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9)

    [无奖竞猜,这次我猜十顿!]

    [霍少这么狗十顿够吗?]

    [大胆点,海底捞战队活动包年,蔡经理乐晕在厕所!]

    就在各位猜的正起劲时,镜头中却出现了一个白皙的小手轻拽了拽霍言泽的衣袖,男孩乖巧的声音在一旁响起:这局开始了,先准备吧。

    感觉到了袖子上的力度,霍言泽动作微微一顿,眼尾上挑,似乎心情很好的摆了摆手让熊熊一边呆着去。

    [???]

    [霍少旁边还有个男人?]

    [朋友们我突然想起来,刚刚霍少说辅助,所以这个AD是谁?]

    [我知道我是十年老粉,前排拜一下江锦鲤我去抽奖了,兄弟们祝我好运!]

    [不对劲很不对劲!我闻到了不对劲的味道!]

    [三江七泽!现在立刻给我锁了!]

    看着大魔王终于松口,熊熊猛松一口气,直接一溜烟向外冲去,头都不敢回一下生怕他反悔。

    霍言泽并没在意只是侧头看了眼一旁正襟危坐的江俞,这局他仍然选的是维鲁斯,他微微示意自然地接过鼠标帮他点了符文保存。

    可看到他选的英雄皮肤,霍言泽眼里的笑意消散了一些,语气淡淡的问道:怎么不用新出的冠军皮肤?

    突然被问住江俞有些懵,认真想了想似乎排位见过的金闪闪皮肤,维鲁斯的头发都金灿灿的十分骚包:嗯?冠军皮肤...太花哨了,我还是比较喜欢用原画。

    霍言泽一噎,他微微抿唇盯着屏幕,却也没说什么。

    可在最后十秒,他还是几下原本选的保护性辅助锤石切换成了有控制和进攻性的光辉,鼠标毫不犹豫地换上了玩家公认最亮闪闪的大元素使皮肤。

    [听到没冠军?你的皮肤太花哨了哈哈哈哈哈]

    [???霍少玩辅助竟然还玩软辅,爷的青春结束了。]

    [好家伙你选了个更花哨的皮肤,用魔法打败魔法?]

    [前排围观下江锦鲤可以赔多少顿海底捞。]

    看到最后一条弹幕,江俞似乎对刚刚熊熊的下场心有余悸,想了想自己待业为数不多的余额,他试探性地看向旁边人问了一下:霍少,我也...要海底捞交学费吗

    似乎感受到了他的视线,霍言泽微微挑眉,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自己钱包扁扁的新学徒,话语故作漫不经心。

    不用,你可以换种...别的方式。

    第十二章

    不用,你可以换种...别的方式。

    这话一出,江俞微微怔愣,原本旁边看热闹的几人也瞬间安静了下来,纷纷扭头看向了霍言泽。训练室静谧了一瞬,几乎连根针掉下来都能听得见,弹幕上也瞬间炸了锅。

    [???卧槽?!什么方式我可以付费观看吗?]

    [?老公你怎么了!你在骚什么!]

    [???纯直男,请问是霍少的话不正常还是我不正常?]

    [臆想的人能不能滚?霍少和老子一样纯直男好吧?]

    [他,原本国内的新生代演员,却因一则谣言淡退与圈。一年后,GM战队夺冠,平日赛场上的冷酷杀神刚到家就迫不及待的将他抱起,轻含住了耳垂:宝贝今晚换种什么方式呢...]

    [三江七泽给我锁死!!三江七泽!五湖四海,一统江湖!]

    看着屏幕上的弹幕越来越离谱,霍言泽随手封了几个混在其中骂人的狗东西,心情很好的勾了勾唇。在吊极了众人胃口之后,他才有悠悠地侧眸望向江俞开口道:你不是会做吃的吗?包我夜宵。

    江俞的心情犹如坐过山车一样,上一秒还在战战兢兢的盘算着分期花呗够不够请客,下一秒听霍言泽这么回答,他仿佛稳稳落地的松了一大口气。

    其实即便霍言泽不这么说,江俞看着前几天这几人不规律的炸鸡快餐夜宵也早有这个打算,于是他十分爽快地应下:好!

