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往自由的她×心机疯狗03

    至那日餐桌性爱后,她这几日终于被允许扩大活动区域,她可以在这幢别墅自由活动,也可以在院外花园自由走动,不在拘于单调的餐桌与卧室两处。她有几次见到那日撞破她和宋艺州性爱的男人,他自我介绍说他是宋艺州的哥哥,他问她是真的失忆了吗,看到她一脸迷茫的模样,他意味深长地盯着她,在她实在忍不住,焦灼地想要离开时,他说她也需要叫他大哥,“毕竟你也算是我的妹妹吧。”她满腹心事走回房间,思考着男人话语间的意思,这几日她除了仆人和那两男人,倒是没见过其他人,宋艺州似乎很忙,她也乐得清闲,因为这男人一回来就使劲的折腾她,让她烦不胜烦。
    宋艺州这几日忙着调查伤害自己老婆的罪魁祸首,本来这些小事用不着宋小少爷亲自出场,可是他大哥也许是记恨他上次的不知分寸,硬是要他本人亲自带头去调查,美名是让他锻炼,还嘲笑他连自己的人都保护不好。他使手段让老婆留下来已经让老婆与他之间有隔阂了,要是让老婆知道他派人跟踪她老婆岂不要跟他翻脸,他只好妥协在老婆工作地方买了个他们的爱巢。他从前不参与家族的管理,对于宋家他只是一个挂名的少爷,该有的尊荣他都有,但他继承的权力都是被剥夺的,因为他的残疾。就算是宋家父母从未放弃对他的治疗,后来他也痊愈了,但宋家的所有早已在他年幼时,被宋乾这个心机狗牢牢掌握在手里,这人有个远在国外的儿子,也就是他的侄子,在他痊愈后,他才有了与那位侄子竞争的资格,尽管他辈分更大,却要跟小辈一争高下,但宋家人这个身份注定是被人高高捧着的,一致对外的宋家人可不在乎自家人有没有实权,自己的人再怎么争斗,也不会允许外人掺合一脚。所有人都知道宋家小少爷身边跟着两个女玩伴,其中一人就是如今的宋大明星,这人得到小少爷的宠爱颇多也向来张扬,而另一位就较为默默无闻了,私底下有好事者聊到宋小少爷为何不换个玩伴,那位看着就无趣,可是谁也不敢将话提到本人面前,毕竟嘲讽玩物也是看主人的。所以后来也没什么人知道宋韵彤是宋艺州的软肋,毕竟本来就没什么存在感的人又在特意的隐瞒下,也算是过着较为自由自在的生活,折断她翅膀的人因为愧疚心与真心实意的喜欢,倒是给她较为宽泛选择,可是被迫留下的姑娘怎会因此甘愿成为他人的私有物,她感谢宋家的收养让她结束了颠沛流离的生活,但那仅此而已,人是有欲望的,并且有些欲望无止境,当她在外流荡的时唯一的愿望是能够平稳下来;当有个安稳的生活她又渴求温暖,那时年幼感恩宋家的收养,她极为积极的去尝试安抚宋艺州的情绪,刚因车祸半身不遂的宋艺州暴躁易怒甚至极端,她费了好大的劲才让少年对她卸下心防,期间她甚至想要放弃,毕竟那时尽管她因经历较比比其他小孩强大一些,但终究只是一个小孩,与她一起的宋佳缘前些日子因受不了折磨在又一次被宋艺州赶走后开始整日躲在房间里,厨房的张妈因为她长得像她在乡下的女儿,知道她的经历后对她颇为怜惜,在那晚私下拉住她,告诉她一定要让宋艺州容纳她,另一位女孩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等到她也没有用处,她们将会重新被送回去,她惶恐不安地接收这个信息,之后她一边更加卖力的讨好少年,一边学习能使少年开心的法子;当感觉被束缚了她又想拥有自由,后来少年是好了许多,却变得偏执起来,对她的占有欲太强,她害怕与恐惧,开始尝试逃离,甚至寻求宋乾的帮助,有了少年家人的介入干涉,她有幸的能够做一个透明人,她渐渐疏远了少年,只是作为一个客人居住在宋家,宋乾向她们承诺,等到她们年满十六岁宋家会帮她们找到亲人,并会给予她们发展基金,会为她们定制她们所期望的进修课程,她十四岁后就一直渴望着解放那一天。
    这主谋滴水不漏,后续处理工作做得可好,宋艺州一日比一日烦躁,这事耽误了他与他亲亲老婆的亲近,花了几天的时间终于有了结果,原来是他的好侄儿对他的戏弄,倒是尤外的“孝顺”,他忍不住爆了句粗口,他拿着东西找上了宋乾,对方冁然而笑,指着办公桌上的全家福,对他说“上面的第四个人是靠你俩争取的,找我有什么用,你该报复找上人应该的是宋瑞,你也不小了,做事别总是那么不知分寸。”宋艺州目光中满含怨毒、怀恨盯着自己兄长,过了一会终究是收敛了眼中饱含的情绪,挺直着背脊,转身离开。看着离去的背影,宋乾无奈的笑了笑,他这位弟弟倒是意外的桀骜不驯,尽管那几年残了,可能是脑子也在那场车祸中撞没了,倒是一点都不像经历过死亡的人,也只有在他们那个养妹的事上脑子精明点。
    宋韵彤正坐在院子里的秋千椅上看着远处的两个佣人争执,在余光中一个浑身散发着淡淡冷漠气息的男人向她走了过来,她望了过去,那人低着头,细碎的刘海盖下来,使她看不清他的表情,抬头的一刹那,她看到了他略带柔情的眼神,她不适地移开了目光,却在下一瞬,被人抱在了怀里,“老婆,在看什么呢?老婆今天有没有想老公”她抿着唇没回答,男人把玩着她的手,亲了她一口脸颊“老公找到想到分开我们的贱人了,那个人你也认识的…哦,对,老公忘记老婆失忆了”宋韵彤躲开凑在她耳边的脸,她感到很痒,同时想要从宋艺州的身上下来,屁股下顶着她的坚挺太过明显,也许是男人的不查,她如愿的移到旁边,却被男人一把搂住又挨在了一起,她深吸了一口气,“是谁?”“是你和我的侄子,小孩就是调皮,毕竟没有教养,我会他付出应有的代价的。”听到这话她满眼疑惑不解的看向发现了远处争执的男人,她张开了口却没把疑惑问出口,也看向已经争执结束快要离开的那两人,转移了话题“我的失忆什么时候会好?”她发现男人了怔愣了一会,随即抱紧了她“老婆在害怕吗?老公不会骗你的,我们一直都是爱侣关系。”男人信誓旦旦的模样并未让她降低戒心,她这些日子的顺从还是让男人对她信任了许多,果真第二日她就央求宋艺州成功如愿见到了徐警官,借口是她想了解更多案件细节想要早些恢复记忆,而在解决“为什么不直接询问宋艺州”这一问题上,她软磨硬泡“我只是想见见外人嘛,你又不给我出去,我都快闷出病了,你是不是想让我生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