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交h

    简韶并不是一点经验都没有的人,他的行为太反常,让她忍不住向着最不可能的方向胡思乱想。简韶的脸颊微微赧红。
    臆想别人是不是喜欢她这种事情,着实让人感到羞耻。所以在他又一次带着她转移之时,她感到十分别扭,有意回避他。
    一个声音冷不丁地在头上响起:“你生病了。”
    “没有吧。”简韶纳闷。
    一只手贴上她的额头,“温度很高。”
    简韶尴尬地别过头,被他掰回来。隔着黑布,简韶感到他的鼻息扫在她的脸上,泛起滚烫的痒意。
    她忍不住直接开口,问道:“你是不是有点喜欢我?”
    空气有片刻的安静。
    挠在她脸上的气息依然是轻轻柔柔的,简韶觉得这样的话或许也会让他感到尴尬。不过令她没想到的是,他只是闷闷地问:“像你喜欢隋恕那样吗?”
    这下轮到简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似乎又生气了,大声说:“那我一点都不喜欢你!”
    他总是会在奇怪的点上独自生闷气,又偷偷消气,所以简韶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只不过他往前走了两步,又折回来强调:“我最不喜欢你了!”
    晚上睡觉时,他也没忘记扒拉她一把,提醒道:“我真的不喜欢你。”
    简韶迷迷糊糊地应一声:“嗯……”
    他有些焦虑,坐在她身边嘀咕:“真的,真的……”
    而简韶翻过身,已经睡熟了。
    碾盘似的月亮,在蒙古吹来的黄风里显出难得的润朗,冷冷的清水调里泛着鱼鳞白,映得整片城市像低温的深水区。
    简韶睡了很久,随后在这种凛寒的浸润里猛地醒来,恍惚以为自己沉入了深海。
    沉睡的城市,似乎只有她一个人在深夜惊醒,她在这一刻感到稍纵即逝的孤独,很像再次被关进审讯室。
    被审讯的记忆似乎有些模糊了,简韶知道,这是身体的应激保护,会主动让她“遗忘”那些痛苦的细节。
    算起来,她被动逃离那个地方已经有几日了,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并不期待回去。
    简韶安静地躺在黑暗里,反刍着头二十几年的记忆。在遇到隋恕之前,她就是这样独自躺在狭窄而冰冷的小床上的,那个时候她想象了一个更泡沫化、美好的自己,像隋恕一样,是非常厉害而有希望的人。不过现在她回过头来看,她觉得隋恕活的十分僵硬、辛苦。
    她不得不承认,人生种种不过是她心中的泡影。而她和隋恕,确实不是一路人。
    这时,简韶感到小腹似乎有东西在拱她。
    她摸过去,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拱过来,贴在她的肚子上,像一只小狗崽。
    少年呼吸均匀,睡的很沉。
    简韶的心跳有些快。
    她放轻了动作,在月色下慢慢地抚过去。他的皮肤泛着阴凉,无论是面部还是裸露在外的手臂,都像鲸类的表皮,长期维持同样的低温。她将食指悄悄放到他鼻子底下探了探,其实前几天简韶便发觉,他睡觉之时鼻息会格外弱,好像并不用肺部呼吸一般。
    简韶故意想,他可能是某种人面兽身的怪物,会用皮肤摄取氧气。想到这里,简韶禁不住笑了一会。
    折腾了半天,他也没有转醒,简韶的胆子大了起来。她想,或许她可以趁着他睡觉自己离开。不过离开前,她还是想看看他到底是谁。
    简韶屏住呼吸,悄悄伸向了后脑勺的绳结——
    “唔!”
    一只手抓住了她。
    他精准地在黑暗中钳住了她的手腕,稍稍用力,便和她贴在了一处。
    这种姿势很像他整个人环绕着她,简韶以为他会兴师问罪,只不过和她贴在一处后,他的气势便慢慢地弱下来了。
    他将头搁在她的脖子上,简韶听到他的鼻息重了些,意味不明地呼吸了两声。
    “我只是想看看你。”简韶说。
    他没有说话,但是她听到琐碎的啃咬声。
    他在磨牙般地啮噬她的衣领。
    月亮打在他的脊背上,也映在简韶的侧脸。黑暗中,他能清晰地通过热感感受到她的存在以及她的动作。他知道她一定又要逃跑了,但是她并不会带上他,就像她说好了会等他,然后过来接他,但是依然消失不见一样。
    可是他还是好想她,他忍不住舔了舔她的脖子,好软……
    他没忍住,向前倾身压了上去,只不过出乎他的意料的是,现在的他似乎有点太大了。简韶不但没有接住他,反而被他压倒了。
    砰——
    两个人双双倒在了地上。
    他的腿卡进了简韶的腿间,好像被她抵了一下,但是没有成功。她浑身上下都很软,像压进一团棉花糖里,让他有些喘不上气。
    很快他知道真正让他喘不上气来的是什么了,他发现自己的鼻尖正抵在她的乳沟里。
    简韶感到有一只手隔着薄薄的衣服,将她的乳尖夹在两根手指里,轻轻地捏了一下。
    “!”