    [??就这?]

    [?霍少你行不行?]

    [我就说了两个人铁直男不要脑补OK?可我大号刚刚发言为什么被封了?]

    [双标!我替熊熊先哭了好吧!]

    门口的熊熊一脸幽怨的扒着门框,望向丝毫不遮掩双标的某人,小声道:呜呜呜我要退役,我再也不要辅助狗...够够的了。

    下一秒,霍言泽竟抬起了头,似笑非笑的微微挑眉:嗯?说什么呢?

    熊熊整个人瞬间一激灵,他立马站直满脸殷勤,头摇得和拨浪鼓一样:没有!我感觉作为您的辅助是世界上最光荣而神圣的工作!

    一旁的迟少衍看着他的耍宝嗤笑了一声:啧,你不去当演员真是屈才了,退役跟江俞进剧组吧。

    虽然训练室的氛围有所缓和,但江俞看着进入游戏加载的进度条却还是不敢有所懈怠。

    被世界第一ADC辅助是怎样一种体验?

    江俞看着下方一点点前进的进度条,表面上虽然不动声色,但心却早已紧张地提起,因为霍言泽段位较高的缘故,所以即使匹配排到的人段位也不低。可他却没注意到一旁的霍言泽似乎看到了什么,眼中的情绪越来越淡。

    [撞车了!撞车了!对面的打野和中路是TU战队的RO和童童!]

    [纯路人,请问这是明年的夏季赛总决赛现场吗?]

    [RO也是绝,从GM夺冠后一点不顾老东家情面直接跳槽到了对面战队,转会期都快结束了GM现在打野还没定吧?]

    [要不教练上吧,我觉得白教练还能冲!今天什么神仙日子还可以看白神和霍少排呜呜]

    [可惜这把霍少玩的辅助。]

    刚进入游戏,出生地霍言泽亮闪闪的光辉皮肤格外瞩目,但更瞩目的则是他的ID,同队的队友中单也是猛狗平台的主播,立马热情搭话。

    [猛狗TV丶可乐:霍少!要不你中单神仙打架我去辅助?!光辉也可以中单!]

    [GM丶FOX:不用。]

    平日霍言泽并不怎么会和队友闲聊,可今天...他打字的手微微一顿,轻瞥了眼一旁人的身影,特地又敲了一行字。

    [GM丶FOX:我皮肤花哨在下路打架也完全不影响。]

    ...这话江俞目光掠过屏幕自然看到,心中微动,笑得有些无奈,没想到刚刚自己随口吐槽的一句他的冠军皮肤竟被他记仇到现在。

    这人,和之前一样。

    真是一点没变。

    游戏刚开始三分钟,对面打野的RO像是不要自家野区般跑下路来抓了三次,导致发挥本就不太稳定的江俞丝毫没有游戏体验。还好霍言泽的技能每次都精准的控制住了攻上来的打野,给予他足够的逃跑时间,可江俞还是只能卡在塔下补兵动弹不得。

    看着自己又在世界第一ADC的眼皮子下漏了一个炮车,还被他发现眼疾手快的收走了,再加上又是直播,江俞看着右上角自己的补刀数公开处刑,有些心虚地坐不住,甚至想把自己钻到地缝里。

    一旁的白教练自然看出了他的忧虑,瞥了眼小地图上在中路露头的对面打野,十分善解人意道:我刷完石头人去下路抓?

    江俞如看到就救星般眼睛一亮,还没说什么却被霍言泽毫不犹豫地直接拒绝:不用来,你把他的野区一起清空就可以。

    说着霍言泽还用审视的目光看向一旁又漏刀自家学徒,脸上没有多大情绪语气却十分严肃:江俞你干什么呢?逆风塔下刀AD不用练吗?

