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虎谋皮

    林竹奈沉默地将肩上的包放下,身后的何之裕在抽烟,那张俊朗的面庞掩在一团灰蓝里在一瞬间变得有些扭曲。
    “你需要解释么?”
    “我解释你会听吗?”她反问,“你愿意听吗?”
    “听,当然听!让我听听你们什么小组作业是男女约会来的,你说啊!”他猛地将烟扔在地上,发狠用鞋捻,“你是不是以为我真不会拿你怎样啊,你把我当蠢蛋耍很好玩?”
    怒火再也扼制不住,何之裕一把攥着她的手,发狠地将人抵墙上,“你这算什么意思,用我时候哄一下,不用扔在一边?林竹奈,你真以为我非你不可,跟狗一样死认你吗?”
    他实在受够了,林竹奈就是没有心的,对她再好也白搭。
    “你最好有一个能说服我的借口,不然我保证,明天报上就是一对男女死街头!你看林家会不会因为你来为难我。”
    “对,林家当然不可能会因为我找你的  你不是知道吗?林家养我就是为了联姻的,说难听点,在你眼里,我不就跟鸡没区别。人家做小姐还有收钱呢,你有给我钱吗?你以为你有多好,脾气阴晴不定的,真那么恶心我,你干脆把我杀了算了,不用说废话。”
    “林竹奈!”
    “我uncle死了,我亲爸妈又从不管我。我除了听林家的话,我能怎么办?你们有人护着的,想干嘛就干嘛,我呢?我除了听话没有办法的。你以为我想听话吗?如果可以,我巴不得像萧之蘅那样啊!我连属于我自己的股份都拿不到……明明uncle留了很多东西给我的,可现在那些东西到底在哪我都不知道啊。林家确实不会管我死活,赵家更不会,没人靠得住,我只有自己。”
    林竹奈自嘲地笑了声,顺着墙,慢慢滑落坐在了地上,“你瞧他们多防着我,我连念的专业都是哲学艺术方面的。你再看看林恬她们,哪个不是金融的……我就是林家养的瘦马,准备以后送人的。”
    真奇怪,何之裕本来很生气,可是现在一点气也发不出来了,他知道,林竹奈其实说得没有错,林家确实有意把她这么养的。
    “不会的,我保证,以后不会了,不会有人逼你的。你相信我,那些事情不会再发生了。你uncle留的东西,或许我daddy知道,明天我帮你问问。Nana,你不用去羡慕她们,没必要的。我会帮你的,你如果想学生意方面的事情,我可以教你,甚至我可以帮你离开林家,只要你愿意的话。”
    然而事实上离开林家是很危险的,她毫不怀疑,何之裕会将她当做禁脔一般关在某处宅院。
    让他帮忙,无异于与虎谋皮。
    “我希望,我希望能拿回我uncle给我的股份,并且——我想进入林氏的公司。阿裕,你会帮我吗?”
    “当然。”少年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是很快,他便问:“只是你要告诉我,帮你有什么好处。”
    “你想要什么?”
    “很简单,嫁给我。”
    “可以,不过不是现在。林家若是知道我们的关系,必然对我有所防备。倒不如婚约照旧。”
    少年坐在她的边上不吭声,垂着眼似乎在思索考虑着。
    其实正如林竹奈所说,何林两家若真知道他们的关系自然会有所顾虑。林竹奈也绝不可能进林氏核心产业。
    如果——
    “晏淼无意接手晏家,而晏利英就他一个独子,至少明面上是这样。我如果嫁过去了,我会代表晏淼出席晏氏的会议,以及代表他做出决策。”
    “晏利英又不是死的,能让你做主?”
    “是啊,他只要在就会碍事的。”那掩着脸的林竹奈幽幽叹了口气,艳丽的面庞慢慢抬起,晕黄的灯照着,似蒙上一层薄纱,“那他如果不在了,不就好了吗?”
    “说得容易,但怎么不在,除非他死了。”
    “我uncle的死是他搞鬼,并且他还想害你爸爸的。只是没来得及下手,被你uncle何世麒发现,于是他要你爸爸来这边接手公司,并且命人去警告了晏利英。这些是晏淼告诉我的,他亲耳听见,只是证据已经没了,晏利英太谨慎,找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