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13)

    身为唯一和钟孟时认识的人,江俞也站出来打圆场,走向了钟孟时这边温声道:钟哥,没事的,输给职业选手了也正常。我训练时和他SOLO结束后,也经常被打击的很惨。

    霍言泽眼底的笑意瞬间消散,嘴角下压:我什么时候打击过你?

    江俞嘴角的笑容微僵,眼眸中闪过几分不自然,自己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男人竟会追问。为了防止被拆台,江俞假装没听到,微微朝钟孟时笑着示意:要走吗?我看姚助理在大厅等着了,我送你吧。

    嗯,好。钟孟时的表情也恢复的平常的模样,特地淡淡瞥了一眼的霍言泽后,才起身跟着江俞向外走去。

    洞察了两人小动作的迟少衍微微挑眉,顺势把手搭在了霍言泽的身上,笑得十分幸灾乐祸:啧兄弟,你这赢了比赛,可我怎么感觉你还是输了呢?

    看着两人并肩离去的身影,霍言泽眼底的情绪却愈发淡,表情不可抑制地暗下来。

    闭嘴。

    第十九章

    自从线下提前打过配合后,江俞发现霍言泽给自己安排的训练更加苛刻,SOLO是也更加严格,颇有一种将他培养下一代电竞新星的意思,又好像是真的要把自己上次随口吐槽的打击落实到底一样。

    训练完累得半死还不算,这人竟然还要让他履行之前的约定帮忙做夜宵才能睡。

    太记仇了。

    好在霍言泽身为教练虽然不断打击锻炼他,但也确实效果极佳,起码江俞在抗压能力方面得到了质的飞跃,同时,AD基本功的提升也让这场原本遥不可及的比赛慢慢在江俞心里也有了几分底。

    稳扎稳打,问题不大;如若超常,一个打俩。

    可真到了比赛日,坐着GM的大巴来到比赛场馆的那一刻,看到下面万分热情的粉丝和不断的闪光灯,人数如此之多瞬间把车围了个水泄不通,江俞不自觉地又开始紧张了起来。就像考试前即便已经认真复习把内容早已熟记于心,可却到考场前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似乎察觉了旁边人的异样,霍言泽正准备下车的脚步微微一顿,侧过头微微挑眉望向他。

    紧张?

    没想到男人竟会注意到自己的小情绪,江俞诚实地点了点头:有点。

    霍言泽好整以暇地看了他一眼,下一秒,江俞倏地感觉手上猛地一沉,只见霍言泽朝他扬了扬下巴示意:那你帮我拿着包。

    江俞:...???

    这两者有什么关系吗?

    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霍言泽头也不回地向车下走去一边朝他摆了摆手:多劳动劳动,帮你转一下注意力。

    ...江俞微微撇嘴。

    倒也不必。

    可包已经被硬塞进了手里,想起一会这里面沉甸甸的设备是要上台用,江俞不太情愿但只能小心翼翼地抱紧,快步跟上前面的人向车下走去。

    这边一开门的瞬间旁边的人群立刻涌了上来,一旁的保安险些拦不住。尽管蔡经理在前面一直喊着大家别挤别挤,可江俞即使压低帽檐也感觉似乎周围的人群距离越来越近。

    无休止的呐喊声渐近划过耳膜,混乱的脚步,众人的目光投射,这些让太久没从公众面前出现的江俞即使表面上不动声色,整个人却用尽全力才能勉强跟上前面人的步伐,可心中有些慌乱让腿不受控制的发软硬生生慢下了步子。

    倏地,前面身影倒退,径直大步挡在了他的面前将他和渐近的人群隔开。

    男人高大的身躯让江俞莫名多了几分安全感,江俞立刻紧跟上去,可没料到霍言泽此时突然微微侧过头,在喧闹的人群中两人距离瞬间拉近。

    因为身高的原因江俞抬头微微呆愣的近距离的俊脸,猝不及防对上了他深邃的眼眸,竟隐约可以看到自己的身影。

    随着旁边响起的起哄声两人皆是一愣,霍言泽突地喉咙不自觉地有些发紧,连带着声音都带有几分沙哑,他侧过连低声示意江俞道:跟紧。

    在嘈杂的人群中被吵得脑子有些发乱,似乎下意识的,江俞不假思索地轻拽住了男人的衣角。

    感受到衣服上传来的力度,霍言泽微微一愣,随即唇角扬起了一个很浅的角度,原本已经慢下的步伐忍不住放的更慢了。

    看着两人一前一后紧贴着离去的身影,一旁粉丝激动得低声私语,手却干净利索地按下了快门键。

    镜头中背着双肩包的男孩小心翼翼地抱着另一个包低头向前走去,低着头看不清情绪,而前面的男人虽步伐向前走可还是忍不住侧眸望向了他,嘴角微微上扬,英气的眉宇间不自觉的多了几分平日没有的温和。

    啊啊今天来值了!三江七泽是真的!!麻麻我磕到了!

