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17)

    钟孟时看着江俞拿着手机似乎在等什么,一直心不在焉的样子,可等他酒杯刚放在他面前小孩腼腆地道谢后,竟然端起来直接喝了三分之一,火辣辣的酒精猝不及防刺进嗓子让他有些呛住,咳嗽起来。

    他突然后悔为什么要选个酒吧让江俞喝酒。

    江俞瞬间因为咳嗽憋红了脸,微甜的酒液在舌尖蔓延,但嗓尖被酒精刺激的一时半会没缓过来,钟孟时赶忙在口袋里拿出手帕递给了他。

    看着江俞红着脸不好意思的接过,像是想到了什么,他不自觉地看向某个方向递了个眼神。

    像是下定决心般,他整个人向江俞那边微微靠近,手半搭在他身后的沙发上,因为江俞咳嗽俯身的缘故,远看却仿佛两个人亲密的抱在了一起。属于男人的气息靠近,江俞敏锐的察觉不太对劲却又说不上来,想躲开可被酒精充斥的大脑让他的动作慢了半拍。

    咔嚓

    如白昼版的闪光灯再次亮起,江俞微微一愣,霎时他的酒醒了些,像是反应过来什么,他的眼眸不可置信地看向了一旁的钟孟时,瞬间向后撤了撤拉开了距离。

    看到江俞的反应钟孟时猛地一僵,可还没等他们开口说什么,就听见一阵嘈杂,一个低哑而有磁性的的男声响起,语气中隐隐有几分怒火。

    你在拍什么?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好不容易从酒中缓过来的江俞不太确定的抬起了头。

    因为鼻尖萦绕着酒气的原因让他的意识有些迟钝,等瞪大眼睛看到来人是谁后,他不自觉地轻咬了下嘴唇,若无其事地拿起一旁的酒杯又喝了三分之一。

    有了刚才的经验江俞没敢平时喝水般大口吨吨吨,只是小口小口的细细品尝着。随着男人越来越近的步伐,江俞喝的动作也越来越慢。

    下一秒,杯子被男人黑着脸毫不留情的夺了过去。

    江俞呆愣愣地抬起了头,是酒吧里喧嚣的光影似乎为男人镀上了一层神秘的光,勾勒出他棱角分明的俊脸,男人眉头微蹙,深邃的眼眸中有几分怒火。

    等了一晚上消息的人此刻站在了自己面前,心头原本的烦闷和疑惑顿时一扫而空,酒入口的酸涩也变得微甜在唇齿尖蔓延,江俞终于展齿一笑,语气中不自觉有几分撒娇的意味:你怎么来啦?

    霍言泽呼吸一滞,刚刚的怒气和想训斥几句的话瞬间随着男孩微挑的撒娇语调消散的无影无踪。

    看着男孩面色微红,眼角眉梢都有几分醉意,周围的酒气还未散去还有几分想抢回酒杯的意图,霍言泽深吸了一口气微微眯起了眼,语气尽量保持沉稳:...不是恭喜我比赛胜利,想当面说吗?

    江俞微微歪头努力想了想好像是有这件事,因为酒精的催眠意识他的有些迷离整个人轻飘飘的,身体却不自觉的向男人靠近,似乎只有这样做才能让他有安全感。

    江俞乖巧地点了点头:嗯,那恭喜你赢下比赛。

    看着两人距离越靠越近,耳语了半天竟准备一同离开时,一旁被忽略太久的钟孟时眼眸中多了几分警惕伸手拦住,看向霍言泽的目光礼貌而又疏离:Fox你好,真巧在这里也能碰到你。

    正准备把小醉鬼带走的霍言泽动作微微一顿,手上的动作轻柔可转过身时的目光,锐利的可以刺破夜空。

    霍言泽:不巧,我是这个店的老板。

    钟孟时眼眸中闪过几分诧异,随即巧妙的转移话题道:刚刚是怎么回事?

