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纵沉迷玩乐大小姐×np背德文中的心机男主

    从路人来看,这是个高大俊美的男人想把美丽少女揉进骨子的绝美拥抱,还没等路人反应过来,少女就被男人扯进车里,迅速消失了,“我的天,你看到了没,那两人长得好牛逼阿,还有那个拥抱!我们是处于现实世界吗”可爱女孩拉扯身旁明显懵了的好友询问到。
    车里倒没出现什么旖旎场面,她在被拉进车里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坐远离了男人,这个男人莫名其妙,“你要干嘛?”男人看向少女冷漠的面孔,把人扯进怀里,头靠在人脖颈处,拥抱的力度勒得她更不耐烦起来,明明她就没有招惹这个神经病,她当初就不应该她那作怪的好奇心和恶趣味参与到他们一家当中去,她有点想念她那单纯的竹马了,虽然有点粘人但胜在听话。
    起着阻隔作用的挡板早在二人进入车内识务地升了起来。“老婆,我找得你好辛苦啊”(陈冠霖的原句台词)她第一次觉得这男人挺像狗的,“你变态?”“我本来就是变态,我就喜欢我的疯母狗乱叫。wowo~”茶歇色的长裙就这般被男人褪下,娇吟声与闷哼声此起彼伏,她的腰或许留下了印子。
    男人抱着已陷入昏迷的女孩走入别墅,无视大厅传来的婉转低吟与哀泣声,正在沉迷女孩肉体的中年男子抽空看了一眼二人,戏谑地看着一言不发的男人快踏上楼梯的男人:找到人啦?我本来还以为你是个正常人呢,结果比老子还疯”男人并未理会他,更加抱紧怀中少女。若是单姝冉还醒着,就会发现被中年男子压在身下的人是曾经会天真热情欢迎她的那个女孩。半梦半醒之间,她感到了身体仍旧有异物缓慢进出,不过由于男人白日的报复性做法以及平日里也习惯了,她并未清醒便再次深度睡眠。
    她睁开惺忪的双眼,看着陌生的环境,过了一会才回神想起昨日可能运气有些背被个变态拐走了,这时又感受到腰身被一双手臂紧紧的箍着,内心倒平静了下来,她试图扒开那双手臂,谁知道背后的男人直接抱着她翻了个身,她还没反应过来,下体就被一巨物插入了,控制不住的哼叫出声,随即声音就被堵在唇舌之下。这个男人做爱就像强奸,而且根本不在乎她的死活,她明明就没有勾引过他,像个疯子一样缠上来,她没懊悔她曾经的鲁莽行动,她哪知道她继父越来越无能了,明明是他威胁自己过来看妈妈的,视频通话有什么不一样,理解不了,就这样还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
    他们吃的是午饭,男人就这样一直把她抱着,要不是她拒绝,这男人就要给她喂饭了,这时传来脚步声,她抬眼看去,是那个曾经引诱她落入这怪圈的白玫瑰,可惜白玫瑰在无良猎手的摧残下竟然变成了红玫瑰,女孩并未向二人打招呼,似乎面前的人是无关紧要的陌生人。看着女孩离去的背影:“你们家变态是遗传的吗,连自己人都不放过?”男人抚摸着女人光滑的背,静默了一瞬,“冉冉是无辜的,再过段时间所有的一切都会结束。”他不是不知道那血缘上的生父对他自己的女儿及他的妹妹有不轨之心,可能是源自妹妹那像及被折磨后早早去世的母亲的容貌或是他本来就是个不顾伦理的畜牲,他过世的母亲是那个男人的亲妹妹。他从前并未觉得这有什么值得诟病的,对于他们这类人来说,乱伦也只是稍微有些不耻却也没有到很严重的地步,古往今来,也有家族为了保证血统的纯正,父女兄妹背德比比皆是。如果他没有遇到她,他或许也会成为抢夺妹妹的其中之一,他的弟弟也对她有情,他对她也并没有独占的想法,他能够接受共妻。不过在这之前,严家的权力还是在他手里比较好,而且那也是他亲妹妹,曾经自己捧在手心上的人,可是那老男人既然能走到那个位置上,就表明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了,不过很快了。
    单姝冉已经在徐家老宅待了接近半个月,白日无所事事偶尔充当欣赏父女激情的观众,晚上被回来的男人使劲折磨,人差点患上了性瘾,好在徐项沛那个狗男人还有点良心,给她准备家庭医生,尽管是经常为她事后检查的那种,好在发现了她的不寻常,后来及时得到治疗,人暂且还算理智。她思量着是不是徐项沛真家族遗传或者疯子一个,她的确不该怀疑,应该是肯定,正常人都做不来监禁这回事,不过她不明白那狗男人是否有什么怪癖,比如暴露癖之类的,否则为何父子俩毫无顾忌彼此的存在,肆无忌惮的随处发情,那老头真恶心,不过她都自顾不暇,再惦记的人也只有等她自身松泛了才有机会抢夺。
    一日醒来,她听到客厅传来女孩的哭泣声还以为徐老头学习他叛逆的大儿开始折磨女孩了,谁知道映入眼帘的是女孩靠在许久未见的徐家二少怀中哭得梨花带雨,而徐家大少静静看着少年安慰哭泣不已的妹妹。他后来才知道在徐家老头沉迷于情色的那段时间,徐家早已完成了权力的更迭。那夜他把她抱在怀中,把头埋进她鼓鼓囊囊的胸脯前,向她解释他为何将她安置于老宅的缘故,她也知道了他在知道她患上心疾那日只是对她重复一句快好了的含义。他一开始就借她这个由头降低他爸的戒心,在他爸眼里:一个像极了他却跟他没有利益冲突的合格继承人的确让一个知非之年想要卸下重担的曾经野心家放心。那晚她拒绝了他的求欢,往往在故事结尾,因偶然飞入花园的蝴蝶,在吸食足够的花蜜后,就会心满意足的离去,只是不小心沾染花园里最珍贵的红玫瑰,热烈开放的玫瑰在走向凋谢的前夕被漂亮的姑娘带回了家。
    设定:大哥对女孩有独占欲,但被像只蝴蝶的女主所吸引,带强制;二哥对女孩是懵懂的兄长情,还没意识到就被突然出现的女主吸引了注意,因为女主美又是他一直喜欢的型;猥琐颜控中年男:甚至要一拥二美人,女主和女孩他都想要,在快要下手被预谋夺权的大哥弄下去了;女孩:经常沉迷于女主的美貌,女主走的知心大姐姐的路线,对小女孩有独特的吸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