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81)

    少年有些狐疑的轻蹙眉头,从桌洞里干净的课本上翻到了三封粉红信封,他瞬间了然,眼睛不禁闪过几分精光。

    看着上午还口口声声表白的少年此刻正饶有兴致地看着手中的三个带有别人信息素的信封,江俞的眼眸中闪过一丝连自己都没察觉到的躁闷:不拆开看看吗?

    霍言泽春节微微上扬:不看,我不需要。

    看着男孩似乎松了一口气,他饶有兴致地侧过头,故作苦恼:但要怎么回绝他们呢?小俞,要不要你给我出个主意,没有名分的情况下一般要怎么才能完全断了他们的念想啊。

    还没等霍言泽打趣般看清江俞的表情反应,教室瞬间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哎,停电了!

    完蛋了作业还差一点,搞什么。

    提前放学!兄弟们给我冲!

    听着教室里一片躁动,老师走快步走了进来:都坐在位置上别动,纪律委员看下纪律,我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教室中隐隐的讨论声却并没停下,霍言泽仍侧着头借着窗边楼下路灯的光亮,似乎在黑暗中和旁边的男孩的视线交叠了一瞬,下一秒在他还没反应过来时,男孩一反常态竟大胆的靠近,温热的嘴唇直接在最后一排的教室里覆了上来。

    明明是秋日却一股酥酥麻麻的暖流窜遍少年全身,蜻蜓点水般的吻却带着说不尽的魅惑。

    此刻霍言泽背脊僵直,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就听男孩清亮的嗓音在自己耳边响起,严肃而认真。

    霍言泽,我现在想告诉你我的答复,不想等到周末了。

    霍言泽喉结微动,原本打球滴下的汗珠此刻也有些紧张的挂在他的脸上,心中隐隐有些期待:嗯?

    我喜欢你。这么直白的话说出口,江俞突然清醒停电少年不能看到自己早已羞红的脸颊,他故作自然地从霍言泽手中夺过那三封早已碍眼已久的粉色信封,轻咳了一声。

    情书没收。

    所以,你要不要做我男朋友?

    要!向来淡定的霍言泽从位置上猛地站起,不假思索地飞速应下。

    后来那次停电的晚自习,给全班所有人留下最深印象的不是初秋的夜风穿堂,也不是因停电提前放学同学们瞬间躁动的欢呼雀跃,更不是借作业抄时学霸江俞竟然还没写完的物理习题册。

    而是霍言泽那声不知为何突然宣誓般的要在那个黑夜响彻了整个走廊。

    江俞看着和某人在桌子下十指相扣的手羞涩地低下了头,嘴角的弧度却清浅动人。

    藏在云里的月亮初露,分明的光影不偏不倚的洒在两人身上,那份属于两人独有的少年心事也不在只属于黑夜。

    少年温热的大掌传来丝丝温热,紧握着他的手还顺势十分自然的把沉重的书包接过背起,江俞耳根微微泛红。

    虽然有些不太习惯,可是...

    有男朋友的感觉,还不错。

    作者有话要说:  鞠躬!最近假期玩的有点太快乐了,更新卡住好几天。

    还剩最后一章就是最后一次标记和平行时空番外大结局啦ovo

    尽请期待!

    感谢在20210703 23:29:03~20210707 23:04:3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人是有钱的 1个;比心心!爱你!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102章 番外6(平行时空)

    B市明华酒店。

    霍言泽困倦地打了个哈欠靠在沙发上, 一脸阴沉地望着里屋书桌台边专心致志的男孩和那一堆情敌高中物理奥赛习题集。

    尽管期末考试已过,所有人都刚刚投入寒假的快乐中,只有自己的小男朋友比平日多了二百分精力学习。

    霍言泽撇了撇嘴, 虽然知道小孩最近明明快到发情期,但明天就要去参加物理奥赛, 他毫无怨言的陪着人从S市飞来B市,有条不紊地安排好了一切事宜让小男朋友一心学习, 可到了今天中午他的耐心终于耗尽。

    霍言泽关上比赛重播录像,轻蹙着眉看着早饭就没吃几口的人还在专心致志地解题, 语气略带几分严肃:江俞, 快十二点了,在不吃饭你就要和爱因斯坦见面了。

    江俞手上笔没停:你先去吃,没什么胃口,给我随便带个面包就行。

    吃你的物理习题集吧!面包也不给你带!霍言泽见状无果,有些怨气的丢下一句后向外走去, 江俞的笔才微微一顿, 看着那个头也不回的身影去阳台打电话了。

    不会...生气了吧?

