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北极星(2)

    吃完晚餐。
    苏曼卿本在书房写乐谱,旁边儿小桌子上,摆着凌子风给泡得驱寒红茶,和刚从烤炉端出来的玛德琳蛋糕。
    苏北北猫着腰,溜进书房,手里拿着几块彩色布头,来抱苏曼卿大腿。
    左腿骤然传来沉甸甸,痒呼呼的触感。
    “妈妈。”苏北北顺杆往上,钻进苏曼卿怀里,磨蹭了两下。
    苏曼卿停下手中的笔,垂下眼,摸摸她的脑壳,“怎么了,功课做完了么?”
    对于自己女儿调皮贪玩的个性,苏曼卿很是了解,所以几乎天天耳提面命,督促她要好好学习。
    苏北北捂着小嘴,狡诈一笑,又将手里几块彩色布头往曼卿眼前挥了挥,“妈妈,你又会给北北做漂漂小裙子,又会刺绣,真的好厉害哦。”
    “你啊,又在想什么歪主意?”苏曼卿伸手戳了戳女儿的脑门。
    苏北北忙搂住苏曼卿脖子,往她脸颊香了一口,“没有打什么歪主意,只是见到妈妈给北北做的小裙子好漂亮,心里就有些难过。”
    说着,小手真的揉了揉眼眶,长长的睫毛颤了颤,坠下两颗金豆子。
    “为什么心里会有些难过?”曼卿捧起女儿的小圆脸。
    苏北北继续道:“北北有衣服穿,可是北北的水杯没有衣服穿。所以,妈妈,你能不能帮北北的小水杯也做件衣服。”
    她又从腰里翻出张设计图,米色画纸上用蜡笔涂得五颜六色,乱七八糟,勉强看出来杯套上画了一个白色兔子头。
    “妈妈,设计图画好了,你照这个做就可以了。我要去看恐龙飞飞飞漫画书啦。”苏北北一股脑丢下东西,撒腿就想跑。
    “苏北北!”
    苏北北小身子一把被人从后面揪住,抓到眼前,“妈妈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自己的功课自己做。再不听话,罚你关小黑屋。”
    “啊呜……”
    听到苏曼卿这样说,苏北北嘟着嘴,几乎要哭出声来了。
    可是无用,还是被苏曼卿赶回小房间,乖乖做功课。
    谱完曲子,夜已经很深了,苏曼卿找了一圈,都没见到凌子风,便径直上了天台。
    星光落落,男人手上拿个水壶,低眸一盆花一盆花地浇过去,全都是她最喜欢的香雪兰。
    她轻手轻脚走上前去,伸手环住男人劲腰。
    男人浇水的动作一滞,呼吸变得微微沉重。
    “北北的杯套,是不是你给她做的?”
    面对苏曼卿有点娇嗔的斥责,凌子风转过身,看着她,极轻地笑了声,“你怎么知道?”
    “因为她后来都没有来缠着我。”苏曼卿搂得他更紧,“凌子风,你这样是女儿奴,会把她宠坏的。”
    男人用手将她一缕碎发轻轻拂至耳后,道:“老师布置这个作业的目的也是为了提高小朋友的设计能力和动手能力。北北都将图纸设计出来,已经达到老师的一半要求。小曼曼,做妈妈的不能那么贪心。”
    “什么贪心,你就护着她吧。你这是要打算护她一辈子么?”
    男人垂眸,薄唇在她鼻尖流连啄吻,“嗯,护一辈子。”
    苏曼卿莫名心里酸酸的,扭过脸不理他。
    “护她一辈子。”凌子风将女人小脸扳过来,贴着她唇道,“更要护着我家小曼曼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