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医

    “小甜甜,安静点儿。”
    那男人听到他这边的响动,借着月光朝他看来,他看得不真切,出声询问:“谁在那里?”
    赵雷觉得这人声音耳熟,快速回复道:“我,赵雷,你谁?”,他朝他走近,男人高大的身躯就立在不远处,手里捏着根绳,绳的另一端套着二哈,二哈伸长了舌头望着赵雷吠。
    男人呵斥二哈:“让你安静点儿,听不懂?”
    赵雷又走了几步才勉强看清:“闻村长,是闻村长吗?”
    闻骁刚才没注意,此时看到他怀里还抱着个女人,他不悦地蹙眉:“大半夜不睡觉,跑这儿干嘛?”
    “闻村长,我媳妇儿流了好多血。”
    “你干什么了?”
    褚恬呓语着:“疼...肚子好疼......”
    赵雷觉得难以开口,但还是说了出来:“我...我也不知道,我们只是在行夫妻之事,她就...就流血了。”
    闻骁眼睛瞪得像铜铃,看了眼他手上的女人,没时间问他细节,恼怒道:“还不快去镇上找大夫。”
    “走,这就走。”
    “跟我去取车,你这样走要走到什么时候?”
    “诶!”
    两人大步流星的走了一会儿,到了他住的地方,他转身说:“等我会儿。”,他牵着小甜甜进了房间。
    赵雷站在院子里,感觉怀里的女人体温还在消失,就连呓语的声音也没有了,他急得大喊她的名字:“褚恬...褚恬......,你可别睡啊!”
    怀里的女人没了反应,赵雷吓得汗流浃背,他朝闻骁的房里望了望,想催促又不好意思催促,不过没多久,闻骁就出来了,手里多了串钥匙:“她怎么样?”
    “我喊不应她。”
    “快上车,再耽误下去要不得。”
    “好!”
    闻骁坐上桑塔纳驾驶室,这辆车还是他从省城家里开过来的,平时偶尔才会用,赵雷抱着褚恬坐到后排,他感觉手比之前还湿黏,他害怕的喊怀里的女人:“褚恬,你不能再流血了,再流下去,你会死的。”
    闻骁回头看了看问:“什么情况?”
    “她流了好多血,怎么办?闻村长?”
    能怎么办?他只能猛加油门,赵雷明显感觉到车速加快。
    褚恬躺在赵雷的怀里毫无反应,她的双眼紧闭着,能听到他模模糊糊的声音。
    乡村的路坑坑洼洼,一路颠簸了二十多分钟,才总算开到镇上,这个时间,镇里的门面全都关着门,只有少数的还亮着灯,整个街道安静得很,闻骁将车子停在那个大夫的诊室门口,然后下车去敲门,赵雷跟着下车抱着褚恬站在他身后。
    “楚大夫,楚大夫在吗?”
    门内传出一道浑厚又响亮的男音:“谁啊!”
    “楚大夫,快开门,救命!”
    “来了!”
    没一会儿,门开了,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他姓楚,全名楚良,这些人都叫他楚医生,他看着他们着急地问:“谁病了?”
    赵雷抱着褚恬走上前:“我媳妇儿病了,楚大夫,  您快看看她到底怎么了。”
    夜色太浓,楚良并未看清赵雷怀里的女人,只说:“先进来吧!”
    他走在前面,一群人跟在他身后,进了里面的房间后,他指着一张白色的床道:“放这上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