    没过五分钟, 江俞大题刚收尾时就听到酒店房间的门铃响起,他竖起耳朵听着少年似乎说了些什么关上了门, 脑袋暂时停下高度做题模式, 味觉和咕咕叫的肚子慢慢觉醒,客厅里的饭香此刻格外诱人,江俞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可听这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毕竟说出去的话如泼出去的水,想着自己的午餐可能会是干巴巴的面包,江俞小脸瞬间垮了下来,轻咬着笔杆。

    霍言泽看着小孩十分为难的咬着笔杆似乎碰上什么天大难事, 他轻蹙了蹙眉:怎么了,这题这么难?

    江俞微微一愣,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温热的汤匙已经递到了嘴边,男人的语气不可置否。

    张嘴,吃完在学。

    不是没什么胃口吗?先喝点粥。

    江俞侧过头就着他手中的勺子喝了口南瓜粥,甜丝丝沁入心底。江俞看出少年握勺子的手有些紧张地微动,眼帘不自然的微垂挪开视线,周围的空气中都上升了几分暧昧的温度。

    霍言泽...

    竟然在害羞!

    看着那个大大咧咧的少年此刻正拆着旁边小笼包,然后小心翼翼地帮自己吹着粥试温度递过来,江俞的心中莫名有些愧疚。

    似乎自从两人确认关系后就赶上了期末考试和物理奥赛,时间并没留下空闲让两人好好谈会恋爱,但霍言泽也从来没抱怨半分,向来假期跑个没影的他这次心甘情愿陪着自己来到了B市还提前打点好了一切,他问有什么需要自己做时,少年气势汹汹的让自己别过问闲事好好复习,多看两道题。

    想到这,一股暖流沁入心底,江俞主动凑到了他的一旁:饿了,还有什么吃的?

    霍言泽却十分警惕地把炸鸡和可乐按住拿到一旁:炸鸡可乐别动,你今天吃点健康的,省得明天考试在肚子有问题。

    炸鸡的香味早让江俞馋的不行,他无辜的眨了眨眼:就一块好不好?

    听着男孩略带撒娇的语气,霍言泽毫无骨气瞬间妥协:就一块,不许喝冰可乐。

    好。江俞微微侧过头,自然接过少年手中炸鸡时,趁机侧身亲了上去,红着耳根宛然一笑。

    谢谢男朋友。

    霍言泽整个人被突然主动地小男朋友吓得僵直在原地,一时间竟被眼前那明亮杏眼中的笑意晃住,他喉结微动抬手喝了口旁边的可乐,故作镇定的嗯了一声算是回应。

    霍言泽望着窗外又喝了一大口冰可乐,余光却忍不住瞄向一旁津津有味吃小笼包的男孩,深吸了一口气。

    草,快点考完吧。

    *

    第二天一早,江俞从执意送自己到考场的少年里接过书包,有些担忧的嘱咐道:你先回酒店等我吧,考试估计要三个小时,外面太冷了。

    霍言泽却没动,冷不丁的来了句:我电话号码是多少?

    江俞:嗯?

    霍言泽眼眸微沉,略带几分警惕的意味:江俞,别告诉我你物理公式都背下来电话号码背不下来!

    虽然有些不知为何,江俞还是在考场门口小声熟练地背了出来:当然能背,151...

    霍言泽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嗯,一会进考场给老师先看病历,说明你快到发情期的特殊情况,为了以防万一我把病历一起带来了,交给监考老师,有事打我电话,记住没?

    江俞朝他微微一笑:记住啦记住啦,从昨天到现在你已经说了无数遍了。

    霍言泽微微挑眉,语气多了几分轻佻:小没良心的,现在就嫌我唠叨了以后怎么办,嗯?

    江俞耳根通红:才...才没嫌你唠叨,我先进去了!

    看着小男朋友的可爱模样,霍言泽轻揉了揉他柔软的头发:嗯,考试加油!

    江俞信心十足朝他一笑:一定!

    看着进去的小身影,霍言泽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淡,尽管特地让男孩换上占有自己信息素的外套,眼眸中还是忍不住闪过几分担忧。

    直到身影走远,他才几步走向了那边的奶茶店,随意点了一杯垂着头看手机,点开了很久没用的微博。

    自从加入GM青训队后他除了应蔡经理要转发一些战队的商务外基本也没发过什么私人内容,可看着微博推送的内容时,向来主张相信科学,唯物主义的霍言泽手微微一顿。

    于是一大早,战队粉发现那个只上场过一次操作却十分惊艳的神秘队员终于发了第一条有内容的微博。

    不,是转发。

    一条大大的锦鲤映入眼帘,原博的配文则是十分大众的:30s转发你想的事情就会实现。

    @GM丶Fox:[转]考试加油。

    *

    江俞走进教室,按照霍言泽地嘱咐和监考老师说了自己的情况并且递交了病例时,老师十分贴心的给他安排了床边离其他人较远的位置,防止其他Alpha的信息素刺激进入发情期。

    刚坐下江俞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叫着自己名字。

    后排的沐成热情地朝他招了招手:江俞!你终于到啦,你...

