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妇

    她抬头,看着眼前男人模糊的脸,声音哽咽:“我梦见那孩子了,他叫我妈妈,他说他不想死,是我太粗心了,我不知道自己怀孕,我对不起他!”,说着说着她便泣不成声。
    闻骁连忙将她搂进怀里安慰:“那是个意外,你别想太多。”
    都是赵雷,要不是他她怎么会失去那孩子,可是那个狗男人现在连影儿在哪儿,她都不知道,她在心里祈祷赵雷永远都不回来才好。
    可是天不如人愿,正在她调整好情绪,抬头看闻骁的时候,赵雷那狗东西就回来碰了个正着。
    两人不知道,赵雷怒气冲冲地奔向两人,边走边吼道:“你们干什么?”
    从他的视角看,这两人快要亲到一块去了,他几步走向褚恬,看着她的脸指着她鼻子怒骂:“淫妇,青天白日你就在家里偷男人。”,他伸手想打褚恬的脸,手扬到半空却被另一个男人的大手抓住。
    闻骁使劲儿拽着他,将褚恬拉到自己身后,眯了眯眼说:“我还在这儿你就敢打人,你是不是太目中无人?”
    赵雷气得很,咬着后槽牙骂他:“你算什么东西?抢女人都抢到我家里来了,还想我对你客气?啊呸!真不要脸!”
    “你要脸?你把人扔楚大夫那里不管不顾,我给你把人接回来,帮你照顾,要不是我帮你,你现在已经是杀人犯了,你知不知道?”
    “说我杀人犯?你帮我还是帮你自己,你心里清楚,刚刚你抱着这淫妇想做什么?要不是我回来的及时,你跟这淫妇是不是就搞到床上去了?”,他句句淫妇,越讲越难听:“呵...说不定你们早就睡过了,只是没被我抓到......”
    褚恬忍无可忍,冲到他对面怒道:“赵雷,你够了,你害死了我孩子不够,还想诬陷我们,你是人吗?”
    “怎么不是?我是你男人,你这个浪荡的女人,大白天就偷人,现在还为了这个奸夫骂我,谁给你的胆子?他吗?”
    赵雷怒不可遏,想从闻骁的手里挣脱,奈何对方早有防备,他没能能挣脱。
    “离婚!我要跟你离婚。”,褚恬呜咽着,终于说出这句话。
    “想离婚?然后跟这个奸夫私奔?你做梦,我告诉你,你是我睡过的女人,就算我睡腻了,不想睡了,也轮不到他......”
    “混账东西。”,闻骁唾骂一句,拉开褚恬用力将赵雷拽到一边:“你再骂一句试试?”
    赵雷毫无防备,被拽的倒退,站稳脚步后,他继续辱骂:“好一对奸夫淫妇,果然背着我干过龌龊事,我用过的破鞋你穿着怎么样?”
    “闭嘴!”,闻骁腿长,一脚踹出去,踢到赵雷的小腹上,虽然他有所防备,但还是被踹得倒退好几步。
    闻骁占尽了身高上的优势,赵雷自知打不过,便大喊大叫了起来:“有没有人啊?救命啊!闻村长欺负人都欺负到家里来了......”
    闻骁无奈,同时骂赵雷:“无赖!”
    对方得意的重新站起来:“呵!你以为自己当个村干部就很了不起?我告诉你,没有我们这些平头老百姓,你啥也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