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18)

    电话那头的小吉声音有些颤抖,一副怀疑人生的模样:你的意思是说我昨天不光给老板的情敌调酒,乱点鸳鸯谱,给他了老板的暗恋,最后还贴心的祝情敌和老板娘百年好合了?

    迟少,不迟总,你家医院缺保安吗?你看我合适吗?

    迟少衍正想说什么却看到霍言泽一个人下楼来却又些心不在焉,八卦的心冉冉升起:江俞呢?

    霍言泽步伐微微一顿,主动和新队友Ice点头打了个招呼,Ice朝他微微一笑回应,打电话的迟少衍有些不满的微微蹙眉,先一步拿走了Ice的面包啃了起来紧盯着男人。

    霍言泽微微扬眉,他目光不经意两人身上流转一圈,在迟少衍警告的眼神下男人才悠悠地拿了早餐后才坐下,吊足了他的胃口才懒洋洋地答道:江俞早上走的,有新工作,你和谁打电话呢?

    电话那头的小吉听到老板若无其事地询问整个人一激灵,差点对着电话当场跪下。

    爱看热闹的迟少衍笑得格外开心:找工作的,你们酒吧缺保安吗?你酒吧的调酒师不干了准备转行。

    霍言泽有些疑惑还没开口,就听到了熊熊的大嗓门在耳边炸响:早啊大家,Ice早...卧槽霍少,你脖子...怎么了!!!

    什么脖...话说了一半,霍言泽嫌弃揉耳朵的动作一顿,像是想到什么瞬间反应了过来。面对突然安静下来的目光和三道好奇打量的眼神,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异样,随即被不动声色地掩了过去。他慢条斯理地切着煎蛋,云淡风轻地解释道。

    蚊子咬的。

    熊熊对于这种解释显然并不觉得有任何说服力,撇了撇嘴:大哥这十二月底了,你告诉我有蚊子?

    吃你的。霍言泽显然不想和他多解释敷衍地摆了摆手,心情很好的吃起了早餐,随手拿起手机打开了和江俞的聊天对话框,上面还停留在小孩对自己赢比赛的恭喜上,男人嘴角的弧度清浅动人。

    思考片刻,霍言泽还是发了条消息过去。

    我的脖子怎么回事?

    车上正听着经纪人念叨的江俞突然感觉手机一震,或许是做贼心虚的缘故他瞄了眼时间,默默估算了下霍言泽的苏醒时间,才终于鼓起勇气抱着最后的侥幸心理点开了消息,看到联系人的瞬间他整个人僵在了原地,早已想好的说辞不面对面解释,此刻就连只打出来都让他有些局促。

    脖子...应该有蚊子吧?

    看着消息霍言泽不禁想起男孩关上门后小声默念咒语般催眠自己的幼稚动作,唇角笑意加深,用熊熊的话原封不动地回了过去。

    江俞,现在十二月底了哪来的蚊子,嗯?

    看对面男人对着手机目光深沉而又温柔,迟少衍意味深长的一笑,终于给电话那头的小吉发了颗安心药:不用转行了兄弟,你老板昨天应该有个...美好的夜晚。

    或许是太久没见经纪人,江俞朝他和煦一笑颇有些亲切,可经纪人厉声唠叨却三秒让他重温了现实。经纪人和他严厉地讲述着这次机会难得并且考了考他对于剧本台词的把握,一番折腾之后才勉强放过让他休息一会。

    江俞握着手机侧靠在座位上呆愣愣的看着窗外,原本想趁着车上补觉的他睡意也早已随着那条消息消失的无影无踪,他心不在焉翻看着早已熟记于心无数遍的剧本,思绪却早已飘远,设想着某个男人无数种记仇的方式,可脑海里却不适时宜地浮现清晨男人脖子上那淡红的印记和皮肤轻柔的触感,亲昵而又暧昧。

