一般乱动的男孩,话未说完,却被打断。
    “我叫卢修斯。”他极快地将自己的名字念过,黑色碎发中却透出一抹清澈眸光。
    “我是夏黎。”她这样接道,也略过了自己的身世。
    似乎忽略姓氏与来历的方法,可以让他们暂时忘却掉自己曾经的过往,更好地商讨着脱身的计划。
    可惜交谈的时间留给这些可怜的孩子们并没有多少,他们仓促地布置着计划,两个小孩时而懵懂地点头,时而互相困惑地望着对方。那场面十分有趣,逗得夏黎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距离随着时光的流逝拉进了许多,但危机却仍似困兽般蛰伏着,逼近着。
    “咚咚咚!”
    当乔克踩着重重的皮靴子来到他们的门口时,他们仍不免呼吸一滞。
    等待着他们的,到底是命运的馈赠,还是神明的遗弃呢?
    (“陌生的、天花板”是我很喜欢的番《新世纪福音战士》里面的一话的标题,这里浅浅玩个梗,就当满足作者菌倦安的癖好吧——呼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