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10)

    一闪一闪的灯泡?

    霍言泽的动作微微一顿,抬起头好整以暇地打量了一眼江俞,却也没说什么,只是拿起一旁的手机发了个消息:我让熊熊拿上来一个。

    江俞懵懵的点了点头,为了表现一番,他随即利索的搬起自己的椅子向浴室走去。因为刚刚洗手匆忙的原因,浴室的地上还有一些水渍,他小心避开放上凳子,正准备踩上去先把灯泡卸下来时,却被人一把拽住。

    看着男人不假思索,干脆利落地穿着湿衣服直接爬了上去,完全打破了江俞想好好表现一下的机会,江俞只能偷偷撅起了嘴抬头有些不甘心地望向男人。外屋暖色的灯光勾勒出他的侧脸,柔和了他周身的气息,分明的光影将他脸上勾勒出锐利的线条却又多了几分平日莫有的温和。

    随着他的小臂伸长,微微下垂的衣袖自然地露出了那根绳子都有些古旧的素手链,江俞一时间有些错楞,眼眸微动,纷乱的情绪在胸口瞬间漫开。

    虽然霍言泽总是给人的第一感觉总是过于冷漠不好接触,训练时也严肃冷酷,让人有些胆怯,可这一瞬间他仿佛卸下了倨傲的气势,如一个邻家大哥哥般可靠,让人触手可及。

    他骨子里终究还是一个不善言辞的温柔的人罢了。

    一如既往。

    和高中一样,一点没变。

    想到这,江俞微微一笑,眼眸也变得柔和了几分,虽然男人已经开始动手拆但他还是决定稍微客气一句:要不还是我来吧,你先换个衣服。

    霍言泽看也不看他,语气不容置疑:我高,方便一点。

    江俞:...

    一如既往的不只是他的不善言辞,还有这个嘴。

    江俞有些不服地偷偷撇了撇嘴,自己好歹也是刚刚过了一米八的人,在男演员中也并不算矮。

    只是比这个一米八五的人,稍微...矮那么五厘米罢了。

    你高!你高有种别用椅子!

    想是知道他心中所想一样,下一秒男人的声音冷不丁的响起:用椅子是因为他稳一些,不用的话踩着浴缸也可以够到。

    这话让正胡思乱想的江俞反射性的一抖,他偷偷撇了眼椅子上的男人,他甚至都没低一下头看自己竟然一语道破,他有理由怀疑是不是现在电竞选手都加了一门心理学。

    咚咚咚...

    敲门声突地响起应该是熊熊送灯泡上来了,看着椅子上的某人并不需要自己的帮助,江俞十分积极的向门口快走去,打开门,他谦和一笑:麻烦你跑一趟了,给我就好。

    不麻烦,不麻烦。熊熊嘿嘿一笑抱紧灯泡不撒手,直接不请自来如泥鳅般灵活地挤了进来。

    好不容易有这等好机会,他哪能错过如此绝佳的一线八卦?

    熊熊左瞅瞅右看看,一脸好奇模样打探着熟悉而又陌生的房间,看到中间时,他似乎有些惋惜的小声感叹道:啧,怎么两张床啊...可惜...

    江俞在门口整理有些凌乱的鞋子没太听清:哎,什么?

    熊熊似乎感觉到了旁边浴室传来一阵莫名的凉意,整个人一突地激灵,求生欲令他立刻打哈哈混了过去:霍少呢?在不在里面?要不要我帮忙换?

    霍言泽一字一句,厉声下达逐客令:灯泡放下,你滚。

    听着霍少语气不善,熊熊在八卦和自己空荡荡的钱包之前犹豫了一番,几乎立刻把灯泡交给了江俞,笑眯眯的脚底抹油撤退:得嘞。

    只不过关上门时,他还是忍不住偷偷看了眼两人的床位。

    可惜...两张床就算了,怎么中间还有个柜子。

    啧,霍少到底行不行啊?

    *

    赶走了那个说话精,屋里瞬间安静了下来,江俞走近浴室抬手递给霍言泽灯泡,他轻扶着凳子看着男人十分动作利索地换上,微微有些愣神。

    霍言泽换好后拍了拍手,俯身朝他微微抬眼,示意道:开灯试试。

    江俞:嗯,好了...

    还没等江俞来得及把凳子搬回去,床上的手机不适时地响起,一旁的霍言泽却先一步抬起凳子擦干净,搬了回去。他的手只能悬在半空轻握了一下,才赶忙扑向床上拿起手机。

    可原本趴着准备接起,但看到来电显示的那一刻,他微微一愣猛地坐了身,语气显然多了几分认真:喂,钟哥。

    听到这个熟悉的称呼,那头正准备拿衣服洗澡的霍言泽手微微一顿,眉宇间闪过几分不易察觉的烦躁。随即他默默又把衣服塞回了衣柜,放慢速度拿出另外一件。

    因为江俞背对着的原因,显然没注意到霍言泽那边的异样,只听着电话那头的温和声音问道:江俞,最近在俱乐部呆的怎么样?

