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5解离症与A同学(上)

    今天下午和朋友聊天时,她发了这句话,让我恍惚间想起身边许多人都曾经讲过类似话语。
    他们会抱怨着为何我总是一副无所期待的坦然感,面对重大事件也好像满冷漠的,反而一些极细碎的生活细节能让我轻易把眼泪流干。
    我比他们更加想要解开答案,却在每次追根溯源探索时令自己坠入黑暗,一种人生再也不想进入的堕落与黑暗之处。
    试过催眠和一些心理干预方法,最终都以无效告终。
    在这些方法之前,我从小都有通过梦境拼凑的方式去寻找自己的习惯,本身高敏感,其实很难于日常纷杂世界的信息洪流中让自己保持平静,到了梦里才有片刻喘息。
    那些光怪陆离的梦里,总能找到一些醒着时无法被捕捉的细节。
    讲frank的内容时,我说起自己梦到自己赤裸裸活在世界上,其实过去无数日日夜夜我都在做类似的梦。
    梦到自己突然站在大街上,似乎是解离后回归清醒的状态,全身赤裸裸走在自己熟悉的地方,迎面走来的全都是认识的人,他们笑着和我打招呼叙旧,似乎我与他们一样,像个正常人。
    我假装一切如常,想要为自己找片蔽体之物,却没有任何人或地方能给予,这种情境使内心濒临癫狂,想要死去而不能。
    直到终于在某刻哭着醒来,回到人间。
    这个事情没告诉母亲,我害怕她说出能把人戳出血洞的话,将我本就破碎的灵魂丢进粉碎机里磨碎,沤成农业肥回馈自然。
    最开始这种状况持续三年多后,我意识到自己必须寻求专业帮助,初中毕业的暑假间隙拜托同学陪我去看了人生第一次心理医生。
    但可能是磁场不和吧,前面两位都是偏严厉长辈型,不能很好站在一个完全无个人色彩的角度去评判和处理来访者的情况,导致我产生应激反应,没办法把咨询顺利做下去。
    (有一说一,国内心理学发展真的挺拉,很多医生1000+的时薪还只会怼着原生家庭疯狂输出,不能很好注重患者感受,本来心理就很脆弱,还要花最贵的钱挨最戳心窝子的骂,病情雪上加霜。)
    换到第三个医生,终于遇到位聊起来比较温和的,他见我每次都一个人来,鼓励我下次可以带自己的家长来一起做咨询。
    我苦笑着喝了口温水掩饰尴尬。
    之后一段时间里,睡得安稳些许,又尝试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解压,那时候好像流行十字绣,我绣了个卡通娃娃的抱枕,生日送给同学当礼物。
    还有泥塑,本来要做杯子,玩着玩着泥巴甩飞出去,我笑到停不下来,改成捏了个碗。
    开学后一切闲适和愉悦感归于平静,展开集体生活。
    没过多久,出现的霸凌事件又把情况打散回原点。
    班里女生A组成小团体,性格家世都比较强势,欺负她看不顺眼的男生女生。
    讲真,我觉得我们班男同学居然脾气好到给她一个女生这样恶意欺负,也不反击。
    男生们还会排斥被欺负的那个男生。
    和我有一些交集的同学接连都被欺负和拉拢了,相当于棒子加甜枣的套路。
    而且她们不敢明着欺负别人,怕被学校老师发现,要么冷暴力,要么拉到厕所等没有监控的角落,痛击腹部轻易看不出伤痕的地方,剪断对方内衣带之类的阴暗手段,我有几次去厕所听到女生在里面大哭,都不敢过去。
    我开始频繁做更可怕的恶梦。
    有次梦到自己被肢解,醒来吐一地。像这样的地狱绘图不胜枚举,也不想再回忆了。
    当时听到那个女生的声音会应激到手抖。
    但很奇怪的是,她从来都没有欺负过我,反倒是开学之前到学校报道那天,她约我出去吃饭,当时感觉她人不错,聊得投机。
    结果没想到后来发生这种事情。
    有一个女生实在受不了,很快转走。
    我试过强忍着恐惧去劝她不要跟那些人一般见识,做点喜欢的事情多好,她笑笑说我不懂那些SB有多蠢。
    (不能直接骂她霸凌别人,做事歹毒,这么说我怕我自己也有危险。)
    试了很多方法,然后才发现,原来我帮不了任何人,甚至有些人还会嘲笑我懦弱,自保都难的情况下还想救别人。
    无力感侵袭占领了我的意志,好像精神脱出般看着他们在吵吵闹闹。
    后来某天,其中一个被霸凌的女孩整节课没回座位,我当时心里隐隐有种不好预感,跟老师说肚子不舒服,从班里跑出来到处找她。
    上课时间找起来比较容易,很快在厕所发现她。
    她拿着裁卡纸的美工刀正欲自残,被我好说歹说劝住了。
    结果莫名其妙,那周末她联合另一个女生在qq空间把我骂了狗血喷头,说我跟所有男生都睡了,和那女生也睡了,他们才不欺负我。
    我一边刷新空间看这些肮脏言论,一边回想过去这段时间的种种,内心寂静。
    关上手机前,定好了第二天上学的闹钟,在第二天到底是吃加培根的蛋饼好呢,还是吃火腿芝士三明治呢的纠结中入眠。
    再醒来,我已经躺在病床上。
