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不着迷大美人呢05

    付小意离开培训基地以来,她总有一种被人盯着的不适感,她抓到了人,一个清新帅气的小伙,此时正在向她语无伦次的解释着,可是还没等她开口说话,只是露出不耐的神色,这小伙就不打自招了。她这才知道她有一个比她大两岁的亲叔叔,而这个叔叔更是她想成为的那一类有钱人。她知道她父母瞒了她很多事,其实在她看来,无论是她爸还是她妈,还不如隔壁舅姥爷对她的关心,她妈有病,她妈患有反应性精神障碍,对着丈夫叫着的是另一个人的名字,而这些她是偶然知道的,偶然翻到妈妈的病历,偶然看到妈妈喊的那个名字不是什么爱称或者爸爸的小名,而是妈妈死去的前夫。她妈时而正常时而不正常,在正常的时候她妈会像有强迫症似的关心她这个女儿,不正常的时候往往是由于她爸故意设计,她妈对那个人有很强的独占欲,可能是深爱着的吧,所以才会想要包揽对方的一切,一旦对方有丝毫拒绝就是他不在乎她了,而她爸重复使用这种劣质的手段去感受她妈妈对他的在乎,一个病人一个疯子,可笑又可悲,可她何尝不是如此呢,她小时候并不懂,只是觉得爸爸妈妈经常会忘记她的存在,明明她就在他们面前,她起初试图引起妈妈的注意,可是有时受到的却是歇斯底里的谩骂,她就如同一个不该出现的废弃品,她懂事了与妈妈保持适当距离,这样妈妈有时也会温柔的对待她,她又尝试去寻找父爱,可是爸爸的目光只会停留在妈妈身上,只有她学习得更像妈妈一些,她才会感受温馨的家庭氛围,现在就算她长大了,意外知道了事实,她仍旧摆脱不了笼罩着幼时的阴影。那小伙打完电话后,她被带到一个看似温柔的俊秀男人面前,他说她爸的家族也就是他的家族是富裕世家,她爸因为所谓的爱情脱离了家族,他的父母恨铁不成钢只好高龄生了二胎,那个二胎也就是他。付小意没说信没信,她只是看着这别墅里的她的海报,然后指着那张巨型海报问男人“这些都是什么?”男人的脸瞬间通红,他是故意的,故意让人把她送到这幢别墅与他见面,故意留着这些物证没有拆除,他在暗处待太久了,他也渴望着她发现他的存在,就连上次让那个左然知道他的心思与身份也是故意的,他隐秘地希望左然会把这些散布出去,那么小意就会知道他的存在了,谁知道那人就是个废物,他之后找人调查,发现还是什么都没泄露出去,那时他恼羞成怒发了好大一通脾气。如今小意就站在他面前,还知道了他的心思,他感觉他的毛孔都兴奋起来了。他爱她,他很小就知道父母生了他只是想填补兄长留下来的空位,他知道兄长住在哪里,他父母并未隐瞒他,甚至拿他兄长当反面教材对他耳提命面,他十岁的时候见到了8岁的付小意,起初是嫉妒她有一双宠爱她的父母,天真无邪的活着,可是后来渐渐地是同病相怜的怜悯,原来她也只是一个玩具而已,与自己是一个替代品没有何不同,无数次怜悯早在不经意间变成了实际的关心,他的小侄女出落得越来越漂亮,少年慕艾,保护少女的人也从少女祖父母的人换成他的人。
    付小意离开了那幢别墅,虽然她接受能力挺好的,但还是忍不住感到一阵恶寒,她和他可是有血缘关系的,而他似乎一开始就知道,真够变态的。但是他既然对她有感情,那付家的资产与背景都会是她的,蠢东西许诺的一千万也就并没有什么吸引力了,她必须得把脑子里的蠢东西弄出来销毁掉,小时候的她习惯用日记来骗人,现在的她习惯连自己都骗,她虽然称呼“系统”为蠢东西,但科技有时候毕竟是人脑无法比拟的东西,更何况是认知上的未知。她初中的时候她妈病情很严重,所以她被安排住校不能出现在她妈面前刺激她,有一次她爸忘记给她发生活费,她联系不上人,因为自尊心,更没让老师同学知道她的窘境,所以她饿了三天肚子后来晕倒才被人发现,至那以后,她对金钱就有执念,她只有有了钱才能不饿肚子,才能不恳求她的父亲,甚至远离她的父母,拥有真正普通幸福的生活,其实在一定程度上,她倒是觉得她和她爸竟然还挺像的,可能在她爸眼中,现在一家三口虽然有各种龌蹉,在外人看来何尝不是普通幸福的的一家三口。
    付小意通过爱恋她的“亲叔叔”发来的资料,发现这位木君洵才是真正的谦谦君子,那么木易晏所调查来的那些证据指向更像是栽赃陷害,不过伪装还是污蔑,总得有个结果。一个普通大学生想要见到一公司的老总可不容易,她以付家千金这个身份参加了一场宴会,如愿见到了木君洵本人,此时她与他交汇着眼神,矜贵的贵木氏继承人,眼底流露的情感却是神性的悲悯,她骤然失笑,他用手中的酒杯轻碰她握在指间的酒杯,无视周围频频传来的异样眼光,俯身在她耳旁说了一句话,然后再次陷入名利场当中,她回头看了他一眼,就把视线转向了匆忙向她走来的木易晏。
    雨后空寂的小巷见证着时空的错乱,一道欣长的身影向她走来,她像做了一场未做完的梦,梦中之人,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幻影,明明是身于世间的灵魂,却似在远方,幻像之中的那人“匪秾而丽淡而芳,本分仙人素毂装”,待人走近她骤然被他眼底的忧伤引起一二遐思,也许在此刻她明白了主角的意义,可这人分明又不像是小书中的人物,独自脱离剧情的主角,矜贵的异乡人,打乱的时序,隐晦地告知她反击的中心所在。这些日子接受了供养而珠圆玉润的珍珠少女,小心翼翼抱住男人的头,踮起脚尖吻着他的锁骨,无声地抚慰着,他轻轻地眨了眼,一滴晶莹的泪珠落了下来,绵长寂寞的青石板巷,那一身翠绿的裙子,显得格外的夺目鲜润。
    【警告!警告!!
    请勿在NPC身上浪费太多时间,请玩家尽快完成自己的主线任务。
    请勿在NPC身上浪费太多时间,请玩家尽快完成自己的主线任务。】
    【警告警告本源世界出错启动备用计划倒计时三二一世界重启】
    当整个世界破碎坍塌的那一刻,男人注视着怀中的女孩的消散后,自己也消失了。
    她以为可以救赎自身,却只是造物者的的一场戏弄,觉醒的路人甲怎能抵抗住造物者的毁灭,一切都是徒劳。矜贵却自闭的少爷有着家人的宠爱,花了大价钱去治病,后来有一项技术,少爷作为大客户沉浸式体验,思维在剧情之内行为按设定运作,企图通过被迫营业去治疗少爷的病情,他只是不辜负家人的期望,可是一日一日的违背自我他很难过,在见到她时他见到了归宿,或许是一眼万年吧,可是她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