    你有没有觉得江俞怀里的包...有点眼熟?

    这么骚气的Josh,GM除了霍少还会有第二个人背吗?

    可霍少太不地道了吧,我儿子竟然要被当苦力...

    你懂什么!这是情趣!情趣!

    两人一前一后在蔡经理的催促下刚进到后台的准备室,就见带着发套化妆的熊熊艰难的侧过了脸,背对着化妆师的死亡眼神望向他们:你俩走T台呢?我还以为我们化完妆你们才能到。

    霍言泽站在门口,顺势接过江俞手上的包放在一旁示意他先化妆准备,才得空冷冷地瞥了眼熊熊:你化妆干什么?你又不上场。

    熊熊:...

    被暴击了一下的他像极了被踩了尾巴的猫,立刻炸毛:我做观众席好看点不行吗!不上场为什么不能化妆!

    霍言泽:占用公共资源。

    熊熊:...

    另一个被熊熊拉过来一起占用公共资源的OX:...

    原本准备室较小只是为了四人化妆准备,凑热闹的熊熊和OX一来显得有些拥挤,于是霍言泽也没关门靠在门框上和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胡侃着,却没注意隔壁化妆间的门开启,里面的人径直向这边走了过来。

    来人声音敞亮,中文十分流畅的打了个招呼:好久不见啊,Fox。

    听到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霍言泽瞬间沉下了脸,就连原本热闹的GM准备室都瞬间鸦雀无声,仿佛空气被凝结了一般。自从来到队内也从来没见过大家如此严肃的场景,江俞略带好奇的眼神悄悄侧过头看向来人。

    男人和自己年龄似乎相仿,标准的亚洲长相,丹凤眼微挑,微卷的头发向后竖起颇有几分今天要叱咤赛场的潇洒,可说出话的口音却有掩饰不住的泡菜味,应该是其他战队的韩援选手。

    只是这人看霍言泽的眼神虽带着笑意,却仍盖不住那份挑衅和野心,让人有些不舒服。

    霍言泽更是连眼神都懒得回一个,径直向GM的准备室里走去,准备关门。可来人却直接跟了上来,用脚挡住了即将阖上的门,无辜地歪头一笑:哎这么无情,老队友见面,招呼都不打一下的吗?

    霍言泽关门的手一顿,似乎被他这言语气的喉间竟溢出了一声冷笑,可深邃的眼眸仿佛深不见底的牢笼没有一丝温度,紧紧地盯着他:那你偷偷转会的时候怎么不会和我们打个招呼?

    门口的男人抖了抖肩膀,满脸无辜地眨了眨眼睛:啧,合同也没规定啊。

    看着男人不老实的伸头想看屋里的人,想起昨晚迟少衍和自己说的事,霍言泽语气瞬间警惕了起来挡住了他的视线:RO,别做那么多无用功。

    看着他一副无赖的模样还想在说些什么,霍言泽不愿再多费口舌,毫不留情地把他的脚向后一踹,直接嘭的把门带上。

    门口的人遗憾的啧了一声,举止优雅地轻拍了拍差点被夹到的队服,想到刚刚看到化妆间边上的乖巧身影忍不住皱了皱眉,特地提高了音量意味深长地说道:老队友,今天还得最后组队一次,靠你了。

    听了这话熊熊再也坐不住了,就算旁边化妆师按着他的头,死亡眼神也控制不住他艰难的扭动着朝门吼了一句:他靠他爹呢!不是人的东西和对面的狗教练合起伙坑我们!这次要不是还有...

    向来笑眯眯的蔡经理也从来人站到门口的那一刻沉下了脸,但见熊熊声音颇大,身为经理他还是板着脸转头训斥:好了小点声,注意影响外面这么多工作人员呢,先收拾,还有半小时上场。

    这孙子太嚣张了!熊熊还是忍不住气愤的补了一句,眼睛却不自觉地瞟了一眼正靠在门上的霍言泽。

    男人慵懒地靠在门上表情如常般冷漠,一言不发,但不知是不是因为刚刚的事件滤镜,熊熊总能感觉他身上似乎压抑着什么无处可发。因为关上屋门的原因,原本狭小的屋子变得有些拥挤,霍言泽深吸了一口气朝蔡经理随意地摆了摆手:我去趟洗手间。

    听他说完这话,蔡经理眼神第一反应看向了江俞,正想说什么却停顿了一下,微微抿唇。最后还是决定招呼着刚被化妆师嫌弃化完妆的熊熊:哎,你跟着去吧,外面工作人员多看着点。

    对于这个安排熊熊有些意外:你就不怕我找那人打起来?

    蔡经理翻了个白眼,摆了摆手:你这瘦胳膊瘦腿的能打过谁?

    熊熊:...

