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血

    赵雷翻身侧卧着,用手支起脑袋,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嗤鼻道:“我看你就是,除了想男人你还会想什么?”
    她眼神闪躲,费力的吞了口唾沫:“没...没想什么,你睡吧,我保证再也不影响你。”
    他可不想睡了,他看着她起伏的胸脯将手伸了过去,褚恬吓了一跳,想躲,却被他用力拽住衣角。
    衣服被掀开,他的手从她的小腹往胸口上移:“躲什么?老子不能碰你?”
    褚恬不敢反驳,她害怕,怕他打自己,看着他用温暖的大手握住自己的奶子,她不由得哆嗦了一下,赵雷坏笑,加重力道。
    她的身体紧绷着,呻吟溢出口腔:“啊...嗯......”
    男人揉了一会儿后,捻起她的乳头玩弄,乳头肉眼可见的硬了,赵雷兴奋道:“你奶头儿竟然硬了,转过来,给老子吃几口。”
    说着,就开始掰她的身体,她害怕,但又不敢不配合,转过来之后,赵雷一口咬住她的乳头猛吸,一边吸了又换另一边。
    “啊...好疼......”,她疼出一身冷汗。
    赵雷不管不顾的吸着咬着,身下的鸡巴翘立着,顶着她的小腹,他翻身而上,像奔赴战场的将军一样,握着鸡巴直直的插入她逼里,纵横驰骋。
    他毫不怜惜地在她小穴里出生入死,褚恬感觉比以前任何一次都疼,她呻吟着喊身上的男人:“啊!赵雷,我疼!”
    “谁让你逼咬这么紧?”,男人不但听不进,还边插边拍打她的阴阜:“小逼放松啊!夹那么紧干什么?”
    “啊...啊....”
    惨叫声在卧房里响彻了许久,褚恬疼得好像看到了江晨,小穴里流出一汩汩鲜红的血液。赵雷肏干着,感觉身下不太对劲,鸡巴抽出一些,他看到女人的屁股下好像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他用手去摸,然后看清了那是什么,他不再抽动,抽出鸡巴在褚恬头顶问:“你那个来了?”
    她摇头,感觉身体很冷,她抱紧自己,嘴里喃喃道:“江晨,我肚子疼。”
    赵雷没听清,俯身看着她问:“你说什么?”
    褚恬感觉越来越冷,赵雷去搂她,发现她身体特别的凉,他害怕得问:“你怎么了?”
    “疼...好疼....”,她的声音很小,小到赵雷听不清,他将耳朵贴近她的嘴巴才听到那个“疼”字。
    “怎么回事?”,赵雷自言自语着,看到她身下流淌的血液,他慌了,连他自己也没发现他的手在抖,好在他还有一丝清醒,他连忙给褚恬穿上衣服,然后给自己套了个裤衩,连衣服也没穿,就抱着褚恬出门,村里没大夫,又是晚上,他抱着褚恬想着去镇上,可是这里离镇上好远,但他没办法,如果不管的话,这个女人说不定会死在家里。
    离开院子,又走了一段路,他发现怀里刚刚还在呓语的女人身体越来越凉,他急得口无遮拦:“你可别死啊!”,接着,他听到附近传来一阵狗叫声,同时还有男人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