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课做爱(高h)

    由于过大的动作幅度,谭栀的小腿不慎踢到放在边上的黑板擦,讲台上的用具“啪”地一声砸落在地面,眼前顿时荡起一层白色的粉笔灰粉末。
    蓝色的校裙裙摆也蹭上不少白灰。
    谭栀背对着江宴年,一条细腿高高压在讲台桌面,放在地上的脚尖则微微踮起,她的双手慌忙抓住讲台边缘凸起的桌角。
    眼睛逐渐适应了黑暗,她能模模糊糊看清眼前排列的桌椅,桌前有学生零碎遗落的几本课本和试卷。
    二人视野正巧对着后黑板扳正书写的“道德课堂”几个大字。
    而他们眼下正做着最违背道德的事情。
    是血脉相连的兄妹,又是未成年的高中生。
    江宴年默不作声,手指指节抵上了紧贴着少女阴阜的纯棉内裤。
    因为渗出些不可说的湿意,内裤严丝合缝勾勒出耻丘丰满玲珑的形状。
    他就着那道缝隙,指间肆意地揉弄了两下,便将内裤往旁边用力勾开,露出潮湿颤抖的花穴穴口来。
    热乎乎的肉棒顷刻怼上水软紧致的小嫩穴。
    没有任何前戏。
    剩余时间很紧迫,他也没有时间可以做前戏了。
    江宴年一手压制妹妹纤薄的腰身和脊背,另一只手掌从她衣下抽出,掐住她抬高的那条大腿,让腿间粉粉的小肉缝尽量打开到最大程度。
    “哥哥……!”
    谭栀蜜桃般的臀部欲拒还迎地闪躲。
    “不、等……先等……啊啊!!”
    然而,下一秒,身下宛若撕裂的痛意将她抗拒的话音打断。
    哥哥竟然直接就插进来了!!
    谭栀瞬间疼得直抽气,眼眶周围立刻生理性地红了一圈,喉咙里发出软软糯糯的痛苦呻吟。
    小穴内刚开始分泌的汁水并不太多,幸好有避孕套上的一层润滑液,否则下面一定得撑裂开不可。
    “嗯……哥哥!呜啊……啊……不!!”
    她的手指死死扣着桌角,瘦削的指节因用力泛出青白,下体还没来得及适应被肉棒贯穿的感觉,就在一阵鲜明袭来的疼痛当中,被迫迎接少年凶猛又激烈的抽插顶送。
    这一次,江宴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冷漠。
    浸在阴影中的淡色眼眸毫无情绪波澜,唯有跨间前挺的动作粗鲁又凶狠,全然是在单方面发泄积攒的欲火。
    他的欲望已然压抑了太久。
    是以上来就是大开大合的肏干。
    无论她嘴里叫喊得多可怜,发出断断续续的呜咽声,掉下来的眼泪啪嗒啪嗒砸落在桌面,被压迫的小腹腿心疼得直抽搐,江宴年也没有半分想慢下来的意思。
    肉体暧昧的碰撞声在空荡荡的教室里似有回音。
    连讲台桌都被撞出“吱呀吱呀”的抗议动静。
    低沉的喘息声和女孩的哭吟交织混杂,即便是在昏暗当中,场面也相当淫乱香艳。
    谭栀的小穴里又紧又热,江宴年肏得很舒服,也很习惯。
    他适应她穴内的触感,甚至可以说贪恋她的嫩穴。
    后入的姿势能直接顶到花心深处,时不时撞上幼嫩敏感的宫口。
    谭栀疼得仰颈媚叫,她不住地摇头。
    太快、太快了!哥哥轻一点……呜呜呜!
    江宴年深陷在情欲的泥沼里,垂眸机械式地啪啪打桩。
    他好想一直一直肏下去……
    大腿猛顶,深入浅出,撞击不停。
    谭栀后臀被撞得发红,下面的爱液越操越多,收缩的甬道逐渐如丝绸一般爽滑紧裹,死死吸附着他发胀的性器。
    是仿佛丛林动物一般的交媾。
    少年的理智全然被原始欲吞没,他大口大口地粗喘着,劲瘦的身体愈加发热起来,浑身都像被烫过一般泛起潮红。
    憋忍数天的情欲是可怕的,单单这一个枯燥的动作,他似乎挺操上千次也不会觉得腻。
    直操得她四肢软烂。
    ……
    早就已经过去了十分钟。
    上课铃声究竟是什么时候打响的,浓烈纠缠的二人谁也没有注意到。
    快到临界点的时候,江宴年双臂收力,他环着谭栀的腰肢,性器不知疲倦地戳刺猛干。
    一直到律动的肉棒把大量精液从马眼里喷射出来,将储精囊都装满了,从花穴里疲软下去时。
    谭栀这才双眼迷离地侧头,她望向黑乎乎的教室窗外。
    心头隐隐生出一丝不好的预感。
    好像和哥哥做得太久了。
    ……不小心旷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