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文路人女孩×疯子路人甲×科幻悲情男主

    这就到了公交车站,她用口型警告身旁的人,没去理会他作弄人的笑,转头后发现了一个极其符合她审美的少年,正气而又俊美,她不着痕迹地轻愣了一会,回头拍打着乱摸的手,蹲着的少年奇怪地看向独自一人的女孩,她刚才的突然一下吸引了他的注意,她包着很严实,也许是怕冷,戴着围巾一体的毛绒帽,低着头修整衣物,看不清具体样貌,没太多想就收回了视线。车来了,她往常应该去往后边坐的,不过因为这次身边多了个隐形人,以防出现后来人不知情把这少爷当作无人座的状况,她无奈坐在自认为不适引人注意的单排座,男人在她面前站定,挡住了她的视线,她自没有注意到在她们后面上来的少年站在了她距离较近的位置,似乎只是不经意间的。她还在为刚才男人莫名其妙的对她生气感到委屈,她是坐着的显得站在她面前的男人尤为高大,抬头看向男人的脸,也不知觉露出了全貌,她全心意在观察男人的表情,却没注意到不远处少年在看到她面貌后的怔愣。男人本来就只看向她,终于等来女孩的讨饶,这才舒缓了神情。
    少年似乎都没缓过神,想再一次把视线放在女孩身上却发现女孩正匆匆下车,赶忙追了下去,走了一会发现自已行为的不适,正想回头却发现这片区域人很少,环境看起来十分偏僻,他认为女孩的姣好面貌出现在这种地方很不安全又鉴于私心跟了上去,付闻作为非自然人当然注意到紧随的老鼠,只是没把人当回事,他隐不隐身是不可控的,那时的研究人员可能一开始就想到了会出现动乱这件事,在设置程序时会自定义扫描周围人少于二十米他才可恢复形体,但也许是技术不达标出现了bug,所以在二十米外注意力又在女孩身上的少年看到的情况下他也出现了,很不安全的样子,不过他本身就是个不安全因素,所幸那些人都死了。吴文钦内心疑惑女孩怎么独自一人在这种地方下车的同时,还是减慢脚步跟了上去,却在一瞬顿住了脚步,在女孩通过路灯之间的黑影后,她身旁突然出现了个人影,他本以为女孩出事了想奔过去,却看到女孩扑向那人影,二人挽着手继续前行,是个高大的成年男性,他是惊惧的,那个人就像凭空出现的,路人或许不会注意,但跟在女孩后面的他不知作何反应。吴文钦看着女孩渐走远的身影,回头离开了,离去的男人瞟了一眼却不在意。
    她被人绑架了,被一个曾有过一面之缘的少年。她着迷地看着眼前的人,美丽的面容使得她像个落入凡尘的天使,按捺住内心的躁动,她轻声询问少年寻她来的缘由,好像丝毫没有意识到自身的孤立无援与危险,也许知道呢?少年看着她笑了,爱抚地拥着她,两人就像心意相通的爱侣,紧密相连。两具年轻且美好的肉体在空旷的房间里发出淫荡的击乐声,迫不及待地在诉说彼此之间的爱恋。
    他弄丢了他的爱侣,他从未如此庆幸自己是个成功的实验品,当来到那个门前,他听到了熟悉的呻吟声,此时真的的如同被期望的“机器人”般站在门口处等待着爱人的结束,那双无情无欲的眼睛里是难捱的痛苦。屋内的二人云雨稍歇,身上布满情欲痕迹的女孩看向门口,推开紧紧拥着她的少年,全身赤裸的开了门,淡然地看向眼含悲伤的男人,无言地拥住了对方,男人用衣服将其包围得严严实实,冷漠地看向跟随女孩出来的少年,眼里全是警告与厌烦,她用手拦住了他的目光,无奈地低声到“走吧”,男人听着她的话不应声的离开了,而留在原处的少年看向男人的背影眼底全是阴毒和嫉恨。
    “你不问我为什么吗?”她拦住了明明眼睛流着泪却想要再次进入她身体的人,“我已经帮你洗去他留在你身体的东西,只要反复把我的东西弄进去,我们就会回到原来那样”说完堵住女孩想要说出的话。明知一切源于一场骗局,但对于他,是一场救赎,他无可救药地迷恋上蜜糖,患上的瘾,潜示着难以戒除的爱恋,为了爬出来他把所有都寄望在了女孩身上,一天一天地融化,直至成为依附着的附属品,所以他在意识到女孩对他开始不耐烦后,选择暂时的离开,他希望给女孩一个缓冲的时段,在这段时间产生的距离里她能重新爱上他。可是主人怎会顾及宠物心里在想什么,不听话的宠物,丢了就丢了,再找一个就是了,最近常跟在身后的疯狗应该会挺好玩的,再不济也长着自己喜欢的一张脸。
