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疯子

    谭栀微笑着,抬眼看过去。
    她的神情没有半点儿变化,纤长卷翘的睫毛未曾眨动,甚至连嘴角都保持着微微上扬的柔美弧度。
    用一种观望白痴的眼神,仿佛方才那番话对她而言没有丝毫威胁性。
    与顾奚柠预料完全不符的状况。
    谭栀根本不畏惧她的这张“底牌”,甚至可以说全然不在乎,就好像照片里的人不是她一样。
    毫无瑕疵的雪色肌肤。
    真漂亮啊。
    顾奚柠禁不住看呆了眼。
    目光发直地盯着谭栀的脸,顾奚柠渐渐落入下风,乍然没了开口时的底气,阴狠的笑容也从她的脸上消失,只剩下毫无生机的怔忪呆愣。
    为什么?
    为什么她不害怕?
    难道谭栀这个人根本不在乎自己的名声吗??
    顾奚柠突然看不懂了,她发现自己看不懂面前的少女。
    谭栀那根本不是一个正常女生应该有的反应!她应当一瞬间惊惧交加,羞愧到无地自容,用难堪的哭腔不断求饶——
    而不是,
    眼神明亮,笑得那么好看,就和一个雕塑做的假人一样。
    大概过去十几秒左右。
    只见,假人终于有了动作。
    她一只手仍抱着保温杯,腾出一只空余的手,慢慢朝前伸出,看举动是想去拿几乎贴到她眼睛前的手机。
    手臂一颤,顾奚柠条件反射地缩回手。
    但刚缩到一半,好像意识到什么,立即强撑着笑起来,又很干脆地把手机塞进谭栀手里。
    顾奚柠表情兴奋,一副又占据了上风的神情语气:“谭栀,你怕了吧?要删尽管删呀,反正我还有备份!”
    “……”
    就没见过如此喜欢自暴的反派。
    谭栀没多理会顾奚柠,只不过刚才对面手伸得太长,屏幕离脸太近,她一时看不清照片具体是什么样的,想将手机移开一些距离看清楚而已。
    既然对方把东西双手奉上,她当然不会和她客气。
    指尖飞快在屏幕上滑动查看,谭栀无声垂眸端详,似乎正在用她自己的手机一样,眸底划过一张张模糊不清的照片。
    果然,和她想得一样。
    连哥哥的正脸都没拍到。
    光线太暗,两道人影交缠,除了一两张女生裙摆掀起的大腿白得显眼以外,最多只能看出是穿着本校服装的学生。
    这些偷拍照片根本没有一张能用的。
    谭栀将相册一直滑到尾,发现,里头除了偷拍她的照片以外,就只剩下顾奚柠自己的美颜自拍,以及……哥哥在论坛上广为流传的几张网图。
    看到这里,谭栀情不禁嗤笑一声。
    想一想也是,顾奚柠甚至都没瞧出来,和她做爱的人就是江宴年。
    如果,让顾奚柠看清楚,她暗恋许久的男生和最讨厌的女生偷搞在一起……
    那必定,不会有兴致同她在这里闲扯。
    里面的照片一张没删,谭栀把手机交还给对方,她脸上笑意不减,只吐露一句话,认真的语气:“你这些照片还不行呢。”
    “哈?!”顾奚柠瞪大眼。
    谭栀笑得随心所欲,眼角眉梢却隐隐透出一丝挑衅的意味,不紧不慢地对她说道:“面容很模糊,认不出来是我,就算发出去也只会是泼脏水性质的造谣。”
    “既然你要曝大新闻,就要曝点儿有用的石锤,才能把所有人都震住呀!”
    她将被风吹冷的手收回袖子里,用杯壁温暖手指节,格外语重心长地叮嘱对方。
    “下一次,记得拍清楚一些。”
    “至少要能看清两个人的脸。”
    顾奚柠愣在原地,身体完完全全僵住,耳朵被寒风冻得发麻。
    她不敢置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谭栀她、不会是疯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