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老人

    “化神之路?”
    似乎这个特殊的名词触及到了遥远的记忆,夏黎目光有些轻微的凝滞。
    “对,前段时间父神的神谕再次显露,化神之子的试炼之路将在最近开启。只是每个化神之子的试炼之路都不相同,关于你的第一层试炼,大概在……我想想……大概在布瑙拉森林?”阿萨谢尔凌乱的发甩了甩,一副不太聪明的亚子。
    夏黎的心却咯噔一落:“‘每个'?还有其他的化神之子?”
    搞什么啊,她还以为这角色buff就她一个迭着呢。
    垃圾游戏。
    她暗暗在心底吐槽着。
    微蹙的眉似乎凝聚了她所有的怨念,只是一瞬,便骤然散去了。阿萨谢尔的眼神却捕捉得很快,暗自将她的每个表情都定格在自己的储存球里。
    “那我过几天就去。”她吸了吸鼻子,情欲弥漫的味道并不好闻,何况还是目睹了现场的她呢。
    见她要走,阿萨谢尔似是想起了什么,倏地起身嘱咐道:“别忘了,这次试炼是考验力量……”
    夏黎背对着他,摆了摆手,施了一个传送术便将阿萨谢尔甩在了身后。
    活像个拔X无情的渣男。
    布瑙拉森林。
    枯黄的叶陷进泥泞的尘土,滋养着深处不知是什么的邪物。丑陋的树冠对着来人做着鬼脸,朝天的树枝诡异地连成一块,仿若捕兽的网。
    阴森,却不只是阴森。
    一身劲装的夏黎胡乱盘了头发,扫了扫四周,即便故作镇静,心里仍然发怵。
    她是曾经听说过化神之路的设定的。游戏中的金鱼姬虽为化神之子,但由于沉湎于情爱由此生了心魔,便早早在化神之路的前几层试炼里止了步,断送了成神的可能。
    而她如今接替了金鱼姬的身份,自然要握住底牌,降低以后被炮灰的可能。
    她站在原地定了定心神,凭着法术的加持与天生对水的敏感,她确定了目标,开始向林深处探去。
    “哗——”
    她熟练地用清除术扫清着挡路的乱枝,这些生了灵智的魔物藤蔓却像是不怕疼一般一层一层挤过来,纵然废了些力气,她仍是逃脱了出来。
    越到深处,越有更强大的魔物。
    很快,她便听见了声。
    “嗷呜——”
    血红眼眸的恶狼一圈圈地围着虬枝深扎的枯木,许多侍从护着那位靠在枯木休憩的老人,与魔物们做着殊死斗争。
    狼群一声声的嚎鸣引来了更多伺机而动的家伙,四面楚歌的侍从即便拔出了剑进行威慑也毫无用处,这群有了灵智的魔物暗自变幻了队形,只等着一个个瓦解分化,趁虚而入。
    一把把剑骤然跌落,血花一点点浸没了荒土,滋养着这座邪恶丛林。
    倒下的身躯纵然是一层层屏障,却更是恶狼捕食的兴奋剂。
    血肉很快翻开,鲜红的内脏刺激着进攻者的神经。一只魔物趁着同类在进食,出其不意地抬高了腿,凌空一跃,目标正是那受了重伤昏迷不醒的老人!
    这家伙,是一点肉都不放过啊。
    一抹蓝色术法骤然打断了它的进攻,夏黎此时已然显露了身形,在狼群进攻的这段时间,她虽然无力对抗如此数量的魔物,却只能争取时间,布下法阵,在最后给它们以致命一击。
    狼群以预想中的行动进行逃窜,几个作为阵点的枯木因为狼群的活动得到了激活。夏黎更是添了一把火,施了光污染极其严重的光之障加速了它们的逃亡,也加快了毁灭的步伐。
    蓝色的光自阵眼迅速蔓延,无限的虚空拉扯着空间,魔物在瞬间化为乌有。
    眼见解决了恶狼,夏黎便急忙到树下查看老人的伤势。
    灰黄的脸极为松弛,一层层斑纹仿佛也是年迈的象征,他干瘪的嘴唇不时地颤抖着。脚踝处沁出的暗红更是触目惊心。
    夏黎很快便查看了他的伤势,用一个初级的治愈魔法为这位可怜的老人扫去一些痛楚。
    她在做着抉择。
    她不知道是否应该带着这位独自一人的老人进入危险的深林。
    她凝视着躺在地上的老人,却发现那根苍老的手指突然抬起,向着她的方向,碰了碰她光洁的手。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那只手在触到她的瞬间,好像是诡异地颤栗了一下。
    “你走吧。”他嘶哑的喉咙因为长时间缺水,透出一股腥味。
    老人别过了头,不再看她。仿佛那一瞬间兴奋的颤栗都是她臆想出来的。
    她吐了口气,凑近了一步,试探着将他的手一整个握住,温和如水的治愈系光源一点点流出。
    “我会带您走的。”
    他似乎抖得更加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