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情夫

    你是村长家的女儿,天性散漫,乐观积极,你喜欢你们村破落户的狗娃,因为他是十里八乡里最好看的,你自恃清高,认为只有他才能配得上你,所以时常殷勤地去讨好他,你相信总有一天他会拜倒在你石榴裙下。
    你看着正在田里耕作的狗娃,再抬头看向高悬的太阳,心中十分烦闷,你被养得娇气,村长夫妻只有你一个女儿,你以后的夫婿可是要入赘的,狗娃这种破落户刚好符合你选择夫婿的标准,你的那个村长爹对你一整日追着这人跑的行为也乐享其成。不过你都在狗娃后面的追了他十来天了,他都不理会她,整日忙活着干他的农活,如今春种刚过去,地里的稻谷还是鲜嫩的小苗,要不了多久就会变成成片的绿圃,这时村里面的人因为忙完春种的高峰,早已在家中躲着歇息,只是偶尔出来给秧苗换水。偏偏狗娃是个“勤快”的,家中只有他一个壮劳力,为了家中的生计,此时还在地里农作,这倒是可怜了你得眼巴巴的跟着他,本来你也不愿这时候来实现你的夙愿,主要是这段时间是一个月以来最好的天气了,艳阳高照,但不炎热,甚至春风习习,而且要不是李家狗娃一年四季都在忙碌,有时候他还会外出打工,只有这时候你才会确定他在村里面的时段,否则你也不愿趁着天气不错跟在人后面,你听说李狗娃开始给他议亲了,你也怕这几年李狗娃在外头心野了,被城里姑娘勾了心去,那你又得勉为其难的选择接受那隔壁村的那个傻大个,虽然那人与你同是村长的孩子,门当户对,但样貌勉强只算得上清秀,你还是喜欢李狗娃这一长相的。
    李其直起酸痛的腰,他爹早逝,他娘又身患有疾,弟妹年幼,家中重担都落在他作为长子的身上,他看向在树荫底下遮阳的姑娘,样貌算不上多好看,可是那一身的娇气样,注定了是被宠爱着的,他心头漫上无言的苦涩,他知道你的意图,也听旁人说道你家有想让他入赘的想法,可是他的择偶更倾向温柔体贴的女子,不过他也不愿耽误这样的好姑娘,所以迟迟没应要给他介绍对象的吴大娘。李其对你的搭话顺不作声,你神情恹恹,嘟囔抱怨了一大堆,见他不理会你,一双含情目浸满了泪水,委屈的盯着他,“我明日要去摘桑果,你要来的话让二婶今晚给你用药草熏熏衣服,一定得穿长袖。”听到这话,你欢欣雀跃的盯着他笑。他也有私心,渴望着身旁的温暖。
    “狗娃!李其!李其!你怎么了?”你看着此时脸色通红难耐的扭动的人,伸出的手摸到了是滚烫的肌肤,李其在灼热中感受到一股清凉,身体不自觉的往清凉源上贴,他试图看清眼前的人,在看清那人是自己心底的人时,差点就抑制不住身体上的渴望,只想饿虎抢食般将那人吞吃入腹,你眼睛转了转,觉得此时机会难得,李其的态度实在难猜,你认为借此机会你二人发生关系后狗娃肯定没理由推脱你俩的婚事,那么你就能如愿以偿,尽管在这样的地方你要贡献出你的第一次。你按住狗娃想要推开你的手,俯身凑到他的耳边,“李其,我愿意给你的。”他压抑着抑出的情愫,低喘声更加明显,他强忍着欲望把头撇向一旁,“现在不行,你快离开。别…”只是话没说完,李其一时间瞪大了双眼,理智在那一刻崩裂,反被动化主动,你只觉得你那舌头被勾得似蛇那般缠绕,轻颤的承受着对方的爱意,脸上泛起了红潮。
    你们成亲了,李其虽是入赘,可私下还常在外接了些伙计,你的村长爹娘给你们盖了一栋平房,自从你与李其在一起后,他更加忙碌了,说是要给你更好的生活。可是你最近觉得无聊了,李其只有晚上才会回家,白天你一人只好常跑回娘家逗弄隔壁家刚出生的小孩,可是你娘最近总在你耳边唠叨,说你和李其成婚两年这肚子始终没有动静,你不敢回话,你也想不明白,李其每天都是把你往死里折腾,有时候你的下面还被他不知道哪弄来的怪东西堵着,不过这肚子没动静你可不着急,你可不想年纪轻轻就当娘,你每次看着隔壁家那小孩的娘那憔悴的模样,心里就一阵不适,顺其自然就好。
    最近村里面的来了个青年,长得比李其还俊俏,你的心思活络了起来,又开始频繁的出现在那青年面前,似而有无的撩拨着对方,应该是有用的,在你又一次穿着李其买的情趣旗袍出现在青年面前,他再也忍不住把你压在身下,你哼哼唧唧欲拒还迎的回应,那一次你再一次感受到酣畅淋漓的快感,在那之后,你们时常在你和李其的新房与对方翻云覆雨,享受的彼此身体的奥秘,因为高强度的性爱,你开始在晚上拒绝李其的求欢。
    李其认为妻子是生了他气,不愿让他接近,这日他提前买了礼物想要讨好妻子的欢心,却不曾想看到令自己目眦尽裂的一幕,他心爱的妻子与他人在挂着的他们结婚照下的床上融为一体。
    “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我们可以离婚。”李其眼睛赤红的看向面前冷情的女人,“离婚,你竟然想离婚,…你想和我离婚和那个贱人在一起!我不同意!”
    后来村里面的人看着李其扶着孕肚的你回了娘家,你的爹娘兴奋的杀鸡宰鸭,“你说你跑去外地跟李其住都不联系我和你爹,要不是李其打电话跟我们讲,我们多担心你,不就说你两句,你真不要你爹娘啦?”“…没有。”你看着正在殷勤跟在你村长爹后面的李其,不说话“好啦,现在你也是当妈的人了,别总闹小脾气。”“…我没有。”“孩她娘,快去摘些芫荽来!”“来啦来啦,你这妮儿,你小夫妻俩得好好的。”李其来到你面前,那眼睛瞪着你威胁之意不溢于言表,你气闷的转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