    疯狗还是需要调教的,而知道跑回家的也是把好用的利器。她淡然看着开始频繁拿着各式借口毫无避讳地出现在身边的人,“杳杳,我们上同一节课耶”,原来戴着眼镜的人露出那双妍丽的眼睛,倒是漂亮了许多,“我们之前没有见过吧,我睁开眼睛的那一刻是第一次见你?”“并不是哦,杳杳认为是吗,那杳杳肯定很欢喜我,否则第一次怎会”女孩用手指止住了少年的未尽的话,眼睛里是漫出的喜意,本就盯着女孩的少年沉腻在了张扬的喜爱里,“因为你很漂亮哦”“可是…那天你离开了”他并未提及另一人,没了遮掩狗狗眼显得尤为楚楚可怜,“可是他是我男朋友,你知道我们的行为是不道德的,我还不想失去他”此时上课铃声响起,看着女孩专心致志的模样,他也未出言,不识趣的人自会退场,没有自知之明的人会消失的。杳杳对他绑架了她没有任何的质问与厌弃,还很积极回应了他的感情,意味着杳杳总会喜欢上他的,都是这世俗还有贱男人的错,杳杳是他的,是他命中注定之人。认真的杳杳也好可爱。
    我们将要开始一场游戏,光鲜壳子里躲藏的内里的你,是否如外在哪般纯洁?白糯的元宵包着的是黑芝麻罢,谎言怎可有真心。可是就算表面明摆着被污渍浸染,心甘情愿甘之如始的是谁呢?一步一步坠入名为爱的深渊,固执不愿退缩人阿,本就是活该不是吗?熙攘的人群中,一对气质出众相携走出教室的男女尤为显注,他一眼就看到了他的女孩,想要逆着人群来到二人面前,却被一群蜂拥而上的少女将周围堵满,进退两难,看着女孩一眼都未望向自己,一滴泪顺延至嘴角,在莹白的脸上格外显眼。
    她当然注意到那人,毕竟那长相引起轰动再为寻常不过,虽然不是她喜欢的类型但她也知道是极为好看的,公认的顶级容貌又如何,无趣就是原罪,仅凭皮囊还不至于弥补她内心缺失的空白。当男人逃离疯狂的人群后就看到等待在角落的女孩,她身旁消失了碍眼的狗,却多了几只苍蝇,他上前叫了声“杳杳”,女孩羞怯的神情漫上了欢喜,像周围低声抱歉后就来到了男人身边,在离开的路上,她摇着男人的手抱怨道“那些人真烦,明明知道我有了你还一个劲的上前,累死了。”理智告诉男人女孩并不是自己一开始所认为的那般美好,这是不对的,她明明乐在其中不是吗,他在一次意外中看到那个箱子,里面全是她从那些人里得来的收藏品,但他如今却因为她说他是她的而感到心花怒放,可笑又可悲。“对啦,那个小学弟中午和我们吃饭哈!”男人刹时转头“他不是离开了吗?”“啊,那是我说我想和你独处一会,叫他先去找地方了。”
    “杳杳有什么喜欢吃的?”“学弟~和我吃饭没有先行了解吗?”“这都瞒不过杳杳,杳杳真聪明,我和杳杳爱好都一致呢,不像付先生”“可现实互补更能长久。”男人淡淡的补了一句,“但相似更能融洽,意会未言之意,是吧杳杳”“我认为阿,你俩说得都有道理,可是我饿了,让付闻点吧,他了解得更清楚些。”吴文钦嫉恨的瞟了一眼正在点菜的男人,桌布遮挡下是一支被掰断的筷子,少年原本烦闷心绪被女孩突如其来的靠近而打断,不知所措的回应的女孩的问话,心绪却被女孩身上的清香所吸引,久久不能回神。
    三人行的场面逐渐成为常态,剧本也渐渐到了收尾的描述,吴文钦即使偶尔还是与付闻呛起来,却在女孩的到来后转换成谦逊有礼的模样,所有一切女孩所不喜的都暗自被隐藏了起来。女孩后来把曾经出现的宠溺转向了另一个符合心意又是由自己精心打造出来的人,她不再需要男人,她开诚布公地与男人进行了一段谈话,具体内容不详细叙述,只知道男人后来也没有离开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