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绞杀不死鸟

    冥冥之中的庇护与水声可循的踪迹,使得夏黎二人顺利地抵达到了目的地,见到了传说中的魔物——不死鸟。
    即使在来的路上,她就已经听说这邪物有不死的强大躯壳,简直像是受到了神的庇护一般。但亲眼看见它时,夏黎仍不免惊叹。
    火红的鸟羽随着这邪物的呼吸声陡然地颤着,巨大的身形仿若遮蔽了这林中本就昏暗的光线。它在闭目休憩着,双脚也稳稳地立于湖底,火红色与水蓝色恍如一条边际线般交合,有种莫名的和谐。
    虽然已经用了隐形法术,夏黎仍旧不敢轻敌,这怪物的特点和属性尚未可知,她还不想就这样暴露。
    树影斑驳的乔木下,老人正站在她身后,他仍不时一手抚着脚踝,调整着站姿,看上去分外辛苦。
    隐身法术仍有时效,这需要她在尽可能短的时间里绞杀不死鸟,取得它的心脏,完成试炼。
    最好是,也能查清楚老人的身份。
    她暗暗捏了把汗。
    此时风乍然而起,又是一层叶落,仿佛是这阴森的森林中常有的景象,却是她绝好的机会。
    她微眯了眯眼,对着悬于半空的落叶施了一个追踪术,在脚尖触及那一叶枯黄之时,她又连忙施了个变形魔法,将自己也变为这漫天枯叶大军的一员,随后也便稳稳当当地与其他枯叶混杂着,跌进了湖中。
    深蓝,一片深蓝。但仍旧是模糊。
    她此时仍是一叶扁舟,乘着湖水,落在湖水表面游荡着,漂浮着,试探着。
    她需要深入湖中,探清这不死鸟的隐秘之地。
    老人此时却恰好为她的计划添了一把火,一颗石子稳稳当当地落在湖心,落在她漂流之处。她此刻也顺着重力,沉了下来。
    鸟羽却倏地伸展开来,那原本禁闭的血红瞳孔再次睁开时已然染上了怒意,它的脚在湖下抖动着,引得夏黎也随着水流而走。
    一抹微弱的光在那庞大如山的身躯后隐隐掩着。
    那是什么?
    夏黎凭着直觉顺着光源暗暗潜行着,此时那鸟身早已出了湖底,掀起一阵潮涌。
    她险些失了方向。只是那光终究少了遮挡,更加明显地在湖底招摇。
    夏黎废了些力气,凑近了些。映入眼帘的便是一朵四色小花,在石缝中抽出嫩芽,好像是森林中的花草精灵展示着自己的风采。
    森林中凹陷的土地,早早枯萎的树枝,不死鸟的掩藏。这些线索环环相扣,也在暗示着什么。
    灵光一闪,夏黎终是抬起手,要摘掉这朵艳丽。
    一声尖锐的叫声却打断了她的动作。
    那是不死鸟发出的声音。
    顺着水中的倒影,夏黎猛然抬头,便看见了岸上发生的一切。
    从水中而出的不死鸟在林中寻找着外来者,硕大的鸟头笨拙地扭着。
    或许是隐身法术失效使然,又或许是染血的衣料的腥味弥散,那怪物很快便揪出了躲在树林中的老人。
    鸟嘴中的老人低低地垂着头,虚弱得仿佛下一秒便要离世。
    虽说夏黎有试探他的心思,但见此情形,她却有些后悔了。
    她要去救他。
    她正准备有所动作,老人却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他用着传音法器,咬着牙嘶哑着声嘱咐着:“那朵花,是它的弱点。快,快摘下……”
    她脑中有一瞬间的清明,随后便用最快的动作摘下了那朵妖异小花,几乎是同时,不死鸟的身体骤然萎缩,光滑的鸟羽也变得干燥,蔫了似的垂着头。
    见此情形,她加快布下法阵,准备进一步控制这邪物。
    但那血红的瞳孔却颤动着,它不死心地咬紧了尖牙。
    它要与他同归于尽!
    法阵的速度终究赶不上物理意义地毁灭,她失了身形,几乎是乘着风现于虚空,直直地掏出一柄利剑与它抗争。
    利剑虽小,剑术不精。但也是现下最好的方法。
    她计算着法阵触发的时间,提着一把剑,便凌空而起。
    当剑指头颅之时,却被白色的光线晃了眼。霎时间,天地相融,一片虚空。
    纯白得似乎没有边界。
    一抹蓝色却染上了这层画布,星星点点地炸开,宛如一场荒凉一地的烟火尘埃。
    她的心冷了下来。
    白色的法术,不是她的。
    等到视线清晰之时,不死鸟的头早已悬于她的剑下,简直像是个任人宰割的废物。
    那终结一切的头目却抖落躺在不死鸟的怀里,腐烂的身体昭示着不寻常的法术爆发。
    果然是,化神之子么?
    夏黎情绪复杂地切开不死鸟的心脏,瞥了一眼已不成人样的老人,叹了口气,这才将试炼之物捏爆,达成目标。
    很快,烫金的神谕自心脏迸发的血水中起伏。
    “试炼二智识,地点斯克城。”
    稍纵即逝。
    她终究还是用了她能施展的最高级的还原魔法尽力将一切归于原处。
    甚至,她安葬了他。
    下一章,吃肉肉吼吼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