    在她反应过来之前,便听到沉重的嘭声在不远处想起,他好像倒了出去,又似乎狠狠地撞上了什么东西。
    “我!我……”他捂住手,又立马捂住眼睛,最后捂住了鼻子。
    真奇怪,明明之前也和她做过,也吻过她的胸乳,那个时候只是想回到她的身体里,完全没有禁忌、奇怪的感觉。就像动物会舔舐对方的排泄口促进排尿一般,他也不觉得自己正在做什么不好的事情。但是以人类的身体触碰到她的身体,一切就会变得非常、非常奇怪……
    比如他的脸会像被火烤过一般发烫,他确信自己没有生病,但是大脑比生病了还要嗡嗡直叫。
    比如没有敌对物种的攻击,他的鼻子便莫名其妙地流血了。在野外流血会吸引捕食者的攻击,即便是他这样强大的生物,也会有虎视眈眈的坏家伙试图趁他虚弱分一杯羹。可是如今他的鼻子却如何也止不住血,他十分担忧。
    再比如他的下体也变得出奇难受,与发热、流血不同,这种难受更难熬、更剧烈,甚至驱使着他想做更多的事情,比如让她摸一摸他……
    他想他一定要死掉了,所以干脆躺下来,虚弱地呻吟:“呜呜,我生病了。”
    简韶本来还在震惊他出格的举动,毕竟如若他真的想对她做些什么,第一个晚上就可以做了。
    听到他的求救,她回过神,摸索着爬过去:“你怎么了?”
    他小声哼唧:“我难受……”
    简韶摸了摸他的额头,有些烫。
    “再摸摸我……”他小声请求。
    简韶伸手,却被他打断:“是下面。”
    “你肚子也疼?”简韶担心。
    “嗯……嗯,”他虚弱地唧哝,“好疼。”
    简韶轻轻揉了揉他的肚子。
    “好舒服……”他眯起眼,翻身朝向她,似乎想贴的她更近些。他将脸紧挨着她的手臂:“下面更疼,难受……”
    “下面?”简韶的手慢慢地向下探,那里是他的腰部。
    她的指腹感受到他劲瘦的腰部绷得很紧,他低低喘息了一声,在她要抽手的时刻抓住了她的手腕。
    他哭着说:“是这里!”
    简韶被迫握住了他的阴茎。
    电流顺着脊椎窜向了脑髓,他像被捏住了命脉一般,重重地倒吸一口冷气。
    他从来没有被别人捏住生殖器,以前没有,拥有人类身体后更没有。
    他甚至觉得,人体形态比他的本体更敏感,特别是他的感官网本就是人类的几百倍,她随便的轻颤在他的下体上都像放大了几百倍。
    他的大脑当场便一片空白,有浓稠的黏液控制不住地冲出来,射了简韶一手。
    简韶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怎么会握住他的阴茎,便被他的精液染满了掌心。
    她的瞳孔止不住地放大。
    “呜呜……”她听到他小声哭起来。
    似乎是太爽了,他哭两声,便停下来喘一会儿,然后再接着哭。
    一边哭着,还没忘了用阴茎轻轻地顶她的掌心,“好舒服……唔……我控制不住……”
    他好像十分不安、羞愧,连他的阴茎也好似格外可怜,皱巴巴地对她不住地吐着水。
    简韶想抽回手,指头的动作不经意间又摩擦到了他原本就敏感的马眼。
    他刚刚射过的下体顿时又硬起来,烫得她手背疼。
    他抓住她的手,不想让她走,阴茎胡乱地蹭着她:“更难受了……求求你了……”
    把下体重新塞进她手心里似乎并不够,他将整张脸都完全地埋进她怀里。
    她身上的气息很香,让他很安心。在他还是一个小小的胚胎的时候,他便感受着她的气味,努力地长大。所以现在他沉溺在这一片柔软的港湾中,耸动着腰部,轻轻在她手心抽送起来。
    简韶的脸烧成一片,她知道这样的动作意味着什么。更何况,伏在她身上的并不是一个成年男人,而是一个只有十六七的未成年男孩子,他或许从未和异性有过亲密接触,更没有性经验,这样的背德认知让简韶战栗、恐惧。
    “停下来……”她慌张地说道,“不要这样做了……”
    她的语气有几分恳求与畏缩:“我不能这样……和你做——”她似乎有些难以启齿,脸红的滴血:“你是未成年啊!”
