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文路人女孩×疯子路人甲×科幻悲情男主

    她只是一个小小修真门派里的普通人,机缘巧合于试炼时因为意外进入一个特殊副本,在之中接触了不一样的文明:科幻文明。她如一束光救赎了付闻,然后作为叛逃者逃离,未成料想异常的时间流混乱了归去的路,在文明冲撞的洪流里,他们闯入另一个不一样的现代文明,出乎意料的降临导致她本身就出现了问题,初始的好奇在时间的催动下转换为烦躁,怜悯的冲动带来的是热情后的是后悔。她开始寻找满足心理上的刺激来弥补内心的空白,等待的她将是什么,让我们翘首以盼。
    故事的主线发生于一所贵族学校,被丢弃的世界里以混乱的秩序存在着,原本单纯坚韧的女主角并未被男主角们所青睐,一入学就因执拗的性格被校园欺凌者所盯上,开始了她残酷黑暗的校园生活,后来更因突来的变故家破人亡。而高高在上的男主角们因同时争夺原设定中的女配角而相互残杀,“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几败俱伤之际,被野心勃勃的女配角设计,有人因意外死去,有人锒铛入狱,有人迷失于深山老林。而作为赢家的女配角并未有时间享受得来的硕果,在一次空难中失去生命。两位外来者并未在原就崩乱的世界引起什么轰动,作为灵植师的她,通过巧计成功与付闻在此处安置了下来,以新生的身份进入主角们所在的顶级贵族私立学校,以阶级划定的世界由几大家族共同执掌,而各大家族继承人纷纷陆续入学,当最后的一个主人公入场,故事开始拉起帷幕,此时温杳大二,付闻因年龄的限制,成为新兴资本家的一员,独特的气质与神秘的背景使温杳在一时间成为他人接触的对象,却因无可挖掘的信息与时常出现在她身边的男友所阻隔接近的道路,她也渐渐淡出人群的视野,还有一个原因:更应他们疯狂的人出现了。阶级的跨跃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已经固级的社会,阶级的城墙早已高高砌起,手无寸铁的贫民又能如何翻越高耸的城墙,站在肩膀上幸运儿亦难逃被定义的人生,于上位者定义的规矩方圆里成长起来的人们,早已丧失了独立思考的能力,有多少人意识到是被在压榨着的呢,也许一种懵懂的未知才是最好的处世之道。
    上位阶级出生的男女,形成了一条共享的利益链,他们成长过程所接受的教育就是如此,而最基础的情欲更只是一种消遣,爱情于一众上位男女中不值一提,他们一伸伸手指,都会有许多人蜂拥而上恳求他们的恩典,只要不是什么蠢货,利益就不可能分羹给下一级的人们,法律对于他们而言,更是他们用来管制穷人的,只要你没有那个认知,就不会思考认知以外的事,这就是这个混乱的世界隐藏的秩序。温杳作为一个不出彩的普通人,在她原世界也只是靠着稀少的天赋成为一个普通的灵植师,当然无法参悟这些事实,她只是猜测只要攻略成功这个副本,她就能安然无恙的走出这个诡秘的秘境,而这些都是付闻与她逐步分析的,所以他们要掺和进主线,就必须成为那个阶级中的一员。
    上流圈子有这样一个人,被人私下戏称为“独行者”,可谁也不敢当着本人的面提及半句,可是凡事都有例外,家事相当的几人戏谑地开始调侃角落闷闷不乐的男人“顾毅又在叶伊那里碰壁了?”被他问话的人支吾的回道“傅少,听说是的。”“啧~傅毅,你家叶伊真有这么好?”叶伊,叶家小辈里最出众也是最受宠的那一个,却极少混迹于圈子里,他们对于这样一知书达理的人物向来敬而远之,他们可不想因为一时的兴趣在家中长辈那里讨嫌,对这位的了解多来源于此时浑身散发低沉信息的顾毅,一位顾家二少爱而不得的人物。而温杳在这,就会知道这一位是甚至都没出现在学校这条主线上的主人公。