    江俞受宠若惊的点了点头:挺好的,这边的人都很照顾我。

    电话那头的钟孟时似乎被他的语气逗笑,轻笑着说道:嗯,那就好。过几天我要去你们俱乐部明星赛彩排训练,我们...一起加油。

    虽然之前听蔡经理讲过和他一队,可听着钟影帝亲口告诉自己,江俞还是忍不住有种被片场指导演戏的紧张,如上课回答问题般认真答道:好的,钟哥!

    听着那头有力的回答,钟孟时唇角的笑意加深,手若有若无的轻点了两下手机犯了难。虽然平日拍戏对着镜头张口就来,台词滔滔不绝,可此刻却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再聊些什么。

    钟孟时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他悠悠地看向窗外,语气有些不舍的结束了这通电话:嗯...那,晚安。

    江俞神情谨慎,乖巧的坐得笔直,恭敬地回道:嗯,您也早点休息。

    等挂了电话,他才忍不住松了一口气,可下一秒,却冷不丁地听到后面的男人嗤笑了一声,语气不咸不淡地问道:钟哥?钟孟时?关系很好?

    江俞有些错楞,没想到他竟会主动问这个,犹豫了下还是挠了挠头,开口解释道:还好...之前有一起拍过戏,他是个很好的前辈,也给了我很多指导,教会我很多学校学不到的东西。

    霍言泽微微挑眉,眼里的眸光逐渐幽深:那我也教了你不少,怎么没听过你叫我哥?

    ???

    霍言泽义正言辞:我这个学校也学不到。

    江俞:...

    看着霍言泽好整以暇地打量着自己,似乎没有答案他并不准备动身去洗澡,他有些无奈地蹙眉道:可我们俩年龄一样...

    霍言泽微微挑眉:你几月?

    江俞:我六月...

    霍言泽:我二月。

    江俞:...

    看着眼前的男孩有些窘迫的地下了头,似乎真的在挣扎要不要叫自己哥哥时,霍言泽的喉间溢出了一声低笑,嘴角扬起了很浅的弧度。当他正准备转身向浴室走去时,男孩终于还是开了口。

    江俞:泽哥...今晚还吃夜宵吗?

    男孩的声音和他的人一样,温和而又亲切,软软糯糯的声音不急不缓,语速刚刚好,明明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问句却在这个夜晚格外的撩人,似乎没有人可以拒绝这顿夜宵。

    霍言泽有一瞬的错楞,他的动作像是被人按了暂停键,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可随即又摇了摇头。

    他轻咳了一声,背对着江俞漫不经心地走向浴室,摆了摆手头也不回地道:随便,我先洗澡了。

    看着男人背影和模棱两可的回答让人有些捉摸不透,江俞只能迷迷糊糊的点了点头:好。

    可关上厕所门的那一刻,霍言泽才忍不住卸下紧绷的伪装,轻靠着门闭上了眼。

    不是和钟孟时一样的钟哥,叫自己霍哥。

    而是泽哥。

    霍言泽深吸了一口气缓了缓情绪,唇角的笑意却一直没有下去。他呆呆地靠在那里,不知为何,一想着外面的人还在,突地喉咙有些发紧。他轻舔了一下贝齿,四处张望了一圈,眉宇间闪过几分懊恼,他突然有些后悔为什么没有在浴室藏根烟。

    他随手把衣服丢在一旁,可不经意间却瞥见了镜子中的自己,终于还是忍不住嗤笑地轻骂了一句自己。

    草,没出息。

    竟被江俞的一句泽哥叫的,耳根都红了。

    可是真想...再听一次。

    第十四章

    第二天一早下楼,江俞虽然说不出哪里不对劲,可今早起来...总感觉熊熊看他的眼神总有些怪怪的。

    江俞有些担忧的看着熊熊盯着这边心不在焉地拿起旁边的醋张嘴要喝,而旁边的迟少衍和OX丝毫没有阻拦的意思,颇有几分看他能喝几瓶的姿态。江俞还是没忍住,好心停下了手中吃饭的动作,十分适时按住了他的手:熊熊,你怎么了吗?

    见憋了一晚上终于能进一步八卦多问几句,熊熊眼睛一亮,刚准备开口,却倏地看到了江俞身后的身影。他如变脸般立马疯狂摇头,殷勤地笑道:没事没事没事没事,一点事没有,多吃点啊。

    霍言泽幽幽地瞥了他一眼,拉开江俞一旁的凳子坐下,优雅地吃起了早餐,虽然神色如常没有什么特别,可其他几人却明显感觉出来。

    霍少...今天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

    平日不到训练时间不起床出门的他,竟然也会有一天规律生活加入健康的早餐阵营。

    不对劲,很不对劲。

    于是几人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又把打量的目光从神清气爽的霍少转向了一旁的江俞身上,甚至还带有了几分...温馨的关怀。

    江俞猛地一噎,众目睽睽之下江俞哪有霍言泽那种抗压能力,被看了一会就有些不好意思,还好从外面回来的白教练适时的出现,打破了眼前的僵局。

    白教练步伐停在江俞身旁,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出声道:江俞快吃好了吗,一会我们队的其他几个人都要来俱乐部,赛前一起打配合试试,准备一下。

    想起昨晚钟孟时的电话似乎有提到这件事,江俞微微一愣,立马点了点头应声:嗯,好的,我马上过去。

    白呈霖:好。

    听着两人云淡风轻的一问一答,一旁的熊熊像是想起了什么,拿筷子的手微微颤抖,语气中更是掩饰不住的激动:明星队的其他几人...!江俞,那钟影帝是不是也要来?!

