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初遇

    10月6号凌晨
    很难想象我为什么要开始在一个18禁平台写自己的日记?
    这个问题也是我反复不断问自己的。
    大概是最近因为疫情反复而待在屋子里太无聊了吧,尤其是住在酒店,真的是想去哪也不方便。
    去哪都要48小时核酸。
    之前有想过飞回LA,或者干脆去伦敦住一阵子,后来也是考虑到疫情问题,暂时搁置了。
    国外生活其实比较简单吧,没有太多复杂的操作,各个行业发展趋势也没那么迅猛,导致回国两眼一摸黑,虽然也会用支付宝微信什么的app,很多事情也都要从头学起。
    第一个就是关于梯子,熟悉内地的人都知道,大陆有网墙,是不可以随便登录很多国外网站的,ins,YouTube,Netflix,等等一系列软件都是。
    现在手机都是傻瓜操作,使用越来越简单,让我一度有种“哦原来我从电子白痴好像成了熟练工”的沾沾自喜,结果没想到一回国登不了ins直接傻眼。
    问朋友才知道要梯子才能翻,对着手机电脑一通操作猛如虎,啥也不是,好几天没上网也弄明白。
    最后是第四天还是第五天,网上搜了一通加速器,每个都试了下才成功。
    后来跟朋友说这件事,他们说我也是运气好,万一下到病毒,电脑歇菜哭都没处哭去,这疫情谁给你修?
    说的也是,就当我傻人有傻福吧。
    其实梯子这东西很早就有,最早我在内地生活的时候也听过,不过这玩意就像传说中的小黄网一样,到底我没弄清在哪,网址是什么,或者怎么上。
    总不能去问班里的男孩子吧。
    那真的是太奇怪了。
    总之,在我心里它的神秘色彩直到我出国之后才被揭开。
    你们有听说过下飞机第一件事是直奔酒店,放下行李就打开电脑搜porn的吗?
    没错就是我哈哈哈哈;)
    也不是急色,就是太好奇这类事物的存在了,以至于这些事物在心里披着一种神秘色彩面纱。
    但是答应我不要乱搜.......
    真的会后悔的。
    我当时英文也没有好到熟知所有十八禁词汇,乱搜一通,结果点开某个页面,
    “肛交”
    真的会谢。
    你能想象一个对性爱有美好期待的花季少女点开黄色网站,结果跳出一张肛交porn海报吗?
    而且欧美黄片一般都不讲究朦胧美,弄得姿势和场景看起来都非常可怕。
    当时立刻合上电脑屏幕的我感觉内心某个角落崩塌了。
    那天晚上接风宴上,做东的叔叔阿姨照顾我的口味,特地点了一道红烧肥肠。
    它不是红烧肥肠啊,它是杀人诛心!杀人诛心!
    好吧,它拌饭还是很香的。
    搞得我现在想吃肥肠了,可惜半夜没得吃。
    话说回来,给我接风的叔叔阿姨还是挺好的,后来我从LA搬去纽约时,他们还帮了不少忙。
    这些年断断续续有回去看他们,14年冬天还一起去新西兰滑雪。
    一晃也多少年过去了。
    偶尔听他们说起过去和我妈妈一起念书时的趣事,
    唔.......不知道怎么说,他们觉得我听到关于父母故事才害羞不说话的。
    其实只是发现原来了解自己母亲的程度,甚至不如她同窗的同学,为了不暴露自己的无知而沉默。
    暂且保护自己的真心和尊严。
    抱歉,可能因为回忆连着回忆,所以延伸到了这里。
    又想到最近不能做爱而更难受了。
    md,玩具哪有人好用。
    关于情趣玩具的一点碎碎念。
    感觉很多情趣玩具的设计根本就没有从女性视角思考过,或者干脆就是连个乐子都不给我的劣质产品。
    之前跟风淘宝买了几个网红款,试用完我脑子里就一个表情包
    “日你妈退钱!!!”
    还有那些金属器具,emmmmm除非有跟钢铁人做爱的性癖,不然还是算了。
    有热水热毛巾泡也会很硬。
    硬到你感觉放进去的瞬间会碰到周边骨头。
    或者有种会宫寒的预感。
    如果不是工作日渐忙碌,谁不愿意谈个缠绵悱恻的恋爱呢。
    想起某个夏日,可乐兑威士忌(不喜欢酒味贼难喝),喝完人就半晕趴在桌子上,被frank掀起裙子来舔下面的时刻
    当时好晕啊,想起来又想有点想吐,挣扎了一下,就被他按住腰,说让我不要动
    我当时不知道怎么就突然想笑,哈哈哈停不下来
    他舔的过程中,有时候鼻子会轻轻蹭到旁边敏感的位置,一股暖气流划过让人不由自主缩阴。
    我看不到后面更敏感了,只好乖乖趴在桌子上让他舔。
    他好慢啊,跟猫舔毛似的
    也不因为我笑而怪我煞风景,就那么温柔地舔吸,把我舔到不笑,舔到哭出来。
    以至于后来想到恋爱这个词,我总会回忆起那个下午他的温柔。
    想起他是第一个这么温柔对我的人。
    想起这个世界原来不总是那么多残酷的大人对待孩子的态度。
    突然不想写了,今晚就这样带着他的温柔入梦吧。
    希望能梦到他来拥抱我。
    我会给他最深最深的亲吻。
    晚安sweethe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