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伪无情道师父x死遁跑路徒弟x神兽师

    少女浑身凌乱,胸口起伏喘息。从脖颈到小腹,从腿根到脚趾,吮吻和牙印与青紫掌痕交织,白浊干涸凝固又被涂上新鲜的精液,被神明一遍遍打上属于自己的标记,混着不同颜色的血痕抹在躯体上绘成象征链接的古怪印记。
    真是让人欲火沸腾可怜模样。炼胥的尾巴松开了对阴蒂的折磨,转而在被撑开的花穴口边缘跃跃欲试,试图挤入轻轻剐蹭。
    微凉修长的手指代替了尾巴的位置,剥开阴蒂包皮揉得又重又快,迅速将你送上高潮,你几近力竭,绞紧憋住不愿意尿出来。
    “别夹。”炼胥拍了拍你娇嫩的花户,特意被修剪圆润的指甲轻轻点在尿孔上,似乎是想一点点进入,“尿给我们看。”
    “不愿意也无妨。”寒千山吻了吻你的耳后嫩肉,托着你的臀肏得又重又快,“肏尿就好了。”
    身前的男人低低一笑,“倒是没错。”
    呜…!太过分了!你像是风雨中的一叶扁舟,被抛入波涛汹涌的大海反复颠簸,摁在腰上、臀上的大手紧紧束缚着你,被迫承受来自前后节奏不同却同样激烈的肏弄。
    做不到、做不到在被操得连番高潮下还能憋住…清亮水液淅淅沥沥地溅出,尿了他们一身,你又羞耻又狼狈,像小孩子般委屈地皱着脸哭起来。
    “喷得真漂亮,嗯?”爱怜的亲吻落在脸颊上,炼胥一边哄着你一边和寒千山竞争似的用力往深处顶,指尖沾着血液滑过脖颈和眉心眼尾,在你右边胸脯落下和金色痕迹缠绕又对称的最后一笔。“好了。”
    好不容易抽出花穴的阳具带出大量浑浊液体,泊泊地顺着肿胀花瓣蜿蜒到腿上,你的双手被两人分别扣紧,在他们的怀抱中晕了过去。
    “对她而言确实有些过了,此处空间和痕迹我会抹去。”寒千山撩起你脸颊上濡湿的发丝拨到耳后,抬头与炼胥在祂们的维度中对望。
    “我给了加深链接的方式,你又能给我什么?”
    在叁千时空虚幻与真实交织中散发着金光与蓝光的锚点于你存在的一隙中产生交集,祂虽然有些不情不愿,也还算上道,“我会告诉你,为她选择短暂栖身的每一个空间坐标。”
    直到链接的力量足够多,足够将你带到我们身边,足够将你彻底永远束缚。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