晕死

    褚恬被疼醒,她的手指抓着病床上的床单,仿佛要把床单扯烂,汗水混合着眼泪一颗接一颗的从她额角流向耳廓,她开始痛苦地呻吟。
    “唔...嗯......”
    赵雷见了,又朝楚良吼去:“你轻点儿。”
    “让你安静点,听不懂人话?”
    也只有闻骁敢这么怼他,换做别人,他可能已经跟对方大打出手了。
    楚良听着女人的痛苦的呻吟声安慰道:“再忍忍,马上就好了。”
    褚恬疼得晕死了过去。
    再醒来时已是第二天下午,她没在意陌生的环境,只感觉脑海里全是昨晚的场景,感觉像是做梦一样,她觉得身体很疲惫,喉咙干燥得想喝水,她想起床,刚一动就惊醒了身旁的男人。
    “醒了?”,男人的声音很耳熟,当看到闻骁的脸时,她吓得一哆嗦。
    “你.....”,她的声音沙哑,哑到发不出第二个字。
    “是不是口渴?等我下。”,男人起身去了外间,没多久,他便又回来了,手里还多了个碗。
    男人端着碗喂到她嘴边,她咕噜咕噜几大口下去,一大碗水被她喝得一滴没剩,闻骁收回碗说道:“赵雷有事走了,我代他照顾你。”
    褚恬震惊得瞪大眼睛,她只记得昨晚清醒的时候,赵雷在她身上狠狠要她,然后她感觉到腹痛,后来发生的事,她便记忆模糊了。
    “你怀孕了,赵雷不知道,把你弄流产了,昨晚在楚大夫这里做的手术,因为怕你术后大出血,想让你多呆会儿,观察观察。”
    怀孕,流产,原来她腹痛是因为赵雷弄到了孩子,那孩子是不是没了?一些列的问题让她感觉头疼,她很难受,双手抱着头,闻骁看了后问:“你怎么了?”
    “头好痛!”
    “我去叫楚大夫,你等下。”,他起身去了外间,没多久,他就又回来了,后面跟着的还有楚良。
    楚良脸颊乌青,阔步走到褚恬床边,捞起她的手边把脉边问:“哪里不舒服?”
    褚恬不说话,男人在一旁替她回答:“她说头疼。”
    楚良没把出她身体有什么异常,放下她的手说:“没什么大事,身体已经在恢复了,你好好开导下她,我得去弄我的药了。”
    男人意会,对他颔首道:“您忙。”,随后坐到褚恬的床头安静地看着她。
    她不再说话,只是表情看起来不像之前那么痛苦,男人猜不到她在想什么,就开口问她:“在想什么?”
    “赵雷去哪里了?”
    “我不知道。”
    褚恬冷笑,随即又不说话了。
    昨晚手术完成后,楚良了解到她流产的原因把赵雷训斥了一顿,赵雷不服,对楚良大打出手,结果反被闻骁暴揍。
    当时的两人已是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闻骁指着赵雷的鼻子骂:“老子早就想揍你了,忍到现在是因为看在你媳妇儿的面子上,你别不知好歹。”
    “呸!谁要你忍?”
    “很好,你不是不服?来,老子今天非要打到你服为止。”
    说着,两人就又干到了一起,谁也不怕谁,谁也不肯让谁,最后,两人身上都挂了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