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天真富家女—稳重温柔继兄01

    母亲再婚了,去年她多了个同母异父的弟弟。不过当初父母是和平分手,因为两人的都相对负责,对于她而言,父母的分开并未造成什么影响,他们只是不再合适,放弃去成为相互折磨的怨侣。她如今与父亲生活在一起生活,不过父亲近来似乎谈了个对象,整个人变得明朗幸福起来。
    “乖宝,如果爸爸和别人在一起你会不高兴吗?爸爸现在有一个有好感的阿姨,想问问你的想法,我和你妈妈分开在一定程度还是伤害了你,现在你跟爸爸生活,如果乖宝对爸爸谈恋爱还是再婚有任何的不适,都要告诉爸爸,爸爸会及时止损的。”父亲是爱她的,却又很残忍,作为一个孝顺的女儿她应该是支持父亲追寻自己的幸福吧,她若同意皆大欢喜,她若拒绝残忍的是她还是父亲,或者还是牵扯到那个无辜的女士?
    “爸爸,你和妈妈一样都应该获得自己的幸福呀,难道说你再婚后就不管我了,那我可搬去妈妈那里了!我弟弟他才说想我呢”笑容明艳的女孩像往常般对她的父亲撒娇,似是没有任何阴霾的天使。
    “好吧好吧我的祖宗你呀,谢谢我的女儿,那个阿姨姓莫,莫阿姨现在在外地,阿姨有两个儿子,大的与你年纪一样,小的6岁,都很听话的,你不建议的话他们以后搬来跟我们住好吗?”“嗯…可以,那见面吧”
    “你好,我叫陈西礼!”“你好呀,我未来的哥哥!爸,谁家第一次见面带来打球?不应该吃饭嘛”“爸这不是想你们年轻人通过室外互动能更快的熟稔起来嘛!”女孩悄悄把头凑到父亲身边“害呀害呀,这晴阳天出汗很容易破坏我形象的”男人无奈地看着皱着眉头的女儿,知道她只是不满意自己的安排而且只是想找他麻烦样子,到底心中还是有芥蒂,莫婕是一个很好的女人,他只希望通过相处能抚平女儿的不平,“你是和你哥哥弟弟还有阿姨见面的,又不是去与你的那些玩伴约会的。”“爸爸,你就会取笑我,我不理你了,小孩,走我们去打球。”
    打球倒是除了消耗大量体力,也有增强默契的用处,在再次赢球后她扑上去拥抱了少年,看着少年愣神的模样,另一方的恋人相视而笑,他们都希望自己的恋情得到孩子们的认同,也希望他们能够友好相处。本来在保姆陪护下的小孩看着自己哥哥与新认识的姐姐相拥,也迈着小短腿赶过去扒拉着二人的裤腿。假象还是真情实感,有时候演绎得太过精湛而迷幻了看客的双眼。在小孩奔向他们的那一刻,少年只能听见女孩在耳边的低语“我们一定要相处愉快哦,我可不想我爸爸给我新找的玩物那么的无趣。”女孩在说这话的时候眼含笑意,明媚精致的面庞似在质疑他是否产生了幻听,当他回过神,女孩已经俯身抱起了年幼的弟弟。
    “哥哥,你喜欢我吗?”那个白日眉清目朗的少年,此时,眼里充满了情欲,控制不住的轻哼出声,跪坐式的女孩并未在乎少年的回应,像碰着什么珍贵之物小心舔抵着,空荡的房间里不时传来不知名的水声。晨光熹微,天色微明。少年在静谧的清晨推开了两扇门,少女在他怀中不知所觉,不过在离开暖源时似有感应般往少年脸颊蹭去,少年狼狈地逃离。
    “爸爸阿姨早上好!哦,还有我的新哥哥!我可爱的新弟弟呢”“西泽还在赖床,说昨晚一直不知道哪里很吵,他睡不着呢!”正在一本正经吃着东西的少年身体僵持着,女孩倒是事不关己的拿起面包“是吗?我都没听到,我昨晚睡得可好了。”跟随女孩离去的脚步,他快步走向女孩,拦住女孩的去路“念念,你生气了吗?”她抬头望向他,楚楚可怜的目光令陈西礼心头一颤,一把拉住少女的手腕,来到了无人的空巷,亲吻少女落泪的面庞,无措极了。她靠在他的锁骨处轻轻哭泣,小声诉说她的难过“家里面很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陈西礼,我好恍惚呀,我是真的又拥有一个完整的家了吗?”听着怀中心上人的问话,他既可笑又心疼,把女孩掰离自己的身体,俯身舔弄那晶莹的泪珠。谁也没有注意到,被妻子指使去便利店买酱油的男人路过小巷那一瞬怔愣住的身影。
    一进房间两人就抱在了一起,两片嘴唇就没分开过,吮缠的水声中夹杂着暧昧迷乱的呼吸声,坚硬和柔软的相碰,彻底让少年红了眼。少女的衣裙已被解开大半,乳白纤细的香肩裸露着,细腻光滑的锁骨下,是丰满肥硕的乳房,如凝脂白玉,若隐若现。娇艳欲滴的精致面孔此时红晕妩媚,眼角眉梢是天生的风情。
    看着女孩浑身的咬痕以及被浇灌后妩媚动人,他压抑着心中的怒火,他像个偷窥者一般通过新安装的摄像头观看了整场情事,完好的衣裳下遮掩的是刚释放后的孽根,他静静看着女孩沉睡的面庞,静默不言地离开了房间。床上的女孩睁开了朦胧的双眼,看着离去的背影无声地笑了笑后沉沉睡了过去。此后,初尝情欲的少男少女,时常趁着长辈不注意,在家里的每一处都留下的情欲的痕迹,被疼爱的少女也变得愈加娇艳“念念真的是变得越来越漂亮了阿,不知道谁有这福气把我们家念念娶回家去。”听着女人的话语,桌上两个男人同时愣在原地,黑沉的双眼全是欲来的风暴,只有事不关己的男童看了自己姐姐一眼,再沉迷于对吃食的纠结。余念洁也抬头看了眼笑着的继母“也有可能是我把人娶回家吧,是吧爸爸。”听着女儿的问话男人这才回过神来,对着妻女赞同的笑了笑。一家三口又和谐地聊起天来,桌下少年握住了余念洁蠢蠢欲动的手,白皙的左手摸到了坚挺的硬物,龟头不断溢出的粘液将裤子浸湿,也将女孩的私处泛起阵阵骚痒,细看才发现女孩未穿底裤,露出来的是被肏得媚肉外翻的嫩穴。在女人起身将男人遗留的物品送给已经出门的丈夫时,在跨出大门的那一刻,少年再也忍不住把人扣着腰身抱在了怀里,肌肤相贴的刺激使少年的硬物更加又胀大了几分,光洁圆润的玉腿下是来回进出冒着青筋的性器,奶子在快速的抽插中剧烈晃动,强烈的快感使二人忽视了身旁向他二人走来的弟弟,陈西礼吻住女孩的樱唇,感受到女孩由于紧张骤缩的穴腔,在温热的小穴中射出了满满的浓精“哥哥和姐姐在玩游戏,西泽想玩的话就不能告诉爸爸妈妈,下次哥哥带你玩好吗?”“好。”女人回来后看到仍旧相处和谐的继女与儿子,脸上露出了宽慰的笑,她感到现在的她很幸运也很幸福。却不知自己继女的骚穴堵满的自己儿子射出的精液,浓稠的精液正随着大腿往下滴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