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7今日随笔

    最近贪食油爆虾热气上涌,又赶上秋冬换季,引出陈年的支气管炎,整日咳个不停。
    倒显得脸色好上许多,嘴唇有种不点而朱的既视感。
    可也不算什么好事吧,每次对着镜子端详起这种气色,总让我恍惚间想起过去因肺痨去世的姨妈,临终前那张泛着无力感的红唇粉面。
    那天她回光返照时,昳丽面容像只振翅欲飞的粉蝶,萦绕于那一刻永恒。
    以至于很长时间我都在思考其中所蕴含的宿命感,精神与肉体上家族遗传的许多事物特质。
    后来的后来,每当我回忆起她,便会做类似的梦,或是《长恨歌》里开头结局女人躺在床上垂垂死去的场景,或是一只粉蝶飞来飞去,最终落在汉白玉墓碑上。
    写东西之前我都会燃上一根檀香。
    气味悠长而富有层次感,能使人心宁静。
    这两天疫情防控放松些许,紧赶慢赶把工作和朋友见面等各种事情都搞定得差不多。
    怨这张开了光的嘴,之前说电脑幸好没中病毒,结果前天早晨MacBook严重扑街,送修要好久,气得我直接闪送台新的回来继续施工。
    除此之外一切都非常顺利。
    没事的时候躺床上刷刷朋友圈,该结婚的都结婚了,没结婚的都在订婚,好像这两年大家扎堆似地往围城里钻,即便是没什么结婚心思的,也在嚷嚷着谈恋爱。
    八月份老友聚会,就我和嘉成没对象,这一堆没良心的喝多了开始起哄撮合,我心里白眼翻山越岭翻过长城,面上还得笑嘻嘻怼他们,嘉成一看就是gay好吧,午夜凶铃的那种。
    事后赔罪都说要介绍优质男给我,我直接制止他们“你们可打住吧,我还不想英年早婚,快介绍天菜帅哥给老娘”
    谈恋爱哪有搞事业香,我自己是不打算30之前结婚的,如果到40还没遇到想结婚的对象,可能就会去领养个娃直接跳过择偶这part。
    或者大概率地一直单身下去。
    有个情人也不错,打发打发时间,等到老了和自己朋友们到处旅旅游,在加州海滩晒到饱。
    说什么来什么,刚刚miss张介绍的小帅哥打电话请我吃饭。
    miss张跟艺术圈走得比较近,她本身也是做模特资源出身。
    上次聚完,她怎么说也要组局介绍几个帅哥认识认识,我说我耍嘴炮的你还信,她一脸无语“你得了吧你,搁那装庙里坐得跟人一样,不知道还以为要出家了,谁信啊”
    大概溜了几轮她组好的局,加好微信才肯放过我。
    虽然是好意,不过确实没有我很喜欢的长相,现在模特多数偏厌世脸or气质独特的类型,尤其身形相对瘦削,我不是很喜欢这类锋利的少年或男人。
    大家嘻嘻哈哈吃一顿饭也就了结了这场萍水相逢的缘分。
    唯独有个长得很像锦荣凤小岳的新疆男孩断断续续直到现在还给我发消息。
    他确实令我印象深刻。
    第一次见到他本人和后来在朋友圈看他的作品时感受非常不同,镜头里的他有种干净的清冷感,混合中欧人的深轮廓,看起来像是神父预备役,也因为这种干净,当很多张类似的脸混杂到一起时,其实是不上相的,淹没于花海之中。
    而他本人,作为真实人类来看,则带着一股天然撩人气场,笑起来和喉结滚动的瞬间非常性感。
    脸上也没有像镜头里那样过于棱角分明,反而柔和圆润。
    那天他低声用维语清唱了一段家乡小调,刚起调整桌人就被他的嗓音迷住,仿佛在轻轻诉说着额尔齐斯河畔的宁静,唱完他还不好意思地讲自己唱得不好,耳朵红得仿佛要滴血。
    被喊着送我回酒店时,他全程一言不发地沉默着,看起来平时是个有点社恐的男孩。
    到酒店门口本来要下车送我,我说不用麻烦,正好顺便溜达溜达,透透气。他转而在关上门之后摇下车窗,冲我挥了挥手,眼睛里映射着周围的灯光,像是一串串流星划过。
    那一刻我的心突然变得很柔软,被风吹起的棕色长发让他看起来像只刚运动完的大金毛,令人忍不住想揉揉他的头。
    再后来,我们就变成偶尔聊聊天,朋友圈点个赞的关系。
    miss张为此还吐槽过我,为什么不直接给他斩于马下?
