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走

    他看着闻骁,心想他总不能一直守在这儿,他就跟他耗,看谁耗得过谁。
    他走到旁边的条凳上坐下,昂着脑袋不说话,他就不信了,姓闻的还能弄死他不成。
    闻骁连看都懒得看他一眼,径直走到褚恬的面前:“我们走吧!”
    女人点头,不远处的赵雷不淡定了,忽地起身挡到两人面前阻止道:“姓闻的,你想干什么?青天白日的,强抢良家妇女啊?”
    闻骁倪他一眼,感觉他很厌烦:“她是我妹妹,我是她哥哥,哥哥带妹妹离开你这个危险的东西有什么不对?”
    赵雷额头皱成川字纹,说话的声音大得很:“什么哥哥妹妹的,我怎么不知道有你这么个野舅子?”
    “让开!”
    “凭什么?这里是我家,放开我女人,你想滚就滚。”
    说完,赵雷就去拉褚恬的手,闻骁见状,也拉住女人的另一只手,情况愈演愈烈,最难受的还是褚恬,她使出吃奶的劲儿挣扎吼道:“放手,你们都给我放手。”
    赵雷怎么可能听她的话,听到她的声音后,他更是恶狠狠的骂她:“荡妇,都是你勾三搭四惹出来的祸。”
    闻骁拧眉说:“你嘴巴放干净点儿。”
    赵雷偏不,吊儿郎当地盯着闻骁挑衅道:“奸夫急了?你们一个荡妇,一个奸夫,怎么?想在羊角村出名儿?”
    闻骁瞪着他,眼里带着杀气。
    赵雷鸟都不鸟,继续说:“你想带她走,门儿都没有。”
    “假如我偏要呢?”
    “那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两人剑拔弩张,看样子又要干一场。
    赵雷的模样让褚恬恨透了,她转头看向闻骁说:“哥哥,你走吧,我不走了。”
    闻骁皱眉:“褚恬。”
    她下定决心:“你走吧,我有话要跟他讲。”
    “恬恬!”
    “放心,我会处理好跟他的关系的。”
    “你一个弱女子怎么处理?”,他才不信赵雷这狗东西会跟她讲道理。
    “哥哥信我。”
    她很决绝,闻骁无奈,走之前叮嘱她道:“你小心点,如果他犯浑就来找我。”
    她说:“好!”
    闻骁走了,赵雷笑了,他走到褚恬的身边,用食指挑起她的下巴讥讽道:“哥哥妹妹的叫这么好听,你觉得我会信你们没睡?”
    “我们没你想的那么龌龊。”
    “龌龊?你给老子戴了绿帽子还说老子龌龊,你这烂逼是不是我太久没日了,所以就去找他给你日?”,他伸手食指伸进她的领口。
    褚恬惊恐万分,吓得慌了神:“你你要做什么?”
    “你说呢?”,他坏笑,下一秒褚恬被他扔到床上,衬衣的扣子被男人扯掉,漏出雪白的乳房。
    经过一个月的修养,她的皮肤又回到了最好的状态。
    赵雷有片刻的怀疑,他怀疑褚恬说的是真的,她可能跟闻骁真的没什么。
    因为以往他每次折腾她时,她身上总会布满各种痕迹,雪白的双峰傲然挺立,乳头粉嫩朱红,像熟透的果实一样引诱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