    想到这江俞耳根不自觉地发烫,他慌乱地摇了摇头忍不住哀嚎了一嗓子,不顾一旁经纪人疑惑的目光,破罐破摔的把头埋进了抱枕里。

    随缘吧,一个月杀青回去...要杀要剐再说。

    这次拍戏的地点是在横店,从上海开车过去花了差不多三个半小时左右,等到的时候正好是午饭时间。

    从接到剧本时江俞自然做好了吃苦的准备,之前也有拍过一部网剧自然明白其投资都不大,虽然沐导演近两年拍的几部都大火,但他并没想过网剧的住宿和拍摄条件能好到哪去。

    所以当江俞坐在四星酒店房间里时,整个人还是有些不真切。

    这得是大制作才有的待遇吧?

    江俞拿起翻太多有些发旧的剧本准备在和明天导演见面前认真在过一遍,这部戏主要讲的是号令群雄、征战沙场的将军却暗恋皇太子之女郡主多年,两人两情相悦却谁都没有戳破那层窗户纸,而江俞饰演的两人好友正是来捅破窗户纸的助攻,十分讨喜的男三。

    这也是为什么经纪人不顾其他问题、毫不犹豫帮他接下来这部戏的一个主要原因,江俞需要这个机会来让他保持热度重新开始。

    刚合上剧本就听见门口的经纪人敲门催促道:江俞,收拾好了吗?下楼吃饭。

    好,就来。江俞匆忙的打理了下头发,照了照镜子确认没什么问题后才拿起外套向外走去。

    就在他打开门的同时,走廊尽头的门也随之打开,江俞抬头看了一眼后步伐微微一顿,男人一如当初片场时拿着咖啡泼人的嚣张跋扈,微微仰头好整以暇地盯了他半响,最后竟朝他客气的打了个招呼。

    莫成旭:江俞,好久不见。

    第二十五章

    整个走廊的空气瞬间凝固似乎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经纪人看到男人的身影赶忙轻拽了拽江俞的衣袖。

    当初唯一让经纪人对这部剧有些犹豫的是男二是莫成旭,两人之前的矛盾生怕莫成旭会搞小动作。但他调查后发现莫成旭并不算主投资方,就算撤资霍氏集团也肯定能稳定投资后才终于放心帮江俞接下。

    只不过还会有几场对手戏。

    但毕竟同一个剧组以后避免不了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可能, 路上经纪人和他特地交待了好多次,能躲就躲,不能躲...就客气点跑。

    察觉到衣袖处的力量江俞显然想起了经纪人的嘱托, 眼中闪过一丝复杂。毕竟莫成旭也算是前辈还和自己先开了口, 江俞微微一笑回应道:莫哥你好,好久不见。

    江俞:我们正准备去吃饭,您等下也有约吗?

    听这话,一旁的经纪人心中默默给他点了个赞,礼貌表示出我们要走然后你也有事, 滴水不漏,客气的躲着跑。

    完美。

    可谁知莫成旭只是微微挑眉并未搭话, 而是半靠在门框上似笑非笑的看着江俞,懒洋洋地开口道:前段时间我朋友说拍摄GM宣传片时遇到你了,不过...第二天他就被开除了呐,你说奇不奇怪?

    江俞微微一愣。

    不是说锦鲤吗?难道锦鲤就是让其他人都倒霉?莫成旭即使脸上笑意只增不减, 却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我可从来不相信什么锦鲤和幸运呢。

    看着对面江俞沉默了半响不置一词,似乎并不准备开口,莫成旭才得逞般一笑,嚣张的不可一世向外走去:走了, 祝你们晚餐愉快。

    来日方长。

    这个来日方长让经纪人瞬间提心吊胆起来, 毕竟拍戏少说也要一个多月,为了防止莫成旭作妖搞事情他连忙追问个不停。

    可整个饭局江俞都有些心不在焉,他草草的和经纪人大致讲述了莫成旭的朋友在片场如何对自己的情况,经纪人听完沉默了一瞬, 并没说什么只是拿起电话向外走去不知在和谁打电话。

    江俞看着眼前高配置的美食,向来胃口好的他此刻却提不起任何兴趣,脑海里不禁想起莫成旭刚刚说的话有些出神。

    拍摄时刚遇到你,第二天就被开除了...