    我说你可能对我有什么误解,我又不是Samantha,哪来的狗胆包天玩419,何况人家看起来对我没什么意思。
    此时正好有个他们公司特别高挑,小鹿脸,漂亮到像精修过的模特路过我们,我下意识屏住呼吸一直看着她,直到消失于我们的视野。
    miss张拍了我一把,努努嘴说,看见了吧,我们公司销冠。
    我(满脸渴望):“有机会把漂亮妹妹介绍给我认识!”
    她凑过脸来,小声说这个女孩是艾沙之前的暗恋对象。
    我满头问号,艾莎?“do  you  want  build  a  snowman?”里的艾莎吗哈哈哈
    可能是纯粹被无语住了,miss张打开手机给我翻出来艾沙的微信,我一看,哟这不是新疆男孩吗。
    原来是他名字太长,大家改叫小名艾沙。
    他俩的八卦其实很短,简单来说,艾沙和漂亮妹妹大概同时期签进公司,都有过一段沉淀期,漂亮妹妹事业起飞后,艾沙因为个人形象卡在走秀大片类和商务型中间不上不下,定他的甲方比较少,事业差距逐渐变得越来越大,两个人虽然有点子暧昧,经过时间和生活的冲刷也已经渣都不剩。
    在这里我就不说漂亮妹妹是谁了,认不出来或认出来对当事人都不好。
    以后如果讲到一些比较重要的人事物,也会换名字的。
    重新让注意力回到艾沙身上。
    他业务能力还是可以的,一个月能接到几单不错的工作,问题是随着时间流逝,过了模特黄金周期,很容易就会被喜新厌旧的模特市场抛弃。
    针对这个问题他也在想办法,开发别的事业,比如做做自媒体账号呀,攒钱看看能不能搞点生意。
    不过眼下疫情和经济下行程度比较严重,开店什么的基本是钱打水漂连个水花都见不到的。
    也就因此闲了下来。
    今年上半年被隔离差不多3个月,房租要付,积蓄持续减少,他第一次萌生退圈回新疆的想法。
    跟经纪人说明情况之后,经纪人考虑到他确实模特生涯的上升空间有限,在这里干耗也不是事,可能还真不如别耽误时间,回家早做打算。
    于是讲好让他慎重考虑,如果真的决定不做模特,之后的事情到时候找老板协商。
    他目前为止还没有给正式答复。
    艾沙确实很想留在上海,如果真的要以现实角度来分析,他再做十年模特,扣除日常开支剩下的积蓄,恐怕也买不起一个厕所。
    听起来好难过。
    我拿起旁边笔筒里的签字笔,随意在吃剩沙拉下垫着的餐巾纸上写写画画,试图寻找一点头绪。
    好像也没有,我没什么能帮他的,更谈不上什么交集。
    作为一个独立的人,恐怕也不会希望别人因同情怜悯而给他什么好处。
    想到这我起身去茶水间给自己弄了杯咖啡提神。
    出来时miss张已经离开座位,可能是有别的业务要处理吧。
    打开微信翻着翻着就找到了艾沙的朋友圈,最后一条是半年前在家做了大盘鸡,旁边配着家里狗子舔嘴馋哭的表情。
    我破天荒主动发了句你在干嘛,大概两分钟后他回我一张正在上妆的严肃模样。
    唔......帅哥谁不喜欢呢?
    所以我们顺理成章变得比之前稍微热络了一些。
    偶尔一起出来吃饭。
    刚刚从外面回来,跟miss张、艾沙,还有几个不太熟的朋友吃火锅,我身体不舒服逃过重辣锅一劫,菊花暂时safe。他们商量之后改去吃潮汕火锅,牛肉就不说了,手打牛肉丸真的超级惹味鲜甜,QQ弹弹,还有那个响铃卷也吸饱汤一口爆汁。
    吃完大家各回各家没有第二趴,这两天疫情又反复上头,都怂得很不敢到处乱玩,感觉像是跑毒,可能下一步考虑是不是搬到江对岸的酒店去住。
    我觉得自己有必要开发点新兴趣来填补时间缝隙,不然有时候猛地一停下来,真的不知道要做什么好。
    哦对,过几天我们要去某个朋友家里的山头体验农家乐。
    因为他家真的有几座山,所以我们管他叫山大王哈哈哈。
    山大王和他老婆的爱情故事也很搞笑,下次讲给你们听!
    顺便碎碎念一句,大家可以版聊留言呀,你们的支持也会让我发愤图强码字的;)
    想了想大众可能想听什么,明星八卦我也知道一些内容,只是不能明讲,好怕被告hhhhhhh(隐晦一点讲是可以的)
    其实他们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光鲜,也是普通人啦,有七情六欲。可能不会像故事里造神那么好看,但确实有其精妙之处。
    好啦,我先去忙咯^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