    喧闹的走廊正在上演着一场霸凌的闹剧,路过的师生,无一人上前阻挠,就像看到无关紧要的嬉戏。长相清丽的少女脸上印着明显的巴掌印,晶莹的泪珠如断了线的珍珠从眼眶里掉落,泣下沾襟,可那双含泪的眼仍旧执拗地看向面前的几人,人群涌动处走来一人,欣长俊秀的身姿,尽管面容只是稍为清朗,但温润如玉的气质中却透着不可忽视的高贵。几位霸凌者连忙远离了被霸凌的少女,似乎一切与他们无关,面色激动地看向走来的人,可是颤抖的手则叙说着他们的紧张,他们害怕那人指责,得罪了对方,他们吃不了兜着走,明明那几人今天都不会在这栋楼上课的。被迫坐在地上的少女看着几人的行径发出一声嗤笑,遭受到眼神瞪视后并未加理会,她知道她不应该激怒那几人,之后她可能会遭受更猛烈的报复,可是她回想这一天发生的事却觉得尤为可笑,她不过只是不愿意给这几位少爷小姐插队,(初级霸凌,原女主后来来另一帮人盯上了,所以很惨),就被这帮人拦住了,在这之前她也看到了许多次欺凌现场,她不想惹麻烦,她能够来到这所学校并不只是她一个人的努力,她也无能为力,可是她现在开始怀疑拼命的来到这所学校真的正确吗,她的未来会是怎样呢?正在少女挣扎站起来的时候,一双柔荑拉住了她的手腕,苏酥在那一瞬间思量着纤纤皓腕就是这般吧“没事吧?”此时陆晏肖正走到此处,他刚才看到了那场闹剧,他不过因为有个实验老师找他来到这栋教学楼,那些人真会给他找事,他对霸凌事件没有什么想法,不过由于他的身份,在遇见此类事件他必须做出某些行动,比如制止,协调之类的,总之很浪费时间,这个突然出现的人无论有什么目的,看在她帮了他一个忙上的话他就不计较了,手挺好看的。看着离去的青年,人潮流动起来,那几人看着苏酥身旁的人,也匆匆不甘的离去。苏酥看着身旁长相温软的人,抽出了被握住的手“谢谢你,我没事。”温杳无奈的叹了口气,这姑娘还不知道她今后将要经历些什么,明明是新奇话本里的纯洁、善良的心灵和反抗精神的代表,却因为这个世界的混乱而遭受本不该经历的痛苦。“你别担心,那几个人之后不会再来找你了,如果你有需要的话就来找我,我叫温杳,很高兴认识你。”“谢谢你,学姐好,我叫苏酥。”温杳低头看向自己胸前的铭牌,不由地笑了笑,在来到这个世界,她才真正意识到阶级所代表的意义,或许在她那个世界阶级也是分明的,不过她是最底层的那一批,所以也不太清楚,这所学校聚集全是这个国家也是这个世界,这个副本不同于付闻那个世界般由许多国家组合而成,这个世界副本里只有一个国家,而这所学校聚集着所有未来的顶层人物,而苏酥这一类人是下面人培养的天才中的天才,将来会成为管理层的侩子手而存在着,而于这所学校区分的阶级中的等级就是胸脯前的铭牌,而铭牌上当然会标识年级与名字。她了然一笑,与苏酥相别,以她现在的身份她还无法阻止真正让女主掉入深渊的那场霸凌,毕竟她与那领头人正处同一等级,不过她有付闻,用来舞弊的好男友。况且她也如愿见到了男主之一陆晏肖,这倒是意外之喜,投入这个副本她只能接收到产生混乱被丢弃的大致原因,问题是人物的紊乱,她只能根据分析猜测去偶遇主人公,好在学生的课表都是公布的,她可以在故事发生的节点去扰乱新世界混乱后又自动修整的情节,达成修订的目的。
    觥筹交错的宴会彰显出主人家的气派,叶氏叶老太爷八十大寿,也是名利场的博弈。许多未见过叶家大小姐的人,都没有想到,传闻中知书达礼的大家闺秀,叶氏叶伊,姿容娇媚,风姿绰约。(突然不想写了,先来个滑跪,老婆我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