    当日原本他只是以为那人提前走了...竟然被开除了?

    虽然蔡经理肯自己出头,但想必也不会有这么大的面子能直接开除,知道并且能做到这件事的人没有几个。

    江俞轻咬了下抹茶味的蛋糕,清香的口感充斥着味蕾,让他不禁想到那天在洗手间猝不及防被男人撞见自己狼狈的模样,男人目光中难以掩饰的惊讶和错愕让他心中隐约有个大胆的猜测呼之欲出。

    可...理智却又不敢让自己多想。

    毕竟在那天之前霍言泽连自己的欢迎会最后也没来参加。

    毕竟更之前...男人还在门口问自己是谁。

    想到这,江俞的心中仿佛塞了团棉花般莫名有些烦闷,他心不在焉的拿起有消息提示的手机瞄了一眼,发信人正是让他烦恼的罪魁祸首,江俞整个人如被抓包般一激灵。

    可男人的消息却没有继续记仇的追问脖子上的印记,而是十分日常的问候,日常的让江俞怀疑会不会有什么陷阱。

    Fox:到剧组了?

    江俞轻咬着勺子谨言慎行。

    Yu:嗯,在吃饭。

    Fox:吃的什么?

    江俞想了想,主动拍照汇报。

    Yu:牛排和抹茶蛋糕。

    看着那头没了消息,江俞又咬了下勺子有些犹豫要不要开口主动问一下,却见男人状态又变成了正在输入中。

    Fox:少吃点甜食,晚上记得刷牙。

    江俞似乎已经能想到男人靠在门上双手环胸,拿着手机给训练完昏昏欲睡的他计时刷牙时间,一秒也不能糊弄的认真模样,他忍不住嘴角上扬,丝丝暖意沁入心底心中,烦恼也随之消散而去。

    Yu:收到!泽哥新赛季训练加油~

    Fox:你也是,好好拍戏可别被人欺负了。

    Yu:???

    Fox:加油。

    看着经纪人朝这边走回来,江俞把手机放下故作认真吃饭,看着他的小动作却又心情很好的样子经纪人欲言又止,眼眸中闪过几分担忧与复杂。他手下同时带三个艺人,却都有些性格迥异,最特别的则是江俞。

    他不似另外两个整天讨好他想要资源和工作,拍戏没演技微博话题天天第一,江俞却宛若一个纯正的打工人,从大三签约后到现在一年左右,有工作就做,没工作闲着也乐得自在,完全不怕自己凉透毕业即失业。

    虽然整个人像是没什么上进心般,却又把每个工作都完成得井井有条,为人处事也彬彬有礼让他也挑不出毛病,反而倒是让他有些怒其不争所以对他也格外严厉。

    不过这次...

    不知道是不是他在GM俱乐部休息太久状态有所调整,看着对面刚和莫成旭对上却仍旧心情很好吃着午餐的江俞,似乎并未受影响一样,和曾经片场中的反应截然不同,经纪人陷入沉思。

    好像...有些变化,却又有些说不上来。

    开机十天左右拍摄还算顺利,只是因为莫成旭的个人原因去了外地拍摄,虽然大家心知肚明自觉忽略他和车模海南岛度假被拍的消息,导演还是不得不把男二的戏份空着等他年末回来一起拍。

    江俞自然乐得自在,之前在《日玄坤》和这部网剧的男主陆流也有过搭档自然关系不错,陆流又和女主陈沁曾经上过同一个综艺。俗话说的好:朋友的朋友就是朋友,三人拍戏之外也迅速熟络起来,特地建了个小群经常拍完戏一起约饭。

    陈沁身为资深电竞粉,对于江俞在GM俱乐部体验生活的经历犹未感兴趣,有空就一直问个不停,直到江俞硬着头皮问蔡经理帮她要了全队签名后,小姑娘才消停了半天,开心的蹦跶蹦跶拍戏去了。

