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情人,蝴蝶,与我

    大雨将至,远方山峦层层迭迭,穿过楼与楼间细微的缝隙,我望见一片山岚色。

    屋内暗香涌动,乌木屏风后是烟灰紫色护墙板;老旧布艺沙发上,情人拘谨地坐在一角,手环着膝盖,将身体蜷缩成团;宽大的睡袍裹在身上显得空空荡荡,他整个人看上去既脆弱又渺小。

    我将茶包从骨瓷茶壶中夹出,替他泡好了一杯约克郡茶;浓浓的黑褐色茶水,味道寡涩,入口时,鼻腔与口腔满是草木辛料味回甘。

    少时,我在南约克郡呆了许多年。在女校时每天都会泡上浓浓一杯约克郡茶;理应在茶内加些奶,混成奶茶,但我尤其偏爱这样寡淡苦涩的草木茶味。

    “你要不要加些奶?”我将茶放至他跟前,“请自便,可以加点砂糖调味。”

    情人没有回话,低着头小心翼翼地将茶杯捧起,就着烫水将茶一灌而入。水滚过喉咙,他被呛得几乎噎气,苍白的小脸涨得通红,眼角处溢满泪水。

    他用这种近乎自残的方式向我说:“对不起。”

    真是一个无知单纯的少年,怪不得能引起萧欠的怜爱。我抿了口茶,将目光聚焦在他的身上,然后对他直直地笑起;脸颊肌肉僵硬发疼,我用我最温和的语气柔声安抚:“不要害怕,你做得很好。”

    窗外早已阴云密布,檀木线香燃尽,楼中安静得只剩喘息声,于光影下,情人的脸苍苍绿绿,携着满屋无尽的绿意——

    如风起云涌,大厦将倾。

    叁个月前,萧欠的父亲去世;这个男人的死去,意味着一段不伦之恋的消亡。他生前长得一副好皮囊,年过半百却仍然清俊儒雅。可惜他死得很惨,死前面目狰狞,吐着黄色胆汁,只剩一身瘦骨。

    他曾骂我疯狗,我一一应承下来;游离在禁忌间的男人,以最痛苦,最惨烈的方式死去,我站在他身侧,替他擦净将死的躯体。

    在生命中的最后一刻,他用尽身体最后的力气将指甲嵌入我的手腕里。他问我为什么,我朝他笑,反问了他一个无解的问题:“我做错了什么吗?我只是在替你们收场。”

    后来他还是死不瞑目,我捧了他一小坛骨灰,在母亲的坟前随风扬起。

    我曾扬过两次骨灰。

    一次属于我父亲。

    一次属于萧欠父亲。

    萧衍走后,萧欠变得更加堕落。本该高高在上的蝴蝶,现在却完全溺死在情欲世界里,不分昼夜地做着。横走在男女间,用他漂亮的身体沉沦于人性最原始的欲望;白皙的皮肉染满青斑,这人浪荡得令人惋惜,但却只有这样活,他才能生。

    他的心里空荡得一无所有,既放不下别人,也容不下自己。

    连自我都没有的人,执迷在浮华世界里寻找片刻的安宁,似乎只有那一瞬间,他空洞的心脏才能被短暂地填满——用他残破的翅膀,扑烁辗转在不同的欢场。

    我观察了萧欠很久,在顶楼上,单向玻璃镜后的暗间里,洞悉着他与情人们的爱欲世界。我曾详细地记录过他的偏好:他喜欢拥抱,喜欢被人完全地包裹着,喜欢蜷缩成一团被人亲吻遍身体,然后顺着他的背柔声安抚。每次做完,他都会陷入一段相当长的脆弱期,仿佛整个人都被抽空了,瘫倒在床上,一个人躺着,衣不蔽体。

    那是一种近乎难以言述的悲伤,直到下一个情人登场。

    有时候我觉得,他像是故意将自己沦落成娼妓,向恩客们卖弄着自己的姿色。但是下了床,他似乎又成了那只高高在上的蝴蝶。

    他的恩客们好像都很喜欢他,甚至愿意亲吻他的脚趾,可是——他总是很不屑。

    曾有人在情浓时狠狠撕咬他的皮肉,他没有客气,将烟灰缸砸碎在其脑袋上,沉静的向门外说了声:“拖走。”

    门被打开,这充满着血腥与膻腻味的房门透入了几丝天光。萧欠坐起身,用一只白净的手抚上锁骨的伤口。情人被拖了下去,留下长长一地血迹,他轻蔑地看了眼,披上长衫,缓慢点燃一支烟。

    “要温柔,不要太粗鲁。不要得意忘形。”  那时我在本子里记下这句话,灰紫色棉麻质地的封皮,里面是发黄的纸张;我将有关萧欠的一切都事无巨细地记录下来,直到写下满满当当的一本。他在我面前几乎是透明的,我懂他所有的偏爱与习惯——

    闭环之中的我们,以某种诡异而又平衡的方式互相揣度着。

    萧欠对我防备心很重,常常似真似假的挑衅我,所以我需要一个小帮手——  一个单纯的,好控制的,善良的好孩子。我要让他替我打开萧欠的心房,然后将这只美丽的蝴蝶引入我的捕兽器内。

    我会为他编织好一个美丽的幻梦世界,然后在最后一刻亲手将其摧毁。

    很久以后,我物色到了一个少年。他年轻,单纯,还有一个身患重病的老母亲;为了老母亲,他不惜失足下海,做起皮肉生意。

    七月末的深夜,我看见一个眼睛明媚,惶恐不安的少年。我看中了他,于是将他赎下,替他支付起高昂的医药费。

    我供养着他,且只有一个微不足道的小请求:“请替我,哄我丈夫高兴。”

    “如你所见,他并不爱我。我跟他在一起只是因为利益绑定。”

    “我是一个没有本事的女人,我无法讨好我的丈夫。”

    “与其于让他找一个会与我作对的人,不如我亲自为他选一个我的人。”

    “我知道你是一个善良的好孩子,你是多么孝顺,为了你的母亲甘愿堕落。我知道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对吗?”

    我扮演起一个痴情懦弱的好好妻子,声泪俱下的向少年苦诉着自己那败坏的婚姻。  我知道,心善如他,一定会同情我这个可怜的老女人。而且他没有怀孕的能力,我不必担心他会生下一个令我头疼的小孩。

    我要做的,仅仅只是将他引荐给萧欠,然后在他们的相处上稍作点拨——那些禁忌的,难以启齿的感情将会彻底折磨他衰弱的神经。我相信,他最终一定会爱上萧欠——

    就像每一个为蝴蝶狂迷的?一样,以为?己可以真正得到他,以为?己可以救赎他,以为?己可以给予他一方栖息之地。

    太年轻了,也太单纯了;还不懂得人情世故,也不懂人心的险恶。

    真是一群,可爱的好孩子。

    他果然如我所愿,被蝴蝶勾着上了床。在我的家里,我的床上,尽情沉沦在爱欲的世界里。我就像是一个无辜的可怜妻子,可以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去审判他们的罪孽。

    一位好心的夫人,花大笔金钱去供养一个失足的少年;作为报答,这个少年与夫人的丈夫暗地私通,然后被夫人捉奸在床。

    这个真朴的孩子,向我无望地忏悔着自己的罪行。我什么都不需要做,只要柔声的安抚他摇摇欲坠的心灵。他的罪恶感早已将他腐蚀殆尽,而我,得到了他的忠诚——

    与他的命脉。

    一步一步的,稍加引导,一切都会如我所愿,走向最终的灭亡……

    大雨倾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