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北极星(1)

    云霞绚烂,葡紫,蔚蓝,樱红……浓墨重华,如一副逶迤至天畔,充满奇幻色彩的北欧油画。
    正值晚训结束,挑高的拱形体育场馆门口涌出许多雪肤金发青少年,背着偌大冰球装备包,三三两两,笑容纯真烂漫。
    苏曼卿抬腕睨了眼表面,柔白指尖在方向盘急迫轻点。
    约莫又等了一刻钟,方是教练们出来。
    这是所职业冰球明星学校,在这里任职的教练不仅都取得过国际赛事荣誉,身形外貌也是一等一出挑。
    男人穿件黑色夹克衫,里面是同色速干运动衣,宽肩窄腰,挺拔桀骜,行走间自带森森劲风。
    即使在一群金发碧眼帅哥中,也是出类拔萃的存在。
    苏曼卿嘴角情不自禁勾起笑容,同这个男人注册结婚已经快两年,依旧非常害怕再度失去他。
    男人朝她这里张望了下,薄唇勾起浅淡笑意,刚要走过来,门口倏然跑出来一位学校文员。
    姑娘不知说了什么,男人低下头去听,背后是大片金辉落日,衬得如上周看的爱情电影片般唯美。
    苏曼卿坐不住了,推开门下车。
    她穿双棕灰麂皮过膝的长靴,双腿笔直匀称,细跟咔咔踩在落满的湿润地面。
    “谢谢。”凌子风嘴上这样说着,视线却落在远处朝他慢慢走来的苏曼卿。
    曼卿走近还未完全站稳,就被男人抓住右手,顺势扯到身边。
    宽阔滚烫掌心将她小手牢牢包裹。
    “再见。”
    与同事告别后,两人上了车,曼卿敛着性子等待男人跟她的解释,可一路上他只是手肘撑在窗沿,支颔瞧沿途风景。
    偶尔两人视线碰撞,他漆黑明亮眼眸浮出星星笑意,薄唇微扬,露出一口齐哚哚净齿。
    “没有什么要和我说的?”
    曼卿朝右打方向盘,驶入回家小道,想了半路,终是忍不住问口。
    “小曼曼,你想听我说什么?”
    男人眉棱轻挑,嘴角弧度扬得愈上,似乎十分乐意见到她这副醋包包的模样。
    “凌子风!”
    方才还能忍住的小情绪,现在完全控制不住。
    男人收回支在窗沿胳臂,侧过脸,笑着揉揉她发。
    “乖,专心开车。”
    车子一路驶回家,庭院两颗樱桃树正逢期,绽着一束一束雪色瓣子,再过不久,便会结满累累郁紫色的欧洲甜樱桃。
    听到汽车引擎声,苏北北率先哒哒哒跑了出来。
    凌子风弯下腰,一把将女儿搂进怀里,爱怜地吻了吻她脸颊。
    “哥哥呢?”他问。
    “哥哥去踢足球还没有回来。”苏北北脆生生答,“爸爸,你有给我带水果糖……”
    “没有啊。”
    凌子风捏捏她肥嘟嘟脸颊,“上次身体检查,牙医哥哥说你长小黑牙了,不准再吃糖了。”
    “水果糖是水果,不是糖。”苏北北一本正经的强词夺理。
    凌子风被她说的歪理逗乐,忍不住点了下她脑门,“小馋猫。”抱着她往屋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