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北极星(3)

    曼青穿着条杏色的睡裙,卡得腰肢纤软,往上浑圆皙白的乳儿,沉甸甸。
    男人不老实掌控着她乳,他掌心宽厚,很轻易将这团可爱收入囊中,肆意揉捏。
    酥麻感如细微电流,从曼卿乳儿蔓延至四肢百骸,腿心情不可控漫出汩汩春水。
    黏黏哒哒,湿了半条裙子。
    “唔……不要……”
    苏曼卿被男人玩着奶子,撩拨得泣不成声,连拒绝都带着娇滴滴的颤音。
    男人染着情欲的俊庞靠近她,眷恋吻她唇,嗓音很哑,“不要,怎么流那么多水?嗯?”
    曼卿难捱地磨蹭着腿心,竭力否认,“没有……没有流水……”
    声音愈小下去,媚庞绯红,只是低着头摆弄衣带。
    “没有流水,那不想要了?”
    “不……不想……”
    男人意味深长“嗯”了声,抱起苏曼卿,转了个身,将她整个人放在天台的栏杆上。
    曼卿在栏杆上摇摇欲坠,吓得惊叫出。了声,立刻伸手勾住了男人脖子,两条细白长腿,如藤蔓般缠在男人劲腰。
    男人掌心置在女人脑后,强制她仰颔,与他目光接触。
    “说不要,那么主动?”
    喷薄的呼吸滚烫,落在她的脸庞。
    曼卿腿心又不争气地流着水,“我只是……怕掉下去。”
    凌子风浓黑的眉棱舒展开来,使坏说:“怕掉下去,嗯,那连起来?”
    连起来。
    三个字让曼卿耳畔一阵潮红。
    男人悍腰微挺。
    硬长肉棒抵在她嫩滑腿心,显然忍受得很辛苦,汗珠从锐利额角滴滴流淌,溅落锁骨。
    “硌着我了……”曼卿有些娇气地道。
    “硌着哪了,昨天是谁在床上求我硌的?”
    闻言,苏曼卿倏然睁大眼睛,携着怒意低低地吼他,“凌子风!”
    昨晚如果不是他故意勾引她,怎么会那样……还说出那些羞人的骚话。
    男人指骨将她内裤往旁拨了拨,在汁水淋漓的蚌肉外摩挲,指尖灵活往里钻,抠着她柔嫩的穴肉。
    “唔,太重了。”
    男人眼眸弯出迷人弧度,打趣她,“还没插进去,就嫌重。”
    苏曼卿嘟着嘴,不理他。
    “小曼曼,帮我解开皮带,已经很硬了。”
    男人拉过她手,置在他劲腰之下,那里烫得如烈火焚烧。
    龟头微跳,抵在她软绵绵掌心。
    “咔哒——”
    曼卿垂眸,水盈盈地羞涩,如春风般灵活的十指替他解开皮带扣,慢慢拉下。
    板正的黑色四角内裤被性器撑得几乎要涨裂破开,龟头霸道地往上顶,濡湿顶端布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