    霍言泽微微挑眉:钟先生身为影帝不应该很懂吗?对于你来说被狗仔跟拍什么应该是家常便饭吧,应对之类估计也有一套自己的方法,起码不至于会让他们出这么高清的大图。

    那相机里的照片,仿佛...是你在找最佳角度的镜头一样。

    听着男人毫不留情的话语,钟孟时完美的笑容有了一秒的裂痕,他双眸闪烁了一下很快被他不动声色地掩了过去:您这是说什么,小俞喝的有点多,我来送他回去吧。好吗小俞?

    霍言泽不屑的冷哼了一声:不用,我们住一起。

    江俞声音低哑:不必了,钟哥,谢谢你今晚的招待,如果只是单纯的聚会我会更荣幸的。

    没想到江俞此刻竟会开口,钟孟时微微一愣。

    虽然不知道现在微醺的他是有意还是无意,可想到江俞在第二次听到闪光灯时第一反应竟是不可置信的看向自己,钟孟时的心没由的一揪。

    这时门口的保安把狗仔拽了过来,朝霍言泽礼貌示意道:老板,那个人要怎么处理?

    钟孟时看着那刚见过面的熟悉身影,好在那人还有职业道德并没准备指认自己的意思,他才忍不住微不可闻的松了一口气。

    只是少几个近照,还好双保险找了两个,外面还有一份照片。

    可下一秒,霍言泽的话语让他彻彻底底消灭了他的想法。

    男人想是知道他的想法一样,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后,才把江俞小心地搭在肩膀上向外走去,懒洋洋的和手下吩咐道:把他的内存卡没收,然后让他和外面那个一起滚蛋。

    霎时被抓的狗仔和钟孟时都倒吸了一口凉气,两人飞快的对视了一眼,心中不禁有些毛骨悚然。

    钟孟时眉头紧蹙,混迹娱乐圈多年怎么听不出来霍言泽语气中让滚蛋的还有谁,他微眯着眼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

    霍言泽竟然就是Y的老板。

    暗恋的灵感还是听了我们老板的八卦给我的启示。

    据知情人士透露,我们那个高冷老板偷偷暗恋了一个人五年。

    似乎一切都连成了一条明线,钟孟时的喉间溢出了一声低笑,有些嘲讽却又苦涩。

    江俞,你喝的那杯到底是属于谁的暗恋?

    等到了俱乐部一楼的灯还没开,其他人都去庆祝的原因整个俱乐部空无一人,霍言泽艰难的搀扶着胡言乱语的小醉鬼一边指纹解锁进门,刚刚听着江俞还口齿清晰地和钟孟时道别,霍言泽还以为小家伙醒了个差不多,可没想到那只是醉酒的回光返照。

    霍言泽先是饶有兴致地看了会晃晃悠悠,却不让碰坚持要表演走直线的江俞,一边用手机搜索者煮醒酒汤的教程。

    从小到大霍言泽并没有什么照顾人的经验,他只能动作有些笨拙的把外套哄着搭在江俞的身上,可谁料刚表演完走直线的小家伙竟微微踮脚伸头看向他的手机搜索页面。看清是什么后,江俞两三下摆脱了外套,明亮的杏眼气呼呼地瞪大看着他,一字一句地强调道:我,才,没,醉!

    霍言泽无奈,轻拍了下江俞掀开衣服不老实的手,耐着性子和他讲起了道理:只有醉鬼才会说没醉。

    对于这个说辞江俞显然不赞同,嘴撅起了一个不满的弧度,看着霍言泽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重新俯身给他盖上衣服时,江俞眼中却闪过一抹狡洁,一只手稳稳的勾住他的脖子,把微微侧头把自己主动凑到了他的鼻子前,一副耀武扬威的模样:那你闻闻,我有酒味吗?我喝的是果汁酒,甜的。

    霍言泽呼吸顿时一窒,整个人瞬间僵在了原地,萦绕在鼻尖的都是只属于男孩的香甜气息,耳畔清浅的呼吸细细密密包裹住了他的所有感知,柑橘味的酒味混合在其中,让今晚滴酒未碰的他似乎也有些微醺。

    一定是今晚的夜色太醉人。

    小醉鬼江俞哪注意到男人的细微变化,只是十分不满男人的沉默不语,皱着眉微微踮起脚尖勾男人脖子的手加大了力度。看着白皙的皮肤近在咫尺,霍言泽强压着心中的慌乱深吸了一口气,出声时的声音却异常的低哑还带有几分不知名的情愫。

    嗯,甜的。

    对于这个回答,江俞一般满意,撇了撇嘴松开了禁锢他的胳膊,小声嘟囔着:敷衍,那你说我醉了就把我抱到床上吧,我的脚变成小翅膀了...

