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12)

    但却有点过了头,毕竟牛头也不是吃素的。

    被顶了两次,熊熊有些懊恼:靠,为什么我们不拿锤石,我一定勾死这个牛!

    又来了这小子走位这么好我的风都躲了,别给我拜年了!

    霍少!救我!

    线上安稳把兵线压进塔下的霍言泽微微皱眉,终于还是薄唇微启,他语气严肃。

    江俞,你漏兵了。

    熊熊:...

    第十七章

    熊熊识趣的默默退到了后面不再挑衅牛头,给十分正经的霍教练默默套了个盾。

    Aen看着对面终于安分,不会构成威胁的熊熊向后退了退,语气中掩饰不住的兴奋:哇江俞可以啊,我们竟然和世界第一ADC打的有来有回,平稳发育!保持!

    高度紧张补兵到现在的江俞轻咬了下嘴唇,完全没有半分放松,反而有些纠结这话对面的世界第一ADC有没有听清。下一秒,对面刚升六级的卡莎直接一个连招飞了上来,江俞的韦鲁斯立马开大招想要定住他,却没想竟被风女的大招倏地打断。

    对面的打野奥拉夫也上来几招补了伤害,刚刚还十分嚣张的牛头瞬间毫无反手之力当场去世,江俞操控着韦鲁斯向一旁的草丛撤去。就在对面三人正准备继续追击时,白教练已经绕到了后面包围上来,一个猪妹大招甩过去定住了三人,江俞也趁机一套连招带走了离自己最近半血的熊熊。

    看着对面打野和霍言泽正准备撤退,他立刻拉弓把对面没有闪现的打野打了个半血,伤害瞬间拉满,丧失逃跑能力的打野垂死挣扎,江俞则配合白教练的猪妹顺利拿下了双杀。

    Aen忍不住感叹:漂亮啊,江俞!

    中路的钟孟时笑得温和:江俞,这把交给你Carry了。

    就连不多言的白教练也赞美了一句:嗯,这波打得不错。

    对于大家的夸赞江俞有些不好意思地接下,一边回城购买装备,略带期待的眼神望着对面下路,心思却早已集中在了耳朵上,生怕错过了麦对面人的一丝一毫的反应。

    半响,麦那头的人终于开了尊口,可江俞迎来的不是夸奖而是对方懒洋洋地询问:刚刚最后拉弓没杀我而杀的打野,是随机选的还是因为什么?

    江俞睫毛微微一颤,老实地回答道:他...没闪现,刚交了大招,也没位移。

    麦那头的男人终于在一直监督训练的严肃模式中露出了久违的低笑,男人的嗓音沾染着几分沙哑,在江俞的期待中终于落下了那久违的夸赞。

    嗯,打得不错。

    得到了霍言泽为数不多的赞许,江俞瞬间眼睛一亮,如吃了糖的小孩一样笑得眉眼弯弯。

    似乎,严格的霍教练认可时的语气也比平日...温柔几分。

    刚到下路看着正在补兵的男人似乎示威般稍微靠前了几步,大大方方的平A补了一个霍言泽面前的炮车,还特地亮了一个图标表示友好。

    虽然江俞没指望着霍言泽会回自己一个表情,但却没想到的是男人毫不留情的上前点了一套技能,如果不是Aen的牛头及时把霍言泽顶了出去,江俞离当场去世就差那么一点点。

    霍言泽的操作如肌肉记忆般流畅却极富有攻击力,让刚回城满血的江俞瞬间变成了半血,只能抿了抿唇,一边磕血药跑回了塔下补兵。

    麦那头的慵懒的声音再次响起,继续对他上波团失误一字一句地分析:下次开团一定要看好熊熊风女的大,防止他的大招打断你的。

    说到这,霍言泽看了眼对面塔下半血的江俞,蹙眉又补了一句:还有,补兵别这么靠前。

    江俞:...

    刚刚那刻的温柔霍教练应该是假的。

    即便被说了一顿,但江俞却只能承认霍言泽句句都说在了点上,他应了声后乖乖退在兵后面安全补兵发育。

    一旁的熊熊听不到有来有回的两人对话,只能听到自家ADC疯狂指导对面的ADC如何打自己。对这种千古奇观的对战他还是忍不住感叹了一句:...不是大哥,你这是在教学对面如何打我们?

    霍言泽直勾勾地看着屏幕,给游戏里的熊熊打了个问号:?不然找我们来陪练是干什么的?

    求知欲旺盛的熊熊一想起陪练晚上还陪对家ADC一间房睡觉呢这算什么,但还是忍不住多问了一嘴:那为什么你刚刚团战的时候大招飞牛头不飞AD?

    霍言泽淡淡地瞥了他一眼:飞AD容易有风险被牛头撞开,这东西你个辅助还要我教?

    在中路对线的迟少衍顺利把钟孟时打成残血,美滋滋的回程补了装备然后好心帮熊熊翻译了一边他的问题:熊熊的意思是,你这是不想杀还是不舍得杀啊?

