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魇

    喝到想喝的凉水,褚恬满足地咂了咂舌,然后自言自语道:“还是凉水好喝。”
    “就这些,这几天都不准再喝了。”
    她瘪了瘪嘴,心想等他走后晚上偷偷喝。
    闻骁好似能看穿她心思一样,瞪眼警告她道:“也不许背着我喝。”
    她哼了哼鼻子,看着特别像没吃到糖果的小孩儿,她鼓着腮帮子力争道:“为什么?我都好了呀。”
    男人态度非常坚决:“我说不许就是不许,再废话我晚上就守着你不走了。”
    “哼!”,她生气了,模样很可爱,闻骁被成功逗笑。
    他抚着她的脑袋安抚道:“乖,再忍几天,对你自己身体好。”
    “可是我都已经养了一个月了。”
    “小产也是坐月子,别不当回事。”
    “好吧!我听你的就是。”
    “嗯!真乖。”
    “闻骁,你多大啊?”
    “二十八。”
    “比我大这么多,那我叫你哥哥吧?”
    什么哥哥?他不想当,他俯首看着她:“你没哥哥吗?”
    她摇头:“没有,我只有弟弟和妹妹。”
    他笑了笑,没说话,褚恬以为他不愿意,追问道:“行吗?”
    闻骁又问她:“你为什么想要我当你哥哥?”
    “因为你人好,对我也好。”
    “就这样?”
    “就这样。”
    “呵呵……”
    “你笑什么?”
    “没什么,你想叫便叫吧,先睡觉。”
    “我不想睡觉,每天都在睡,我头都要睡扁了。”
    “那你想干什么?”
    这问题把她难倒了,她还真不知道跟他在一起能干什么,她瞪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看他,想了半天也没想到做什么。
    “等过几天,我带你出去玩吧。”
    她好奇,缠着他问:“去哪儿玩啊?”
    “到时候就知道了,快睡。”,他替她盖上薄被,就像哥哥那般照顾她。
    褚恬闭眼想江晨,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至于赵雷那个狗东西,让她受尽折磨流掉孩子,她便当他是个死人。
    闻骁安静地守着她,看着她的小脸出神。
    睡着的人好似又做梦了,她梦呓着叫“江晨”的名字,床边身形高大的男人很不高兴,锁紧眉心轻骂道:“没良心的女人。”
    又过了一会儿,她的额头上渗出一层汗珠,胸口剧烈起伏,嘴里喃喃道:“不要...别碰我...啊......”
    闻骁想:女人这是梦魇了吗?很快,褚恬就给了他答案,她双眼紧闭着,躺在床上手舞足蹈的,看起来很激动,她哭着嚷着叫梦里的人:“滚开...别碰我...呜呜呜...孩子...我的孩子......”
    闻骁看着不对劲,连忙叫她:“褚恬......”,连着叫了好几声,他才将人叫醒。
    褚恬坐起身,面无表情,双眼看着很呆滞,眼角有被泪水湿润的痕迹。
    闻骁坐到她旁边问:“你刚刚怎么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