    霍言泽这口气还没缓过来,就看着小孩大大方方的张开双臂,笑逐颜开的似乎真的在认真等自己把他抱上去。

    霍言泽这口气差点没提上来。

    半响,考虑到房间空调一时半会到不了舒适温度,小孩表情似乎还很难过的样子,他最终还是无奈直接抱起,唇角的笑意却只深不浅。

    毕竟,霍言泽即使给自己找了这么多冠冕堂皇的借口,都敌不过一条。

    这么可爱的小孩哪有不抱之理?

    江俞虽然身高一米八可人却轻的很,霍言泽常年运动的原因一只手把小孩轻松扛起,另一只手小心互在一旁生怕他乱动不小心掉下去。出乎意料的,小孩被抱起后只是乖乖靠在他的肩头蹭着冰凉的衣襟,低声呢喃。

    你竟然不记得我了,你怎么能不记得我?迟少衍看我一眼都就叫直接出了我的名字,你还问我是谁...就算我们也当了一学期的同位,我可从来没忘了你。

    我可从来没忘记你。

    霍言泽的心头一颤,即使知道江俞喝醉了脑袋里一团浆糊,意识跟不上嘴走,他还是忍不住问了句:那你第一次见我怎么没认出来?

    江俞支支吾吾道:当时酒吧那里的灯太暗了路都看不清,我怎么看你?嘿嘿...我只记得那个人长得...特别好看,鼻梁有那...那么高,我都可以在上面滑滑梯呐。

    ...听着小孩毫不吝啬的赞美,霍言泽一只手按住乱动的他,轻摸了下鼻子。

    有生之年第一次突庆幸自己有这副好皮囊。

    借着就听到江俞继续说道:那个破酒吧,老板太抠门了...连个路灯都不舍得在门口装,灯牌那么暗...搞什么小资情调!什么也照不亮路都看不见...

    霍言泽:...

    破酒吧的抠门老板步伐微微一顿,沉默不语,竟真的认真思考起小醉鬼提出的自家酒吧灯牌的设计问题,心不在焉地把人放在床上,笨拙地盖上了被子准备去弄碗醒酒汤,却不料小醉鬼哪能这么乖巧竟然故技重施,一把重新揽住了自己的脖子。

    下一秒,还没等霍言泽有所反应,属于男孩的柔软红唇准确无误地覆盖在了自己脖子上,似惩罚自己对他说的话敷衍回应般轻咬了一口,霍言泽整个人僵住,喉咙突地发紧。

    男人眼眸一沉,气息变得有些急促,一晚上下来他的耐心终于接近告罄,他深吸了一口气,再出声时音色低到接近沙哑,隐隐有带有几分危险。

    江俞,在这样你今晚就别睡了。

    作者有话要说:  坐怀不乱的霍少!

    #霍少是不是不行#霍少:?

    第二十四章

    第二天一早, 江俞在闹钟响第二声之前靠自己强大的生物钟撑住努力睁开眼睛,缓慢的伸手关上。昨日的宿醉让他头昏欲裂,平日一瓶啤酒就倒的他实在没想到一杯喝起来喝饮料差不多的鸡尾酒后劲竟然会这么大。

    他正当他伸个懒腰挣扎着准备起身时, 手边的柔软让他浑身一抖整个人瞬间清醒了过来。旁边男人的床上空空如也,他瞪大明亮的杏眼看着身旁熟悉的身影,倒吸了一口凉气。

    霍言泽?

