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伪无情道师父x死遁跑路徒弟你x神兽

    “张开嘴,吃进去。”炼胥按着你的脖颈往下压,逼迫你吞入因为太长而无法完全被乳沟照顾到的阴茎顶端。
    祂说得对,炼胥看到你这副身下承欢可怜可爱的模样嫉妒之火早已燎原。明明是自己先遇到你,却由祂占了先机。
    你并不擅长这种事情,舌头卷着顶在口腔内壁的巨物推拒,牙齿时不时磕碰到茎身引起炼胥的嘶声,他托着你的下巴抬起对视,少女的脸颊被顶得鼓鼓胀胀,又硬了几分。
    身后男人也不甘示弱地加快了抽插的频率,肏着你柔软湿润的水穴,手指摁住红肿濡湿的阴蒂揉弄,你连喘息呻吟都吐得艰难,断断续续哭泣着唤他们的名字求饶。
    脚踝被谁捉在手中…手腕又被什么圈住…身体上每一寸敏感点都被溢着血珠的指尖、毛茸茸的尾巴扫过,你被无穷无尽的快感逼到几近崩溃,很努力地学着绞紧小穴、收起牙齿小心吮吸。
    闷哼在身前身后响起,你猝不及防被灌了满满一穴,混着之前没有抠挖出去的黏浊精液被完全堵在体内。
    你扑簌簌落泪,还没喘上气就被炼胥抱过来坐在他腿上吞入强行按耐没有射精的阴茎,一记深顶就强行肏开了子宫,一边鼓胀着成结一边源源不断射入灼热精液。
    “不行、不行!”你哭叫着挣扎,揪住他冒出的毛茸兽耳,怎么会…成结的阴茎顶在宫腔当中根本无法抽出,过多液体连一丝溢出的可能都没有,小腹鼓胀犹如怀胎叁月的妇人。
    “太坏了、拔出去呜…”
    “嗓音都哭哑了,真可怜。”炼胥吻去你唇边淌下的唾液,握着你的手指放在口中逐一认真舔过,尾巴尖拂了拂交合出的水液,毛发微微濡湿就抵着后穴口一点点挤入。
    “那里不可以…呜…”蓬松尾巴在从未被使用过的膣道中被绞紧濡湿,你头皮发麻,感受到千万根柔软尾毛摩挲过娇嫩穴肉,晕晕乎乎朝着一旁的寒千山求救。
    “师尊…!呜呜、不想被尾巴肏呜…”
    “不许找祂。”炼胥恼火咬住你的下唇,肿结稍微消退一些的阴茎在子宫中顶了顶,又胀又酥,你哭得更伤心了,“不要顶了!都怪你…”
    寒千山似是怀着怜悯笑吟吟帮你拽出了后穴纠缠顶弄的湿淋淋尾巴,下一刻再次勃起的阴茎就抵在了娇嫩后穴上。
    什么、这里不行…!你哽咽一声,一边抽噎一边想往床边爬——被成结锁住的嫩穴磨得生疼,根本挣不开炼胥的束缚,湿漉漉的尾巴锁住脚踝将你拖回两人之间。
    怎么能进得这么深…你仰倒在寒千山怀中,双腿被握着架在炼胥的肩膀上,“呜…”你扭着腰,小腹鼓胀得分不清是尿意还是什么…总之太多了、太过了。
    “拔出去…呜…想尿尿…”两根阴茎隔着薄薄的内壁顶弄,尾巴尖抵在阴蒂上一下下揉弄,因为濡湿聚拢而有些刺人的毛发蹭过敏感的阴唇,你断断续续吐出带着哭腔的呻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