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82)

    我...真的可以帮你。

    下一秒,江俞被少年握住手腕,整个人瞬间腾空被压在了墙上,少年像是脱缰的野马般薄唇不假思索地覆上,霸道的撬开牙关品尝着男孩独特的甜美。

    江俞脑海一片混沌,小手无意识的抓紧少年的睡衣,轻咬他的唇瓣无声而大胆的传达自己的心意,霍言泽喉结上下一动,却强忍着离开了那容易上瘾般的唇瓣,声音低哑。

    小俞,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对上少年那深邃眼眸中毫不掩饰的兽性和坦率的占有欲,江俞的呼吸和心跳慢了一拍,微微阖眼像是做了什么重大决定。

    知道。

    标记我吧,就现在。

    说罢,江俞双手环住他的脖颈,大胆地抬头覆上他的双唇,长长的睫毛微颤投下一小片阴影。

    显然小孩并不知道他笨拙的动作和懵懂无知的表情对于在易感期的Alpha有多大的诱惑力,霍言泽眸色暗了几分,不由分说的压下去,舌尖勾住男孩甜美的舌。

    别后悔。

    江俞脑袋蒙蒙的被压在床上真刀真枪见分晓时才知道这句话的深层意思。

    他眼眶微红,轻咬下唇紧紧地攀着霍言泽强壮的手臂,可是隐忍的哭泣声和求饶此刻全被少年吞噬在了嘴里,从白天到黑夜再到白天。

    江俞被刚开荤没节制的某人扣在床上后一次才知道,原来Alpha的易感期可以在Omega的陪伴下会持续三天。

    甚至更久。

    *

    请高三同学以班级为单位来操场进行毕业照拍摄,每班班长组织带领前来...

    班长招呼着正沉浸在悲伤告别中的同学们:同学们,走了走了,拍毕业照去,回来再拍。

    正在写同学录的江俞用笔戳了戳旁边的同桌:霍言泽,别睡了,要一起去拍毕业照。

    霍言泽微微眯眼,语气略带几分危险意味:叫我什么?嗯?

    看着班里还有其他同学,江俞脸瞬间红了个彻底,还是凑到少年耳边小声道:泽...泽哥,走啦。

    连续下雨几天的天公似乎特地在今天放晴,烈阳撒满的操场上还带着草地的清香,微风不舍地拂过脸颊,似乎一切在为三年前夏天的那场遇见酝酿最好的告别。

    最后一次穿着校服站在操场上,看着旁边没参加高考去参加青训队,已经提前被GM战队签约一队首发的少年,棒球帽遮住了他的半边帅脸,那张扬不可一世的霍少气质却难消减半分,看着和迟少衍合照的他,似乎有一瞬间看到那个篮球场上闪闪发光的身影。

    不过和那次不同的是,那个闪闪发光的身影径直走向这边,目光深沉而柔和地问他中午要去吃什么。

    还...在大庭广众下轻勾了勾他的小指,覆在他耳边道出晚上邀约。

    流氓!

    江俞红着脸轻拍了他一下,先一步转身走上了拍合照的毕业台,霍言泽心情极好地跟在后面。

    周围同学纷纷走了上来,看着所有的任课老师一一到场,离别的伤感也随迟但到,江俞轻拽了拽旁边人的衣袖:泽哥,暑假你集训要去多久?

    霍言泽饶有兴致地勾了勾唇:怎么,现在就开始想我了?

    看着小男朋友赌气地转过身,霍言泽轻握了握他的手,语气放轻:小俞,很怕分别吗?

    摄影师:同学们别聊了啊,都站好来一起看镜头这里,笑一笑,来三,二,一。

    随着摄影师咔嚓一声按下快门,江俞就听到旁边少年不紧不慢地话语敲击着他的心门,坚定而有力。

    霍言泽:不要怕,小俞。

    我们,永不分别。

    毕业那天阳光正好,热浪下属于少年们的青春轰轰烈烈,都随着那声咔嚓留下了浓墨重彩的印记。

    当你拿起那张照片市仔细看,最后一排中间的两个少年笑得灿烂,略微青涩的十指相扣。

    在那最繁华而灿烂的岁月中牵手与共。

    然后,许诺一生。

    作者有话要说:  到这里第二本小说真正完结啦!感谢所有陪我到最后的姐妹们!很感谢你们和我一起经历和见证了霍少和小俞的甜美爱情,超级爱你们!!比心心!

    然后还有一件事...

    霍少:你是不是全订了?别走。

    江俞:不许这么凶!全订的小可爱希望可以给个五星好评!

    我阿狸:(疯狂鼓掌)

    下本开《和隔壁教授相亲后[电竞]》 斯文败类文学系教授攻*骚话满篇电竞教授受(受会回赛场)戳专栏可见,封面约得巨巨巨巨好看!喜欢的可以收藏一下啦ovo

    如果对ABO文学感兴趣的可以收藏下《绿茶Alpha今天腿好了吗》表面斯文内心疯批绿茶A*人狠痞浪碰到宋少爷就软下来的校霸O,戳专栏可见。

    比心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