    看着男人熟睡的侧脸, 昨晚的记忆争先恐后的涌出:白昼般的闪光灯, 男人原本愤怒却又无可奈何的模样,自己主动问他甜不甜,还伸手让男人把自己抱上去,还有...

    男人脖子上的红色印记。

    江俞整个人僵在了原地,呼吸顿时一窒, 脸羞得红到了耳根,恨不得当场扣除一个三室一厅。

    男人的睡姿十分规矩不像他一般张牙舞爪, 身上的衣服还是昨晚在酒吧见他的衬衫,但却被揉的多了些褶皱。江俞完全可以想象到自己昨晚如何无赖的把他限制住不让走。

    霍言泽的眼下还有淡淡的黑眼圈,似乎整夜睡得并不安详,眉头微蹙。

    完蛋了。

    江俞愣是在床上坐了十分钟没缓过来, 好在经纪人的消息瞬间让他回过了神,因为之前的直播效应引起的热度,一个网络剧主动找上了门邀请江俞出演男三,今天正式要入组的第一天。

    看着经纪人已经出发来俱乐部的消息, 江俞也顾不上其他赶忙洗漱收拾了一番行李和衣服。当他急匆匆地换好衣服时, 眼神不自觉地又看了一眼床上没有任何苏醒迹象的霍言泽,眼神不自觉的飘到了他脖子间的红色印记。

    江俞懊恼地锤了下自己的头,蹑手蹑脚地走到床边,轻咽了下口水才鼓起勇气掩耳盗铃般伸手在男人白皙的颈部上轻轻搓了搓。

    相触的肌肤相互摩挲着似乎带着丝丝电流, 眼看着男人脖颈的皮肤有越来越红的趋势,江俞破罐破摔拉着被子盖了上去,做贼心虚的把床头柜上的小镜子放在了口袋里。

    晚看到一点...就晚死几分钟。

    抱着这种侥幸心态江俞轻轻关上门后苦着脸对着门拜了三拜,嘴里还小声念叨着:看不到看不到,蚊子咬的蚊子咬的...

    可他却没发现,就在他关上门的那一刻,躺在床上的男人慢慢睁开了眼,唇畔也划过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听着江俞下楼的脚步越来越远,霍言泽才慢慢起身,手不自觉地摸了摸脖子,唇角笑意加深。原本男孩起床时自己的意识有些模糊,可当男孩温热的手指轻碰的瞬间他就醒了过来,但没想到江俞竟然欲盖弥彰地揉了揉,还试图一切都没发生过甩锅给蚊子。

    真是,可爱死了。

    走到窗前,清晨的阳光带着温暖气息扑面袭来,楼下的小身影把箱子小心放好后才走上了车,平日和蔡经理客气礼貌的经纪人此刻如监工般对江俞指指点点,嘴里还不停的在说些什么,态度那还有平日半分的和气礼貌?

    霍言泽微微眯着眼露出了几分危险的气息,垂眸似乎在思考些什么。

    可看着车缓缓离去,他的思绪似乎也被打乱,昨晚耳畔清浅的呼吸和男孩略带撒娇意味的语调仿佛一场梦般,霍言泽有些失神,此刻似乎只有脖子上的红色印记才能清晰的证明昨晚发生的一切。

    霍言泽情不自禁的嘴角微微上扬,原本的丁点困意也早已消散无影,或许是因为这段时间和江俞呆太久,他的生物钟也慢慢变得健康起来。毕竟起都起了,索性拿起外套向楼下走去。

    可...外套呢?

    霍言泽努力回想了半天昨晚给江俞盖上后又把他抱回来,外套应该只是随手丢在了沙发上而已。

    难不成还在楼下?

    一件衣服霍少也没在意,慢悠悠地洗漱着,看着旁边的牙刷和洗漱杯少了一个,房间里属于男孩的床前小台灯和小熊玩偶也被装箱带走,竟有几分空旷,他的心里有些莫名的不是滋味。

    洗漱完毕后,霍言泽从柜子里随手拿了一件向外走去,望向楼下大厅,向来第二起床困难户的迟少衍正精神焕发的和新打野共进早餐,一边打着电话听着一晚上没睡的小吉念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