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界也要变天咯 w uyezh en.c om

    世界上会有一座永不进入寒冬的常青山吗?
    那上面会有无尽的灵果,温暖的住处,明媚的阳光……这是每个成族群的妖族幼年时都或多或少听过的故事,但长大后,也不会真的有人把这话当真——毕竟如果真的有这样的地方,大概会被抢着要占领吧,哪能这么多年却一点消息都没有?哄小孩的故事罢了。
    能叫出名姓的大妖们都会些一步千里的法术,因此到的很齐,他们看着殿下跪拜着的鼻青脸肿的小妖,神色无一不沉重凝滞。
    “没想到……”开口的是一只金鹏精,“多年未识,竟再能遇见雪狼族的稚童。”鮜續zнàńɡ擳噈至リ:po1 8bt.co m
    雪狼族与雪挂名,其实并不是因为他们在雪山上生活,而是因为成熟的雪狼族是术法天才,尤其擅长使御寒冰术法,几乎不需要怎么教,只要给他们几本理论就可以很快举一反叁,与其说是他们住在冰雪环境里,不如说是他们走过之处皆是冰雪,因此才得到了一个雪狼的名号。
    当初是众族联合,再加上龙神显灵,才把这可怕的族群送到了鸟不拉屎的雪山,而现在,竟然回来了一只雪狼族,即使极为年轻,妖族们依旧不敢掉以轻心,果然,在知道这个少年回来之后没多久,一座原本无主的山就逐渐覆盖上了冰雪,听小妖说愿意主动离开或是追随他的人少年都没有苛责他们,而举大旗反抗的那些……尸体都已经拼不起来了,还省了下葬的功夫,而这仅仅是两天之内发生的事情。
    那个少年在两天以内,平衡了那座无主山的全部势力,并且建立起了自己的统治,他甚至学过寒冰术法,这也就表明他是个接受过教育的开蒙妖……而现在,所有人都不知道这忽然冒出来的少年对他们这些大妖的看法。
    谈,自然是好,但如果要来战,派谁去就是个最大的问题,毕竟要是盘算起来,当初放逐过于强势的雪狼族是他们的一致决定,万一人家真是来寻仇的,岂不是都跑不掉?因此他们决定派一个小妖过去探探情况,小妖回来之后虽然身上多了些雪水和伤口,但是还喘着气,看起来这小子还是愿意给他们面子的……
    然后,下面的小妖就颤抖着说着自己所看见的情况。
    少年根本不会搞排场,接见他的地方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山洞,甚至连一样像样的家具都没有,但是小妖却不敢轻视少年,因为他那时候刚解决了一个反对者,手指甲还带着血沫,这就有点太吓人了。
    少年席地而坐,身着人类的衣服,但是看他的神情就可以意识到——他野性难驯,是一只天生的雪狼狼王。
    “让他们收拾好,”少年笑着对他说,“当初对雪狼族的所作所为,小辈不日定会千倍奉还。”
    没了系统在脑子里叨叨的少年彻底没了束缚,两世的记忆混杂在一起,让澈溪想起虽然动机不同,蛋雪狼族的灭族其实可以追溯到被放逐的时候,对强者的恐惧亦或者妒忌,那所谓的显灵龙神也值得思索,前世他还没来得及整理好情况就没忍住把所有人的心脏都吃了,而现在……
    又想起了过去的事情,没了她的偏爱,他在竞争者的眼中也是弱小的可怜,澈溪已经不再奢望那极致但偏爱,倒不是觉得自己不配,他心态好,一直是姐姐给点阳光自己就可以开花灿烂的类型,但是姐姐做事做的太绝情一点阳光都不给他,那他总得培育些自家势力,有点与那几个老男人竞争的资本。
    好想见你……好想见你,也好想让你爱我,云初……姐姐。
    —
    小狼崽子搞事业不忘想姐姐了属于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