    江俞隐约听到了迟少衍略带调侃的最后一个问句,还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麦的那头似乎瞬间被人静了音。

    下一秒,不知什么时候霍言泽已经绕到了中路,直接大招飞到了塔下残血正在回城的钟孟时身旁。

    系统提示:GM丶Fox击杀了Star丶Shi

    没有任何拖泥带水,男人还多挨了下塔伤,丝毫不留情面在尸体上亮了个战队图标。

    误以为偶像因为自己话多惨死的熊熊:???

    躲在塔后半残血生怕霍言泽来偷袭的江俞:???

    钟孟时:?

    只有迟少衍眼睛一亮,意味深长的啧了一声:我最期待的线上PK环节终于到了,建议等下真人PK。

    第十八章

    熊熊欲哭无泪的用大招给刚杀了偶像的自家ADC在塔下回血,尽着自己最后理智仅剩的职业道德:呜呜霍少你轻点杀,多大仇啊,那是我偶像啊!

    霍言泽:不是一开始他说想和我SOLO的吗?赢了可以吹一辈子,输了不亏。

    我这是在给他机会。

    熊熊:

    霍言泽不动声色地放出条件诱惑道:一会用风把他吹起来,吹起来海底捞消去一顿。

    感觉旁边的熊熊似乎有些无动于衷还可以继续为偶像放水的模样,霍言泽微微挑眉,悠悠地补了一句。

    吹不起来赔两顿洋房火锅。

    想起1200人民币一盘肉的洋房,熊熊瞬间心如刀割,忍不住开始鬼哭狼嚎起来,恨不得把刚刚哪壶不开问哪壶的嘴封死:霍少,霍哥!你别拿你的消费水平衡量小的,要不把我涮了吧QAQ

    接下来的时间在熊熊被迫的完美配合下,钟孟时可以说是毫无游戏体验。

    明明是个有位移的妖姬,可每次团战却都好巧不巧被风吹起无力回天,对面ADC不要命死的大招飞进来极限一换一也要把他带走。

    钟孟时无奈去上路补发育,被抓。

    钟孟时去下路收石头人攒钱,被抓。

    钟孟时在中路塔下补兵,被抓。

    似乎感觉到一旁的钟孟时心态发生了些变化,作为他在场的唯一熟人,江俞出声安慰道:没事,钟哥,你跟我们团,让Aen盯一下对面AD。

    江俞这话让麦对面的霍言泽脸色沉了几分,瞥了眼小地图的视野,眼眸中闪过几分异样。还没等钟孟时有所回应,一个亮标瞬间击中了他,下一秒发育完全体的卡莎瞬间大招飞了过来,在Aen反应过来立刻发动技能想把人顶走时,一旁风女的风及时把他们吹起。

    话音刚落就在小地图上看到一切的江俞:...

    一套技能毫不拖泥带水收了钟孟时后,霍言泽也顺手也直接把这个牛头的人头拿了下来。

    看着自己两个队友黑屏,江俞就听到麦那头男人声音十分嚣张,似乎还隐隐有几分炫耀:嘁,我是他能盯得住的?

    江俞微微皱眉,语气有些惊讶:?!你偷听我们战术?

    呵。

    霍言泽嗤笑了一声:这也叫战术?我在帮你的战术试错。

    江俞:...

    整把下来虽然霍言泽二人组疯狂抓人搞事,但OX的上单和迟少衍的中路分推运营依旧十分有效。明星队虽然前期靠白教练游走拿下不小的优势,可后期中单拉跨,只有一个输出点的团战阵容还是被轻而易举被分带推上了高地。

    直到最后,霍言泽微微扬起下巴,站在泉水门口礼貌的闪现进去送了个人头,礼貌外交。

    钟孟时看着屏幕上失败的提示和自己2/12/3的战绩,好脾气的他也忍不住眉头微蹙。看着霍言泽几人从对面训练室走了进来,钟孟时毫不遮掩地紧盯着他,脸上仍保持着他的标准微笑:对面的AD是哪位?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

    霍言泽微微眯眼,钟孟时似乎锁定目标般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眼眸中闪过几分了然,哪像有半分疑问AD到底是谁的样子。

    虽然旁边的叛徒熊熊朝偶像疯狂示意点头,但霍言泽的脸上并没有多大情绪,眼眸微挑,毫不在意地抖了抖肩:没有啊,特训不才是这次的根本目的吗?

    随即霍言泽似笑非笑地勾了勾唇,轻靠在了门框上,慵懒的带有几分调侃的语气却无形中给人压迫感。

    电子竞技,菜是原罪。

    可平日打趣的话脱口而出,周围的空气有一瞬的冷凝,霍言泽冷不丁对上了江俞的眼神,小孩微微闪躲,似乎有点失落样子。霍言泽喉咙微动,走到了他的一旁,不自然地补了一句。

    你不算。

    江俞:

    看着两人距离越靠越近男人似乎低声说了什么,江俞的耳根有些发红,钟孟时却忍不住微微蹙眉。一想到刚刚男人挡在江俞面前的模样和两人游戏连麦教学时江俞的语气,他优秀的表情管理终于有了几分松动,垂下眼眸掩过其中的几分复杂情绪。

    不过只是游戏打得比较厉害一点而已。

    钟孟时心里有些不快,可脸上摆出了一副十分谦逊的模样抬眸望向霍言泽,和煦温声道:玩游戏这么多年,关于Fox的传奇我也是十分敬佩,今天有幸见到真人,不知道我是否有这个荣幸得到世界冠军的单独教学?