    但是因为晚上天公不作美,突如其来的大雨让本要拍摄的计划延迟,只能被迫早早收工。不知是不是因为拿到GM全队签名,陈沁激动了一天还没按捺住自己激动的心,此时此刻只想握住鼠标叱咤召唤师峡谷。

    看着小姑娘期待的眼眸在自己和陆流身上滚动,两人无奈地对视了一眼只好放下预定饭店座位的手,在地图上搜索附近最近的网吧。

    横店附近的网吧向来抢手,因为附近房租较贵的原因,附近的网吧则慢慢成为了不包住临时群演的现居处,靠在狭小的沙发上熬过一夜。再加上周日的原因来玩的人流量也比较多,陈沁和热心群演打探过发现了一个极为隐蔽的网吧。

    和经纪人报备了一声,毕竟属于同剧组团建江俞很爽快的被放行。坐在电脑前,十多天的连轴转的不断工作似乎才终于停了一会,可摸着网吧里的鼠标江俞却突然感觉不太顺手,有些想念俱乐部里的自己专属鼠标。

    江俞忍不住唇角微微上扬,不禁感叹了一句:明明技术不行打不了职业,却偏偏学别人又得了职业病。

    一旁的陈沁看着熟悉的电脑屏幕犹豫了半响,还是轻轻拽了拽江俞的袖子,试探性地问道:江俞江俞,你GM的朋友们有没有可能...带带我们呀?

    旁边的陆流臭屁的哼了一声,对着戏中追自己戏外嫌弃自己的郡主说道:带你,本将军我就足够了。

    陈沁忍不住白了他一眼,继续虔诚的把头转向江俞星星眼道:如果能和霍少打一局!我死而无憾!

    郡主,你爱的不是本将军我吗?就因为将军我是白银就嫌弃我吗?陆流一边点着外卖一边作势要表演将军落泪。

    陈沁:将军负责点外卖就行,哎哎我要酸辣粉不要辣不要酸不放油...

    陆流十分嫌弃的向旁边躲了躲:这就是女明星吗?陆某甘拜下风,可惜我吃不胖!

    陈沁举起拳头猛地一挥:陆流你给我过来看我不打死你!

    看着这一对活宝江俞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有些可惜的看向陈启:现在七点,虽然周日他们应该休息一天,但估计在吃饭吧?

    虽然...打心底里,他也很想和霍教练打一局。

    自从那天后两人并没有断了联系,反而是每天晚上都会收到简单的日常问候,但却让江俞十分受宠若惊。可是因为拍戏中间看不了手机,经常时间不规律到两三点才有空闲,可每次等江俞终于拿起手机回消息时那边竟总会秒回。

    江俞才倏地意识到,霍言泽每天晚上训练完有时候还要直播,他的生活和自己是没有时差的。

    这个认知让他的心中有些莫名的愉悦,似乎每天拍完戏回他消息也不自觉慢慢成为了一种期待与习惯,即使两人之间的交流却也每天只停留在两三句的问候之上。

    陈沁转过头看向除了陆流,另外一个晚上吃甜食也吃不胖的江俞:问一问嘛,万一大神不饿或者早早吃完正好刚开机坐在电脑前准备打游戏了呢?

    看着江俞又被说动的趋势,陈沁双手合十拿出杀手锏:拜托拜托!

    霍言泽百无聊赖的直播混时常拿下一局胜利,看着旁边甜蜜双排的中野,他撇了撇嘴拿起一边的水杯却发现空空如也,一如旁边的位置一样。

    人走茶凉。

    他低垂着眼眸唇角微微紧绷,停留在游戏页面了几秒后,才起身活动了下身子拿起杯子去倒水,倏地桌上的手机震动起来。因为知道百分之九十五是爱打微信电话的蔡经理来找他,霍言泽不紧不慢地接了半杯水才悠悠地向位置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