    江俞微微抿唇,既然不能靠打野帮忙那只能靠自己,因为对面下路手都比较长再加上打野经常光顾的缘故,他也只能硬着头皮正准备释放Q技能清兵。

    可技能还没丢出去,旁边的人似乎知道他的想法一样及时厉声阻止:别依赖用技能补刀,平A把线压在河道前。

    可根据前几次被抓,江俞有些心有余悸,犹豫了半秒还是向世界第一ADC发出质疑:可对面打野万一来抓...

    霍言泽微微皱眉,语气中有些不悦:你下路补兵差让对面领先一级,来抓不是正常?

    ...江俞瞬间被一噎,识趣的闭上了嘴。看着一旁人没回答,霍言泽才侧眸望向他,男孩低垂着眼眸望向屏幕看不出情绪,可下意识的轻咬下唇和握紧鼠标的小动作还是让霍言泽的心倏地一紧。

    或许是平日有时看青训选手严格要求惯了,导致他下意识再教江俞时也按了职业选手标准。霍言泽眉宇间闪过几分懊恼,他再次看向屏幕时,直接在对面下路想攻上来时精准的Q技能控制住了两人。

    霍言泽给准备后撤的江俞套了个盾,目光深沉而又多了几分不易察觉的温柔,说话时也下意识的放轻了语气:继续补兵,压好线。

    想了想,他还是不自然地补充了一句:有我在,你死不了。

    听他这话,江俞有一瞬间的错楞以至于又在世界第一ADC面前漏了一个炮车,可心头却莫名有了一丝暖意,接下来也更放开了打一些,弹幕上也瞬间炸了锅。

    [?霍少打游戏竟然不骂队友,爷青结]

    [???我靠这是我昨晚做梦和老公打游戏的素材!而且这话竟然对着另一个直男说!?]

    [直不直我不知道,再看一会老子感觉有些不太对劲了!]

    [不对劲,我的思想不对劲还是霍少不对劲?]

    [是真的是真的我磕到了!]

    整局下来因为RO前期太过于作死抓江俞下路双人组,导致错过了自己豹女英雄最佳的发育时期。当他回头是岸想继续发育时却发现自家野区也早已被对面的白呈霖不客气的全部带走,即使中单童童发挥不错却也不能靠一己之力力挽狂澜。

    更何况...

    系统提示:GM丶FOX击杀了TU丶RO

    GM丶FOX已经暴走了

    [好家伙,上来客客气气说自己不打中路,结果最后直接拿下四杀?]

    [泪目,霍少还是那个人头队霸,爷青回!]

    [霍少这不是个辅助?讲道理伤害都是江锦鲤打的,他最后抢的人头好吧?]

    [而且这个出装...请问这是中单型辅助吗?]

    兢兢业业站在后排输出地江俞看着自己徒然多了四个助攻却没有人头,他无辜地眨了眨眼睛看向旁边的人问道:那个头不应该给我吗?我是AD要买装备...

    霍言泽头也没回,脸不红心不跳的一边拿着对面家里的蓝BUFF,一边振振有词:这是锻炼你,为什么不能控制好伤害,最后稳稳拿下人头?江俞偷偷瞥了瞥小嘴,想反驳却觉得他说的似乎好像...有一点道理。

    弹幕上看着如此被霍少这个老狐狸糊弄过去似乎还接受的江俞小可爱,纷纷开始为他抱不平。

    [好家伙,第一次听说有人把抢人头说得如此清新脱俗,不愧是你!]

    [儿子太惨了,来让妈妈辅助你!只要帮妈妈抽个龙的传人皮肤就可以!]

    [不要男妈妈,不要男妈妈!]