    保姆阿姨看我醒了,问要不要喝水吃东西。
    我张了张嘴想说话,忽而意识到自己嗓子似乎灼痛不已。
    喝水润了润喉咙,稍好些,开口仍是嘶哑的。
    问她我怎么来医院了,保姆阿姨没有直说,只说我身体不舒服,所以送来住院几天观察。
    我听着她的话总觉得不太对劲,试探几次都不肯透露,只说让我好好休息和吃药,好得会快些。
    平时哪有那么容易请假,除非发烧烧到39、40这类比较严重的症状,一般情况下,身体再不舒服,我妈都不批假,让我坚持上学。
    这次直接请了一周。
    再就是药物问题,吃了之后整个人昏昏沉沉,一天24小时恨不得睡25,根本聚焦不了任何精神做事情,醒着也像梦游。
    隐约感觉到是精神方面的问题,随着时间流逝预感愈加强烈。
    住了三天,医生看没什么大碍,让我出院回家调养。
    回到家其实也无事可做,吃药、看书、玩手机,也不准我出去乱逛,闲得过于无聊,保姆阿姨更是寸步不移守着我,被人盯得怪心烦,情绪由于药物限制,就好像被扼住喉咙一样,无法抒发出来,只感到困倦。
    周五下午,我同桌童童和A代表全班来看望我。
    老师本来只是让童童过来送笔记,A听说后自告奋勇陪同前来。
    童童没有被A欺负过,但也被恐吓过。那天从进门到离开,她全程和A保持固定距离,身体看着也有些僵直。
    A肯定能感觉的到,完全不在乎,甚至眉梢上略带得意。
    她带了蛋糕来,说是病中容易口苦,吃点甜的会好些。
    保姆阿姨真以为A是什么柔情蜜意的好女孩,连连夸她心细体贴,和我关系一定很好,让我们多聊会,她去切蛋糕。
    其实我看到A的瞬间,两边太阳穴就开始狂跳,痛楚逐渐蔓延整个脑袋,她的一颦一笑都像野蜂飞舞的狂乱指法,打在我的脑仁上,加上药物作用,好像被人用棉被裹起来套进麻袋,再让几个人用乱棍击打的感受。
    意识中有股狂躁,不断刺激我要做什么事情出来,当下只好把注意力尽可能放在童童和她们谈论的事情上,暂且压住那股邪火。
    童童说完老师交代的事情后,又讲了讲学习笔记里的需要注意的内容,A就在旁边坐着,安静听我们交谈。
    等到笔记内容也聊完,一时之间陷入沉寂,能看出童童此刻状态很紧张难受,也谈不上闲聊两句。
    此时,保姆阿姨端着蛋糕和果汁进来,让我们先吃点,等会晚上留下来吃饭,她多烧几个菜,正好今天买的鱼很新鲜,炖汤补一补,对我们这些正值用脑学习年纪的孩子很好。
    童童借势站起来,说今晚家长让早回去,虽然已经跟爸妈报备要来同学家,也不能多留。
    我想她在这里也是难做的很,不如早点脱身比较好,起身准备送她回去。
    A按住我,说病号要多休息,她替我送童童。
    似家中常客的熟络感,不免让人觉得非常怪异,连保姆阿姨的眼神中也闪过一丝疑惑。
    A出去几分钟又回来,坐下来看我还在盯着她看,问我怎么不吃蛋糕,试试味道。
    突然有种食难下咽的感受。
    她以为我病中缺乏食欲,没再劝,自己一小口一小口吃着,状似不经意间说起骂我那两个女生的事情。
    A起初并不知道那两个女生骂我的事情,她们屏蔽掉A和A联系比较密切的一些人发的,并且料定我是个不敢怎么样她们的人,最主要是我也不会跟A说这件事。
    第二天第三天A发现我没来,从老师那里得知我生病请假,还住院了,她问了问我周边的人,其中有个男生和隔壁班认识那两个女生的人相熟,说我被她们骂得很惨,可能请假和这件事有关。
    她借来手机看完那些言论后,火冒三丈,下课后就把她们堵在厕所打了一顿,A还违背自己不打人脸的原则,扯着头发哐哐给了对方好几个耳光。
    说到这,她还拍了拍我的手,说不用担心,那两个XX已经被收拾过了,以后见到我都会夹着尾巴走。
    我十分震惊看着她,手又开始控制不住地颤抖。
    她以为我还害怕那两个女生,拿出手机给我看相册里,那两个女孩被打耳光,脸上带着红印道歉的照片和视频,A说可以传给我,保证以后这两个人不敢怎么样,如果我还觉得不开心,等我回学校,可以让她们亲自给我道歉直到满意为止。
    灵魂好像突然被某只恐惧的大手攥住,接近于粉碎,这种可怕感受限制了语言和行动,令我僵直失语。
    而害怕被看出破绽的我,又不得不装作不害怕,吃起了蛋糕。
    平时细腻甜美的味道,此刻更像某种藏于石膏泡沫间的剧毒之物,被一口口吞入腹中。
    我意识不到自己是如何咽下去的,似乎嚼都没怎么嚼,这样连吃了两大块。
    A看到我吃了这么多,还以为是委屈被解开之后胃口大开,说下次帮我带另一个口味的,比这款更浓厚好吃。
    不一会儿,A的电话响了,她皱着眉头接起,对着我比了比出去的手势,走到房间外面说。
    似乎是她父母打来的,叫她回去有什么急事。
    等她再走进来的时候,面带不悦,对我说不能留在这里晚上吃饭,要回去一趟,之后有事qq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