    像是虔诚的学徒真的只是想领教一番技术,好好学习一下,他主动向霍言泽提出了邀请:可以SOLO一局吗?

    对于钟孟时如此热忱的邀请,众人的目光不禁转向了一旁的霍言泽。只见男人毫不在意,似乎有些困意般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摆了摆手:不打。

    我怕你输不起。

    众人:

    不愧是你。

    原以为钟孟时会就此作罢,却没想到他只是温和一笑,不经意间再次开口提到:之前有听小俞说过你对他单独训练一段时间提升很高,原以为今天我也有这个机会可以听取些秘籍,好好学习一下

    霍言泽显然注意到了男人对于江俞亲昵的称呼,好整以暇地看了他一眼,慵懒的地靠在电竞椅上,毫不犹豫地直接应下:上号。

    男人眼眸微挑:输了可别哭着退赛。

    似乎是意料之中,钟孟时眉眼笑意加深:还要麻烦你手下留情,毕竟我也不是专业,起码不要让我输的太难看啊。

    男人没答,一旁训练时被迫和他Solo好几次的江俞倒吸了一口凉气,轻扯了扯钟孟时的衣袖好心劝阻:不太好吧,和他Solo更容易丧失信心的。

    霍言泽盯着他的手眉头微蹙,一旁的熊熊却挡住了他的视线,跳出来为偶像争取最大权益:职业选手禁止本命英雄参赛!真要比的话你也应该选个风星琴露娜的软辅。

    听到这个提议江俞微微一怔,软辅类的英雄平日虽然团战发光发热的作用极大,可真拿出来Solo攻击性并不强,就算是职业选手胜算也并不大。

    想到这,江俞反射性的抬头望向霍言泽,却对上了男人深邃而清冷的眼眸。

    男人的眼神随性和慵懒,可目光中却似乎带有几分探究。

    下一秒,江俞就见霍言泽并没移开视线,反而直接十分爽快地应下:我都可以。

    原本并没什么信心的钟孟时听到这突然感觉自己似乎多了几分胜算,他也并不推辞,轻笑着应了下来: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江俞站在两人中央看着进度条加载,虽然自己不上场但还是为他们捏了把汗。

    如果钟孟时输了一个辅助,即便对方是职业选手也够打击人的。

    但如果霍言泽输...

    江俞的眼神不自觉地飘向了左边的男人,映入眼帘的就是男人精致的侧脸和硬朗的下颚线,卷密的睫毛微垂,覆盖在那双深邃的眼眸上。高挺的鼻梁,零瑕疵的皮肤和那不可一世的清冷眉眼,就算旁边坐的是钟影帝也丝毫不输,盖不住他身上的一分光芒。

    只见霍言泽此刻正十分放松的靠在椅子上轻敲着桌面,似乎在烦恼为何要有游戏加载环节,明明是拿娜美辅助英雄打火男输出型英雄,可他却丝毫不畏惧颇有一种想立刻发兵开打的模样。

    看着平日对任何事都似乎没有太大兴趣的男人此刻竟格外认真的盯着屏幕,眼中有着平日所没有的光芒。江俞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想象不到霍言泽输会是什么样。

    又或者从他心底就一直觉得,霍言泽不可能输。

    一进入比赛,霍言泽并没有按照日常的辅助出装,而是走了AD路线,兵还未发他就直接走到了对面塔前。

    可毕竟钟孟时选的英雄火男也是个手长的英雄,直接上前一个技能丢了过去,霍言泽的娜美W技能也极限距离跟了上来,不仅成功消耗后反弹到他自己时还加了血,到头来只有钟孟时的血量下降,霍言泽仍是满血状态。向来表情管理优秀的钟孟时,此刻的脸色也不易察觉的微变了几分。

    前期霍言泽用技能无伤害换血,二级有了控制技能的他似乎能预料到钟孟时的每一个走位一样,所有的控制技能全中。

    钟孟时缩在塔下用着最后一个药瓶加血,微蹙着眉看着对面马上就要六级有大招。因为SOLO规则的原因,即使残血中间也是不能回城补给,只能奋战到最后。

    所以刚到六级的霍言泽最后两个兵都懒得补,直接大招命中塔下的钟孟时,直接扛塔将控制技能,伤害技能加引燃丢了出去,头也不回的自信闪现出塔。

    系统提示:GM丶Fox击杀了Star丶Shi

    哪有什么手下留情和点到为止?

    霍言泽的眼里只有赢罢了。

    旁边几人看着毫无悬念的碾压局瞬间都哑了声,还是迟少衍先一步出声,笑着当和事佬:友谊第一,友谊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