    可沐橙刚走了没几步却瞬间怔住,刚刚距离远没在意,可走进后身为Alpha的他敏感地察觉到男孩身上外套上属于Alpha的信息素。

    是霍言泽的外套。

    江俞回头看向话说一半的沐成:嗯?什么?

    沐成硬生生把话吞了下去:你...你复习的怎么样了。

    江俞朝他礼貌一笑:还好,希望微积分应用部分不要太难。

    沐成犹犹豫豫还想再说什么,老师却无情地打断:各位同学现在回到座位上,我们马上开始准备考试,把复习资料和电子设备放到包里交到讲台上来。

    千言万语在嘴边想问,可临考试沐成此刻也只能全都咽了下去,连通那还没开始就结束的少年心事,最后只能汇成一句:江俞,考试加油。

    江俞自然地揽了揽身上少年的外套,朝他微微一笑:嗯,你也是。

    *

    随着铃声响起,交卷向考场外走去,一旁的沐成还是默默跟在了江俞身后,前面的男孩却没注意,加快步伐向外走去,一眼就在门口等待的家长和人群中看到了那个闪闪发光的身影。

    看着少年正一眨不眨地穿着他的外套看过来,微微扬起唇角,眼神中略带几分询问,江俞十分自信的朝他洋洋得意的比了个大拇指,少年的眼眸中的笑意更深了。

    看来考的很不错?

    江俞也忍不住地笑的开心,凑到了他身边:当然!复习十分有用,就连最后的微积分运用也全都做出来了!

    谁知向来主动的霍言泽却向后退了一步,保持距离。

    江俞:?

    男孩一脸狐疑地看着总会趁机动手动脚的少年此刻竟然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大受震撼。

    霍言泽的余光瞥见后面的身影,眼眸中闪过几分危险随机不动声色的敛去,下一秒,他微微附身亲昵地贴到江俞耳边,声音中似乎有几分隐忍低声道:不愧是我的小俞。

    江俞耳根发红,但他怦怦跳的心却松了一口气。

    这确实是正常的霍言泽。

    但回到酒店后,江俞发现...霍言泽确实不太正常。

    少年竟然婉拒了一起吃饭的邀请塞给他了两张房卡,眼神有些闪烁:这张是你房间的,那张是我房间,你有事打电话或者直接过来找我,我...先睡一会。

    看着少年十分果断地关上自己对面的房门,江俞眼眸有些黯淡,默不作声地回到房间里把隔壁屋房卡赌气般丢到一旁,趴在沙发上,半天也没想出最近霍言泽到底有什么异常。

    他心不在焉的打开电视随机播放了点声音,可是心却还是一团乱麻,耳朵竖起听着对面房间一直也没有开门的声响。正当他闷闷不乐准备点外卖时,门铃突然响起。

    江俞眼睛一亮,打开门却是一个陌生的身影。

    您好,江先生吗?这是您点的外卖,祝您用餐愉快。

    江俞接过一大袋吃的,想也不想就知道是谁帮自己点的,他犹豫了下拿了两盒汤包和房卡向对面房间走去。

    我只是看看他饿不饿没有别的意思。

    肯定了自己后,江俞有些忐忑地刷开了房门,就听到屋里少年的嗓音不正常的沙哑:先别进来。

    江俞微微一怔,立刻毫不犹豫地推门而进,属于Alpha的信息素瞬间把他包围,一眼就看到床上的少年此刻脸色阴沉地撑起身,原本趴地地方上盖着带有自己信息素的外套:不是说了让你别先进来。

    江俞瞬间恍然大悟:你...易感期?

    霍言泽隐忍的声音竟多了几分鼻音:嗯。

    原本隔着房间让他才能强压下的欲望,此刻随着男孩的信息素一步步靠近让他有些控制不住。

    霍言泽紧蹙着眉:你先出去。

    虽然听说过Alpha的发情期一年只有三次,但第一次见江俞也有些不知所措,只能释放信息素有些笨拙地安抚他:我...我可以帮你。

    男孩殊不知自己此刻懵懂而无知的模样伴随着甜美的信息素,正是少年最致命的毒药。

    之前没碰过Omega的信息素霍言泽的易感期总是自己呆几天就过去,。

    只是这次格外磨人。

    霍言泽深吸了一口气,强压着把人拉过压在身下的冲动,语气严厉几分:出去,别让我再说一遍。

    江俞明显能感觉到霍言泽的信息素变得有些压迫似乎想让他立刻离开,可是看着少年汗珠沿着下颚线滴下,眼眶微红的隐忍模样,他不忍心上前主动环住了他的脖颈。

    江俞附在他耳边轻轻说道:上次去医院复查,医生说我的腺体已经发育完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