    正当熊熊撇了撇嘴,准备跟着霍言泽出去时,蔡经理想了想还是拦住了他,刚刚的事情原本想压到比赛解决,可向来直肠子的他越想越来气亲自跟了上去,交代道:算了你老实呆着,我去看看。顺便趁现在去官方问问对面TU这种怎么给他治治,仗着在他们场馆比赛真就他家开的了?

    哎哎我怎么感觉是你要去打架!别别别。看这两人才是打架的架势,熊熊无奈的拍了下大腿,赶忙追了上去。

    江俞自然注意到蔡经理刚刚有些犹豫的神情,看着三人一个接一个的出去更加好奇,目光也只能转向唯一被留在化妆间的知情人。

    一旁沉默不语的迟少衍似乎感受到旁边的视线,他微微侧头就见江俞正看着他,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吞咽空气的模样像极了嘴里塞着松果的小松鼠。

    秉着爱护小动物的宗旨,迟少衍主动开口:是不是想问刚刚来的人是谁?

    还没等江俞回答,迟少衍侧过头自问自答道:那个是RO,去年是我们队伍的打野,十月份大家一起在洛杉矶夺冠扬起国旗,并肩作战的好兄弟。可前两天转会期,他不声不响的签约了我们对家TU战队。

    江俞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毕竟转会这种事在每个赛季末也经常发生。

    迟少衍没有看向他,自顾自的继续说道:其实转会这种事向来都是好聚好散,如果说清楚也至于闹得如此不愉快,可他却从来没和我们提过要拒签下赛季,甚至完全没有任何他要走的迹象。之前我们战队人员都是自己人较为稳定,基本到时间自动续约,他那边说是韩国签证问题,在蔡经理催了他两次后在得到肯定答案后也没在催。

    可结果在转会还有两天他直接半夜搬出了俱乐部,当天早上TU战队官宣他的正式加入,我们甚至都是通过热搜才知道的这个消息。说到这迟少衍笑得有些无奈:你应该也知道,转会期还剩两天基本上其他家合约都定了,再找打野联系人什么都来不及,完全是直接坑我们一笔。

    听到这,江俞微微蹙眉,眉宇间有些担忧:那你们打野

    没想到他竟然是想的这个,迟少衍微微一愣,随即笑着解释道:这个不用担心,现在我们打野已经确定了。

    是个很厉害的宝藏黑马。

    江俞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脑海中不自觉浮现起刚刚一言不发,靠在门上的男人,就在他想再问什么时,迟少衍起身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回答了他想问的问题。

    霍言泽之前,一直把RO当真兄弟看待的,甚至转会后RO竟然还邀请霍言泽去酒吧最后一聚,霍言泽竟然破天荒的真去赴约了。

    说到这,迟少衍话语微顿,不知在想什么语气凭添了几分认真:但那次RO到最后也没去,霍言泽和你被抓去了警察局。

    江俞整个人一怔。

    *

    霍言泽走出洗手间后在台前站了一会正想原路返回,却没想到在观众席的第一排竟然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男孩似乎刚刚从外面过来坐下,气息还不太稳,看到他时眼睛亮晶晶朝他招了招手。

    不知是不是那份笑容十分耀眼而明亮,让霍言泽眼眸中原本的烦躁瞬间消散无几。

    你怎么在这?男人不自觉地大步走上前,语气却还是冷冰冰,隐约还有几分有些别扭。

    江俞丝毫没提刚刚的事,只是扬了扬手上的应援礼袋,在正主面前腼腆一笑:来看看Fox选手赛前准备如何?要不要我借你好运?

    霍言泽微微挑眉:有备而来?

    江俞嘿嘿一笑把东西放在旁边像到自己家般大方的示意他坐,霍言泽微微挑眉顺势坐下。周围的人都在忙碌准备等下的比赛也没人注意到他们。霍言泽贪婪的享受着属于两人的片刻闲暇,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斟酌用词开口问道:如果...你之前的好朋友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你会怎么办?

    嗯?江俞微微一愣没想到霍言泽竟然会主动开口,随即十分认真地想了想,分析道:要看这个错误的严重性和他对待这个问题的态度吧,如果他真的认识到错误,并且不是原则性问题我还是会原谅他。

    虽知道小家伙心肠软没想到还挺有原则,霍言泽若有若思的点了点头:这样。

    旁边的男人又陷入了日常的沉默,江俞也不在意,只是好奇地抬眼望向前面的比赛舞台,想到自己在第二场也要坐在上面,忍不住开始自问自答起来:你紧张吗?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台上的设备,我都有点紧张。

    霍言泽不以为然地微微扬眉:我先上台比赛,你有什么好紧张的?

    江俞点了点头并没有反驳他的话,歪头展颜一笑:好,那我可坐在这好好看霍教练如何发挥了。

    还没等江俞笑着说什么,却听到后面刚入场的观众议论了起来。

    哎...那不是江俞吗!

    不会吧,参赛选手应该都在后台准备怎么会在观众席?

    而且那个站在他旁边的!F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