    毕竟一会就要见面,江俞也没想隐瞒,轻笑着如实答道:对,昨晚他和我打电话的时候说是要来的。

    熊熊瞬间激动得跳起:啊啊啊啊!我是他偶像...不不他是我偶像!他的每一部剧我都看完了..之前他为了不给大众留下太实的印象好演好每个角色,所以从来不参加除了电影宣传以外的任何活动,没想到第一次竟然是电竞比赛!你和他是不是很熟!能帮我要签名吗?他本人和镜头上一样吗?是不是比镜头上更好看!

    听着熊熊点炮似的一个接一个的问题,让江俞有些应接不暇,他有些无奈只能先挑最后一个问题,认真思考了一下回答道:他本人比镜头上的话...要精致很多,很好看。

    听着一旁的某人认真的语气中毫不吝啬的赞美,霍言泽动作一顿,把叉子放在一旁,唇角微微紧绷,眸子闪过一丝连自己都没察觉到的躁闷。

    显然那边被熊熊热情包围的江俞并没注意到,迟少衍一脸坏笑地凑到了霍言泽一旁,颇有兴趣的八卦道:我的关注点是,昨晚?很晚打来的电话吗?

    见霍言泽的脸色沉了几分,没答似乎默认了这一事实,迟少衍笑得意味深长,有意无意的又火上浇了点油。

    那两人关系应该还不错呢。

    霍言泽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多管闲事,闭嘴。

    这边熊熊哪还顾得上吃什么早餐,他紧紧缠着江俞的手臂不放手,满脸期待的望着他:那能不能帮我要签名!求你了,这是我的毕生希望!我喜欢他整整五年了,比我坚持打职业的时间都长!你们...之前搭过戏应该关系还不错吧!

    看着熊熊满脸渴望完全一副小粉丝的模样,江俞有些为难:签名吗...

    因为之前一起拍戏的原因,江俞也经常看到有工作人员想借职务之便找钟孟时想要签名,可无一例外的都被拒绝了。

    后来江俞十分好奇地问了问钟孟时的经纪人,经纪人偷偷告诉他钟孟时并不喜欢让别人大张旗鼓,不希望别人向追星似的对待他,而是只想将好的作品留在大家眼前而不是那虚无缥缈的签名。

    正在江俞犹豫着怎么开口向眼前的铁粉熊熊说出这等憾事时,下一秒,门口一个略带磁性的嗓音响起。

    可以的,既然是江俞的朋友...

    荣幸之至。

    听着那熟悉而又低沉的温柔嗓音,江俞微微一愣,几个人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了来人。上一秒还在众人话语中谈论的钟孟时此刻站在门前礼貌一笑,示意经纪人递过本子,洋洋洒洒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主动上前递给了熊熊。

    男人举手投足之间,似乎隐隐带着一种天生的贵族绅士风度,优雅的无可挑剔。

    猝不及防对上男人可以容纳整个星辰般的眼眸,平日握鼠标一整晚都不抖的王牌辅助此刻手却不受控制的抖个不停,说话哪还有平日的半放松和流畅:你好,我...是熊熊,GM战队...战队的辅助。

    男人微微一笑把本子放在了他的手心,目光深沉而又温柔:你好,钟孟时,谢谢你的喜欢。

    熊熊整个人瞬间有些飘忽分不清现实还是梦,呆呆地摇了摇头:不会...

    说完这话,钟孟时的目光不经意间转向了江俞的方向,却发现竟被人挡在了身后,他的眉宇见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异样。随即他走向众人,温文尔雅的切身,丝毫没有明星架子主动自我介绍道:大家好,我是钟孟时,请多关照。

    男人似乎身上有种莫名的亲和力让人们忍不住亲近,或许是平日颇受熊熊念叨,被熊熊戳了一下,OX先一步开口主动介绍:你好,OX。

    钟孟时和煦地笑着朝他点了点头,看向了在座的其他两人,他的目光在两者上来回流转,在挡在江俞前面的男人身上停留了片刻,似乎觉察到了什么,他微微挑眉。

    这人,似乎有些眼熟

    一旁的迟少衍身为队长,先一步笑着开口欢迎:你好,迟少衍,GM战队队长,之前我们都在赵苏婚礼上见过。

    钟孟时瞬间一脸了然的点了点头,目光却紧盯着挡在江俞面前的男人身上没曾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