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山

    宋宁眼皮跳了跳,连忙起身:“好。”
    白藤抓紧了祁月儿的手,有些惊慌失措:“姐姐,你不会飞升的,对不对。”
    在场的修士一下都诡异的安静了下来,没有修士是不想飞升的,就算是天赋不够或者自知无望的,也会拼命去追求那一线机缘。
    但是白藤不仅只是凡人,他还是天赋极差的凡人,就算修炼也不可能和祁月儿长相厮守。
    宋宁不忍心看白藤继续追问,哪怕祁月儿真的同意了,这也注定是一个不可能的结局,他有些艰涩的开口:“我们正好要下山,白藤,我送你回家吧。”
    “不要。”
    难以言说的憋闷几乎充斥了白藤整个胸腔,他低头按了按心口,似乎有些奇怪它为什么又跳的这么快了。
    祁月儿也不禁有些头痛了起来,要是白藤真是个凡人,扯个谎骗骗他也不是难事,但是现在,她要是松口了,白藤可是可以真的让她实现诺言的。
    于是她权衡了一下,决定只能再次哄骗一下了。
    打定主意了强迫自己忽视旁边的李君炎,又对宋宁轻松笑了一下:“我改日就会送他回去的,你们先去忙吧。”
    正要编个谎话时,传讯灵符亮了一下。
    是墨焰,他从家中回来了,问祁月儿现在在哪。
    白藤有些好奇凑过去看,他大字不识一个,祁月儿也不怕他看,只是更加头痛了,她不打算把墨焰他们牵扯进来的。
    过不了几天她就会把白藤送回去,白藤的身份也不能被其他人知道,自然是知道他的人越少越好。
    白藤看不懂上面的字,颠来倒去的看那张符:“姐姐,上面写的是什么啊。”
    祁月儿眼珠转了下,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向宋宁勾了勾手指头,示意他过来一下,又压低了声音:“你们今天下山,能带上我们吗。”
    “恩?”宋宁有些不明白她怎么突然改了主意。
    “马上月底了,我贡献分还不够。”
    这个话祁月儿倒是没有骗人,但是她其实每个月贡献分就没够过,都是墨焰替她缴了灵石以免去其他事务的,其他弟子都是贡献分多的还可以换灵石材料,只有她自从成了内门弟子之后反而还多了一笔开销。
    但是宋宁不知道,他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前面。
    贡献分不够的确可以一同下山混点分,要是李君炎还没来,多报个名额上去师尊也不会发现,可是现在李君炎在,哪还轮得到他说了算。
    祁月儿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在询问李君炎还是回去面对墨焰中只犹豫了一瞬,就毫不犹豫开口了:“李师兄,我还没下过山呢,正好带我也去赚点分吧。”
    她天赋好,理由也正当,李君炎没有拒绝的理由,所以只打量着看了一眼:“可以,但是我们只去除祟,无事时要封大半灵力的,你得牢记不许四处惹事,自己带去的人自己看好,在山下出事谁也救不了。”
    祁月儿连连点头:“知道了,谢谢李师兄。”
    李君炎却没有跟她多客气,他眼里沉静如水,没有一丝波澜,又看了眼宋宁:“你多看着他们点,我们这次速去速回。”
    “好。”
    得到了他的同意,祁月儿飞快的用传讯灵符告诉了墨焰自己要下山一趟,又取了个避水珠做的璎珞给白藤带上:“带你换个地方玩,李师兄说的你也听到啦,不可以离我太远哦。”
    白藤搂着她脖子笑了一声,又看向李君炎,偏圆的眼里一派天真,一丝锐气也没有:“好,谢谢李师兄。”
    这次去的人不多,加上祁月儿和白藤也才六人,祁月儿从未下过山,也不知道什么是祟,只当是躲着墨焰的一场玩闹。
    寸心被收进了识海,祁月儿换上了一件湘妃色月华裙,连李君炎都换下了弟子服,但是由于山下对男女大防之事看的极重,在白藤的极力要求下,他自己也只得穿上了青纱襦裙,对外称是最小的妹妹才能继续赖在祁月儿身边。
    好在他也并不觉得有何不妥,祁月儿给他抹口脂画花钿时也是乖的不得了,只是在梳好头发后倍感新奇的看了又摸,习惯了一段时间也就好了。
    不过山路崎岖难行,他们才走了不过百米,白藤明显就有些跟不上了,他拉着裙摆,额头上都出了一点汗,宋宁摇了摇头,主动蹲了下来:“好妹子,哥哥背你吧。”
    “还没下山呢,哥哥这就入戏了啊。”祁月儿没忍住笑了他一声,她也有心背白藤,但是只会显得更加奇怪,还好宋宁主动站了出来。
    队伍里其他人也笑了起来,白藤看了眼祁月儿,也不再为难自己,道了声谢老老实实趴了上去,别过头:“这衣服走路一点也不方便。”
    祁月儿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往日都是御剑,是裙子还是裤子都差不多,现在一步一个脚印才发现的确是裙子费力的多。”
    也不知道凡间女子穿着如何劳作。
    陈尚只当她和李君炎还是要好,挤眉弄眼看了眼前面:“那你也去让君炎哥哥背嘛,正好让他也走慢些,我们后面人轻松点。”
    祁月儿第一次下山并不清楚,但是宋宁他们清楚的很,不知道为什么,今日李君炎好像格外意急,往日得两炷香的路程,今日一炷香刚刚燃尽就走完了。
    “恩?”白藤眨了眨眼抬起了头眼里已经有了些倦意,襦裙并不太保暖,走路还好,停下了一冷,他就开始犯困了。
    祁月儿不自然咳了咳,拍了拍白藤头让他安心睡觉,又抬头看了一眼最前面的李君炎,压低了声音:“万一李师兄对我口出恶言,我受不了跑了,你可要记得把贡献分转送给我。”
    “我的丹药就差这点分了,师姐可饶了我吧。”
    李君炎突然停了一下,似乎在辨认方向,只是两人正在斗嘴,谁也没有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