    可是好奇怪,为什么她能感受到……他很舒服。
    他在她耳边喘得又急又粗,似乎受不了这样的刺激,一直在蹭她的脖子,试图缓解那股支配全身的酥麻。
    “我要死掉了……”他贴着她的脖子,含糊不清地说。底下拉着她的手不放,耸动得越来越快。
    他的另一只手慢慢地摸上她的乳,暧昧而喜爱地捏了捏。她的胸部很敏感,乳晕一圈更为绵软。他似乎能够感受得出,便掀起她的衣服,想要抚上去。
    简韶抗拒地啜泣起来。
    平时她哭的话,他会很伤心。但是现在她哭,他的下体会更硬,更想使劲地亲她。
    他后知后觉地想,他好像变成一个低等生物了,只有很简单、低级的反射弧。她摇一摇铃,他就立马会跟着走。或许她甚至不用摇铃,她掉两滴眼泪,他就昏头转向了。果真人类体的形态最奇怪了。
    简韶知道,他这样的小男孩是最控制不住自己生理冲动的一类人,他意识到自己的欲望,就不会轻而易举地放开她。可是她连他是谁都不知道,自然也不会轻而易举地和他上床。
    简韶准备让他射出来,平息这股躁动。明天一早,趁他还处在昏睡状态,她就偷偷逃离这里。
    一边想着,简韶主动握住了他的茎部。
    他抽气一声,似乎没有想到她会这么好,兴奋地想亲她嘴角,又被她捏住了龟头。
    简韶比他有经验太多,和他毫无章法、一昧莽撞的顶弄不同,她知道如何取悦一个男人。
    她用手指围成圈状,套在他的茎身上一深一浅地撸动着,在套弄到顶端时会刮过的马眼,在龟头处重重地打转。他叫得厉害,隐隐又有射精之兆,她便立马松手,将他吊在一个不上不下的位置上,听他疯狂地喘息,就是不给他痛快。
    简韶感到隐秘的快感,欺负他,听他一个劲地哀求,原来也会很爽快。
    他难受极了,就会一个劲地伏在她耳朵上低泣,说她最好了,说他自己最乖,最听话了。但是她知道,他一点都不乖,是很坏的坏东西,也并不听话。
    所以她伸向他的睾丸,轻轻抚慰起来。
    他不知道原来这种地方也会这么舒服,低低地哼叫着,像一阵阵撒娇,看来是爽极了。下体戳在她衣服上,把她衣摆也弄得湿漉漉的。
    马眼吐出一股股温热的液体,黏黏糊糊,全部粘在她手上。他张着腿,被她摆弄得一塌糊涂,他从来没受过这种刺激,这一切对他来讲有点超纲了……他一定会死在她手上的!
    如果简韶能够看到他,会发现他微微仰着头,敏感的喉结暴露在空气里,红着眼睛,湿漉漉地看着她。
    简韶又一个纵深套弄,他的尾脊骨一阵发麻,精液再度射了出来。
    她躲闪不及,有些溅到了下巴上。
    简韶松了一口气,放开他的阴茎,准备擦手。
    可是他却被眼前这一幕刺激到了,那种奇怪的感觉再度涌上心头……
    他知道自己很脏,也把简韶弄脏了。可是他私心里一想她沾上了他的味道,就会很兴奋、很开心。不过他从来没想过,精液溅到她脸上,他的身体会这样亢热。
    然后简韶便感受到,他的气息再度炙烧了起来……
    他亲吻了她。
    “唔——放开我……”
    他突然开始吻她,简韶十分害怕。因为他非但没有平息下来,反而更加兴奋了。他抱着她,又射了一次。
    简韶只能用最后一招:“隋恕就不会这样强迫我。”
    果然,他抱着她的身体僵了僵,但是他的动作更快了,泄愤似的,撞在她手腕上:“你就是喜欢他……”
    “你不喜欢我。”简韶被他撞得发疼,顶了一句。
    他似乎又湿了眼眶,抱得她很紧:“你有没有帮他这样做过?”
    简韶被他勒的喘不上气来:“唔……”
    他下身的动作还在继续,额头凑上去贴住她的额头,想亲她水润润的嘴唇,又害怕得到可怕的答案,最后只敢亲亲她的脸颊:“那他有没有这样亲过你?”
    “喘不上气了……”简韶推他。
    他的脖子、脸颊烫得惊人了,似乎已经到了临门一脚。他从喉咙里发出了嫉妒的哭声。
    在高潮来临的那一刻,他亲吻简韶的嘴唇——
    我最最最喜欢你了,他哭着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