    这局结束后,为了多练习配合,三人继续排从中午直接打到了晚上。和这两个职业选手不同,高强度的练习虽然让江俞手感和技能都有所提升,但眼睛却还是有些酸痛。

    他瞄了眼右下角的时间已经将近九点,他活动了下坐得有些僵直的身体,随手拿起了一旁的矿泉水瓶喝了几口,犹豫着怎么开口结束今天的训练。

    因为晚上有个总部的会议,白教练先行离开。霍言泽看着一旁有些疲惫的某人,微微挑眉颇有耐心地询问道:还打吗?

    可正在找借口逃避的江俞猝不及防被这么一问,水在嗓子眼徘徊了一圈猛地呛住:噗咳咳...

    等红着脸缓过来时却发现自己拿水瓶的手因为剧烈咳嗽的晃荡竟洒在了霍言泽身上,男人眉宇间似乎烦躁,江俞一时有些手忙脚乱:对不起对不起...要不去楼上换身衣服吧?

    看他似乎不再咳,霍言泽也默默收回了轻拍他背的手:嗯。

    听着楼上咚的一声关上了门,熊熊才好奇地探头望向三楼拐角处紧闭的房门,戳了戳一旁的迟少衍小声讨论道:江俞怎么跟霍少进去了,不会被揍了吧?

    迟少衍嗤笑了一声,毫不在意地挥了挥手:人家两人低头不见抬头见住在一起,你担心什么...

    熊熊懵懵的点了点头重新看向了屏幕,可下一秒,他整个人倏地怔在了原地,一脸不可置信地望向迟少衍:等一下,江俞和霍少住...在一个房间?!!

    得到迟少衍点头的回答后,熊熊张大嘴巴虚靠在椅子上缓了半天才接受的信息量。想想那个洁癖记仇的狗男人,熊熊忍不住心疼了江俞几秒,还是感叹道:蔡经理这么安排胆也忒大了吧!

    迟少衍自然明白他为何会如此震惊,安抚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十分无公害的朝他微微一笑,轻描淡写地丢出了下一个炸弹。

    不是蔡经理,是霍少自己安排的。

    小番外

    明明是休息日,迟少衍慵懒的轻靠在一旁的柜子上,悠悠地打了个哈欠,有些犯困地看着平日起床困难户的某人。同样昨晚三点睡的,霍言泽却和他完全相反,如打了鸡血般格外的清醒。

    看着平日大门不出,二门懒得迈的男人流连在各个床上用品之前,还时不时地用手亲自试一试质量。

    哎,不就是给江俞买个床吗?

    倏地,迟少衍昏昏的脑子瞬间清醒了过来,敏锐的闻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八卦气息,整个人精神了起来。

    直到迟少衍看着某洁癖人士竟屈尊,嫌弃地皱着眉亲自上床试睡时,他眼中流光一转,突然觉得这趟没有白来。

    看着一旁懒洋洋的某人,霍言泽决定让他当苦力的同时也动动脑子,主动开口征求了他的意见:少衍,买床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

    迟少衍微微挑眉,意味深长的一笑道:啧,舒不舒服不重要,我建议...一定要买个质量好的。

    第十三章

    刚走进屋,江俞赶忙快步走向浴室,知道某人洁癖,他特地洗过手擦干才拿起挂在自己一旁的毛巾转身出来,递给了还靠在门口没动的霍言泽。

    看着男人阴沉着脸的模样,虽和平日相差无几,却还是让做错事的江俞忍不住有些心虚。其实水撒的并不多,可却好巧不巧地洒在了男人的胯部,极为敏感而又尴尬。

    男人淡淡地瞥了他一眼,脸色缓和了几分接过,毕竟水早已渗透裤子,他也只是象征性的擦了擦,准备直接拿衣服去洗个澡。

    看他收拾衣服的动作,江俞突然想起什么,主动出声提醒道:浴室的灯泡好像...坏了。

    像是怕男人不信,他又特地加了一句:早上起来一闪一闪的。