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天真富家女—稳重温柔继兄02

    这一次进入女儿房间的男人一改往日常态,幽深的眼神里布满未尽的情欲,伦理道德在一次又一次见证女儿情事的境况下,早已将剩余的理智燃烧殆尽,既然作为哥哥的少年可以,那么他为什么不可以,他脱尽身上的衣物,一手伸到女孩的腰前,将女孩抱在怀里,动作生疏却渐入佳境揉捏女孩娇嫩的双奶,指尖也开始伸向软穴,淫水泛滥的软穴吞吃着刺插进出的侵犯者,口中溢出的是淫媚诱人的呻吟,女孩似是接受不了侵犯者带来刺激,小腹紧绷着抽动,一阵颤抖过后,顺着指尖喷出了大量的液体。余念洁睁开眼睛,高潮过后的疲累阻碍不了她那加速跳动的心脏,男人用手盖住了女孩看向他的目光,把头埋在女孩的脖颈处,粗硬的巨物仍旧顶着女孩的后腰,明示着对女孩的渴望。她握住了男人的另一只手,舔弄那沾满淫液的指尖,“爸爸,你要进来吗?”男人再也忍不住,反手把女孩压在了床上,按着女儿的细腰,龟头在穴口处磨蹭着,待女儿重新留出淫液“爸爸,快进来!”蛮横的肏开了肉穴,相交的汁液四处乱飞,狰狞的硬物在少女的腿心进进出出,两具身体的生殖器紧密相连,淫靡糜烂的画面,一个普通的夜晚里一对亲生的父女正在理智的沉沦。
    在睡之前陈西礼突然想去看看心爱的女孩,却发现门扉稍掩,只听见里头传来男女交合的暧昧声,他不由地被震在原地,他脑海里略过无数种可能,自我欺骗的告诉自己念念只是在看视频,最坏的结果就是哪个贱人在自己不注意的时候勾引了念念,却在推开门看到那两张熟悉的脸后整个人陷入狂怒,飞奔过去将二人拉开,拳拳到肉将男人揍得流了血,原本沉迷于极致享受的余念洁整个人都是恍惚起来,太过于满足导致她并未注意有外人的窥探,男人在少年站在门口就感觉到了,不过以一种报复心理,更加深入地凿进女孩的身体里。女孩听到男人的闷哼声才反应过来,却见愤怒的二人已经扭打在一起,今日继母与幼弟皆不在家,她也不用担忧事情的败露,反应过来后她就静静地坐在床上看着二人。
    她本就不如表面上的天真无邪,她对性始终有一种隐秘的期待,原因在于她开始对性有真正意识的那年一次无意撞破的性爱,而自那时起,她开始对男主人公产生了一种微妙的情感,后来父母和平离异,她所能偷窥到的性交不再存在,因欲望日渐严重的性瘾得不到合适的去处的释放,就算她一次又一次拿着那人的相关物品自慰,仍旧得不到舒解,所以她精心安排了那人与莫阿姨的相识,她知道他喜欢那种类型的,与她妈妈一般,凑巧她也找到了暂且过得去玩物,玩物的确令她较为满意,她甚至忘记了开始的初衷是什么,与少年就像对相爱仅是不被家长同意的普通情侣那般,她压抑的情感有了出处,她甚至产生幻想,她始终就没有生过什么病。而渐渐走向正轨的故事情节的错位发生在如同今晚一般的夜晚,那晚因高强度的性爱后昏昏欲睡的她,听到了不该出现在她房间的脚步声,尽管那时的他并未有所动作,但她知道有些东西松动了,隐藏的渴望不知觉的跳了出来,她假装翻身露出了被狠狠疼爱过后的乳房,她听到了男人沉重的呼吸声,之后她也发现了房间内的摄像头,她更加不加节制与名义上的哥哥释意zuoai,她知道那个男人一直在看着她们。
    他产生不正常的欲望始于那次巧遇,他看着心爱的女儿在他继子身下释意绽放,他鬼使神差并未上前阻止二人,而是躲在隐蔽处看着二人激烈交欢,身下的孽根硬得发疼,那天回去他没有买到新婚妻子指使他买的酱油,他也不记得找了个什么拙劣借口,妻子看他心神不宁还以为他身体不舒服,就让他独自回房休息,却不知那时的他脑海里不断重复着刚才看到的场景。后来他又鬼迷心窍地买了许多摄像头,在其他人不在的时候,自己又亲自动手安装,他一次又一次的观看那二人的交缠,心底的欲恋却不断的加深。在他决定与前妻离婚后,他一直想要弥补那个自己看着宠爱着长大的小人儿,无论他还是前妻,都有着追寻自己幸福的机会,但是大人之间的龌蹉不该也不能牵扯到小孩,他与前妻都很爱她,他们都不希望她受到伤害,所以在女儿看向别人一家幸福的模样露出渴望的眼神后,他与莫婕接触了,他希望能给她一个完整的家,而在那之前,他询问她的意见,看着她那期待的目光,他觉得他的决定并没有错。后来一切都乱套了,他开始频繁出现她的房间里,从只看着她到亲吻少女的樱唇,再到身体触碰,再到今日她的不厌恶不拒绝反而邀请插入,他觉得一切都像做梦一样那么的顺其自然。尽管他发现了继子的窥视,他产生更多的情绪也是嫉恨。
    扭打在一起的二人似乎在彼此的眼神中达成了共识,一左一右将女孩包围,一人的手随着蜜穴沿探进去,一人与女孩唇齿相依,少女的臀部被一双手抬了起来,紧着就是滚烫的肉棒伺机冲撞,想要出口的呻吟声被另一人堵得严严实实,房间里只能听到男女之间交合的粗喘声和低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